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莉!不要發出「那個」聲音──《宿怨》小女孩:米莉夏皮羅

今年又是個恐怖電影迷值得慶祝的年頭,算算今年受到觀眾熱議的恐怖片,至今就包括《噤界》(A Quiet Place)、《滅絕》(ANNIHILATION)、還有《宿怨》(Hereditary) 等等。而當然,《宿怨》可能是當中最受到觀眾討論的一部電影,因為這部電影,並未想向觀眾交待清楚劇情,電影中留下的巨大空白疑問,全待觀眾自行從片段中找尋答案。而不提劇情的正解與否,這部電影介紹了一位新人演員,她的演出令人魂飛魄散,她是片中的小女孩「查莉」。

《 宿怨 》片中的「 查莉 」: 米莉夏皮羅 。

這個小女孩不簡單  : 米莉夏皮羅

恐怖電影界似乎特別鍾愛「米莉」這個名字,《怪奇物語》裡令人印象深刻的神祕女孩「11」是由米莉芭比布朗 (Millie Bobby Brown) 飾演,而《宿怨》裡的查莉是由米莉夏皮羅 (Milly Shapiro) 飾演。兩個人都因為她們飾演的獨特角色而一炮而紅。當然,對夏皮洛來說,《宿怨》更是對她意義非凡,不但是因為這是她的第一次大銀幕演出,更重要的是,雖然她在《宿怨》的戲份只有半部電影,但是她卻是整部電影的恐懼來源之一 ── 這位似乎永遠疏離的小女孩,與她口中發出的獨特「咯達」聲,變成了讓人看完電影以後久久難以忘懷的心靈創傷。

從電影預告中,你可以在最後一幕聽到查莉的獨特「咯達」聲:

雖然米莉夏皮洛在《宿怨》裡看起來總是靜靜地待在安靜的角落,但事實上她卻是一位能歌善舞的百老匯演員。就在接演《宿怨》之前,她參加了百老匯歌舞劇《小魔女》(Matilda) 的演出,她必須載歌載舞。

《 宿怨 》中的小女孩: 查莉 = 米莉夏皮羅 也是一名歌舞劇演員。

歌舞劇《小魔女》: 米莉夏皮羅 (左二)。

考慮到《小魔女》是一部描寫擁有魔法的女孩們,對抗嚴厲寄宿學校的校長的有趣劇目── 1996 年的電影版也非常令人喜愛──米莉也必須在表演中秀出狠勁,她的舞步就像混合了空手道招式一般,加上她出色的高音域歌聲,很難讓人想像這麼一位可愛的小女孩,會是《宿怨》中的陰沉死魚眼。

1996 年電影《小魔女》預告片段:

嚇的你魂飛魄散 : 查莉

考慮到《宿怨》是夏皮羅的電影處女秀,她能夠詮釋如此令人恐懼的角色,是非常難以想像的事:畢竟查莉可不會口吐豌豆泥也不會學蜘蛛走路,她是如何在沒有任何特效的協助下,自然地帶出觀眾們的恐懼感的呢?要討論這一點,我們就必須討論《宿怨》的劇情了──這很討厭,但沒辦法,《宿怨》是一部不暴雷就無法討論的電影。

* 以下有《宿怨》劇情暴雷討論,請注意!

 

 

好吧,假設你已經看過《宿怨》了,那我們可以公布答案了:

《 宿怨 》片中惡魔 : 派蒙王的印記。

派蒙王之印。

查莉就是強大的惡魔 : 派蒙王 (King Paimon)。

根據夏皮洛與導演亞瑞阿斯特 (Ari Aster) 的討論,故事劇情應該是這樣設定的:小時候被祖母帶走撫養的查莉,事實上已經被進行過派蒙王附身的手續了。這代表著在整部電影開始之前,「查莉」──這個有氣喘、過敏、寡言、喜歡剪掉死鳥頭的小女孩──事實上早已經不是查莉了,已經不是母親安妮的女兒了,她一直都是派蒙王。

《 宿怨 》片中的 查莉 ,或許打從一開始便已不是原來的那位小女孩......

