【影評】《一級玩家》當理想主義佔領現實人生

杜麥特

《 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原著作者恩斯特克萊恩(Ernest Cline)可是個十足的娛樂文化宅宅(特別是對於八、九零年代),從他筆鋒之下就可透露他對於娛樂文化多方的涉獵以及熱愛,不過單純在文字上感受齊聚娛樂文化的宅宅殿堂可說是令人意猶未盡的體驗,所以現今華納兄弟買下小說的文本版權,並且找來二十一世紀最偉大的導演之一: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接手把小說影像化的浩大工程。由此可知,史匹柏一出手,依舊能端出一桌好菜。

一級玩家 劇照01

在多產出、執導片型多變的「史匹柏映像殿堂」中,「科幻 / 奇幻」史詩類型的冒險故事脈絡一向都是史匹柏的拿手好菜,望向過往的《第三類接觸》、《E.T 外星人》、《侏羅紀公園》以及《印第安納瓊斯》系列的史詩冒險魔力,全歸功於史匹柏以及編導群在「奇幻冒險」其中所賦予的生氣,當然還有約翰威廉斯的配樂加持;《一級玩家》的原聲帶則是找來《回到未來 III》的作曲家亞倫席維斯崔操刀,多首採用八零年代電子樂,加以潤飾之下,使《一級玩家》處處瀰漫著《回到未來》系列的八零年代復古搭配未來科技的極致視聽享受。

復古與未來交會的娛樂總匯

我們似乎能透過《一級玩家》督見史匹柏既往作品的影子以及創作脈絡,如《關鍵報告》未來世界的造景以及《吹夢巨人》的動作捕捉視效美感,其中的劇本骨骼也與《法櫃奇兵》頗為類似。

如果《無敵破壞王》是將八、九零年代的經典電玩以及街機遊戲相互融合交流,《惡棍英雄:死侍》則是加以嘲諷惡搞娛樂文化(但只侷限於影視),那麼《一級玩家》毫無疑慮,正是匯集多方面娛樂文化的總匯拼盤。

一級玩家 劇照02

論單純表面上的層次感而言,《一級玩家》以「遊戲世界」主要故事根基來表述實在符合(甚至超越)史匹柏對於奇幻冒險故事的創作意識以及藝術根基,以故事中的綠洲創辦人──詹姆士哈勒代作為賦予「宅文化」靈魂的上帝,繽紛現實人生、給予全世界名為「娛樂」的禮讚,甚至是克萊恩自身的縮影所投射於文本之中。

恩斯特克萊恩的大腦本身就是個「娛樂文化」的綠洲,將其投射於詹姆士哈勒代身上的,則是他對於娛樂文化的鍾愛及滿腔熱血。《一級玩家》的初衷,不僅是引領觀眾追尋回味當年對於當代流行文化的悸動,更是將人類大腦中的想像力放大到更加地無遠弗屆(這也是史匹柏的拿手絕活之一),御宅族的滿腔熱血以及嚮往已久的時刻,流露著時代的眼淚,最重要的本質,則是其中的理想化的世界,映照於我們的大腦中的美好烏托邦。

一級玩家 不僅是一部電影

假設在未來,人人都可登入綠洲,在綠洲裡你能任意選擇扮演你所愛的角色,也許是駕駛著《回到未來》的德羅寧時光車或是與《鐵巨人》《蝙蝠俠》攜手組隊,變身成為《機動戰士鋼彈》與《哥吉拉》對打等等;一言以蔽之,《一級玩家》不僅是一部電影,更是將娛樂文化宅對於娛樂文化產物的情懷以及嚮往齊聚一堂,也是克萊恩與史匹柏共同撰寫,獻給當代流行娛樂文化的情書。

一級玩家 劇照03

在大量的流行文化彩蛋的潤飾之下,《一級玩家》仍然不忘本打好敘事的基礎,即使抽離表皮所想傳達的「冒險精神」,骨子裡仍然是個不折不扣、平易近人的警世預言,以「科技侵蝕現實生活」的警世母體,以社會底層的生活作為切入點,對於片中「理想 / 享樂主義」的嚮往的體會更加地深刻。

因科技的發達、而扭曲對於現實世界的價值觀,藉此引發逃避現實的鴕鳥心態以及惰性,在《一級玩家》當中的警世預言則是偏向於「理想化」的投射,將綠洲形塑成理想的烏托邦,加以蒙蔽其中的「警世」,《關鍵報告》的預防性犯罪,《A.I人工智慧》人工A.I取代人類的一體兩面觀點的警世母體,《一級玩家》則是拋出生活於未來世界的「理想主義」以及「享樂主義」者「逃避現實」的警世母題,藉此探討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之間的平衡以及取捨。

真正的彩蛋

詹姆士哈勒代與歐格頓莫洛的拆夥,則為即將「變質」的綠洲埋下伏筆,哈勒代的死更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讓這個烏托邦腐敗的不是哈勒代的死,而是那些未來逃避現實生活,腦中充斥著理想主義以及享樂主義的玩家們,哈勒代的綠洲的最初本質不是贏得勝利(彩蛋),最重要的、也是真正的彩蛋,則是他人對於自我的「認同」,也回歸到了從遊戲等等諸如此類娛樂文化產物問世以來的最初目的「被玩」如出一轍。

一級玩家 劇照04整體而言,《一級玩家》可謂是史匹柏十年磨一劍(也許不只十年)的極具野心之作,不僅展現對於八、九零年代流行娛樂文化的敬意,相繼《A.I 人工智慧》《關鍵報告》後,史匹柏再度以「未來世界」的科幻糖衣來包裹其中的「警世性」,找尋屬於自己的彩蛋,在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的角色情緒掙扎以及自我檢討,即使抽離眾多娛樂文化的致意、頗具巧思的小彩蛋以及美不勝收的科幻視效,《一級玩家》仍然是部內核與意識皆清楚明白的科幻警世預言,也是獻給對於娛樂文化如此鍾愛的我們一個極致絕妙的驚喜包。

p.s.

史匹柏為了致意已故摯友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在《一級玩家》中完美移植復刻了《鬼店》極具空間感的全景飯店以及 237 號房的經典場景,可謂有史以來最完美卻不影響故事焦點以及消費已故之人的致意方式了;除此之外,近年在《天才的禮物》《老娘叫譚雅》的「天才童星」麥肯娜葛瑞絲以及《黑豹》的「舒莉公主」萊蒂西亞萊特也小小插花了一下 XD。

 

延伸閱讀:

【影音】《一級玩家》多到數不完的彩蛋,全部找出來也算是一種成就
▪【電影背後】《一級玩家》再掀雅達利風潮?這劃時代遊戲機的興&衰都跟史匹柏有關
▪【影音影評】 不是電玩迷也值得一看的《一級玩家》:比彩蛋更重要的事

關於作者

影視狂熱份子,超級英雄迷與影痴身份兼具,以腦中想法及文字來表達我對於影視的熱情及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