也就是說,按照電影中說法,「附身於不健全女體」的派蒙王,一直以查莉的外型在人類世界中生存著,她天生肉體上遺傳的過敏症狀,仍然讓派蒙王無法發揮他的實力──你可以看到《宿怨》最終轉附身到哥哥彼得身上的派蒙王,甚至可以凌空飛起。這也是整部電影的劇情重點:想辦法將派蒙王轉移到較為健康的肉體上去。

但是回到事故發生以前,也就是查莉的學校生活,你已經可以發現查莉「不太對勁」,她似乎跟全世界都保持著距離,而這樣的演出設定,正是導演亞瑞阿斯特想要暗示觀眾之處。

《 宿怨 》 米莉夏皮羅 艾力克斯沃爾夫 戲中兄妹情,戲外交情也很好。

夏皮羅與飾演哥哥的艾力克斯沃爾夫 (Alex Wolff),他們私底下交情也很好。

查莉在學校與家裡的人際關係不佳、常常講些奇怪的話、甚至剪斷死鳥的頭,對於非人類的派蒙王來說,這些行為都是很正常的。像是她在睡前問安妮:

當妳死了以後誰來照顧我呢?

就是因為她缺乏人性,沒有意識到母親死去對小女兒會帶來多大的心靈創傷,而只是單從可能消失的供需關係上來詢問母親,而這正是惡魔──非人類族群──的思考模式。但就是這樣的非日常行為與對話,卻令人更加感到發毛與詭異。

《 宿怨 》 查莉 的日常生活,出現種種令觀眾毛骨悚然的對話和行為。

小小女孩,演技大發

對於米莉夏皮羅而言,演出查莉的最大挑戰,便是將那些很不對勁的日常行為,演得生動自然,這其中當然包括了剪鳥頭一幕。這一幕描述查莉看見鴿子撞上了教室窗戶後墜樓死去,她下樓,拿出剪刀把鴿子的頭剪下。當然,畫面上沒有呈現真正剪下鳥頭的殘忍一幕,但對於導演來說,為了維持夏皮羅的詭異演技──不能只是讓她拿著剪刀對著空氣做做樣子而已──導演特別讓道具組準備了真的鴿子。

《 宿怨 》 剪鳥頭 場景嚇傻觀眾,但放心片中並無傷害真的鴿子性命。

鴿子頭加上了皇冠、換了一個新身體後變成了查莉隨身攜帶的玩具 (天啊啊啊)。

呃,這點實在令人有點噁心,請放心,《宿怨》裡沒有鴿子受到傷害──除了鴿子標本以外。道具組準備了真的鴿子標本,砍掉了牠的頭,並且用膠水黏了起來。而夏皮羅所要做的,就是抓住鴿子標本的身體,真的用剪刀瞄準黏縫而後一刀剪下。全程沒有使用任何活鴿子,才 15 歲──最討厭傷害動物的青春年華──的夏皮羅也沒有真的傷害動物。怎麼樣,是不是比較不噁心了呢?(沒有嗎)

趕快來聽聽夏皮羅唱一首邦喬飛的〈Livin’ on a Prayer〉壓壓驚:

驚豔四方

而事實證明,夏皮羅的演出的確讓人驚艷,對於那些先前喜歡她百老匯演出的觀眾來說,更是一大驚嚇。

她成功地演出了一位「身不由己」的角色,而成功地讓查莉躋身於影史恐怖小女孩的一員。當然對夏皮羅來說,在更多的工作機會之餘,《宿怨》的演出也為她帶來了一些困擾:舉例來說,所有人都不允許她再次發出「咯達」的聲音了。

我知道有些人被嚇到時會攻擊別人,所以我現在都不敢發出那個聲音……我可不想前面聽到的人轉過頭來給我一拳!

夏皮羅看起來比查莉懂得世事人情多了,對嗎?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