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暴力大師三池崇史,怎會變成專拍爛漫改電影的差勁導演?

如果說我是全日本最暴力的導演,我欣然接受,但我並非刻意如此….因為暴力已經是我生命的一部份。 - 暴力大師 三池崇史

三池崇史(三池モバ),這位曾經把暴力兩字畫出新色彩的導演,在國際上也赫赫有名,全世界任何一位喜愛過激內容的觀眾,都不可能不認識這個名字。但是現在三池崇史的名字,在日本網友的心中已經從「 暴力大師 」變成了「爛片」、「專拍漫畫改編電影」、「專拍粉絲生氣、口碑差勁、票房又很爛的漫改電影導演」的代名詞,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一代暴力大師甘願自毀前途?

道不同,不相為謀

暴力大師 三池崇史,怎會變成專拍爛漫改電影的差勁導演? 三池崇史的導演之路走得艱辛,雖然他高中畢業後,就選擇進入橫濱放送映畫專門學院就讀,看來很早就決定了科班出身的志願。但學校似乎並不能帶給三池什麼,儘管在學校裡有著名師大庭秀雄親自上課--大庭秀雄是昭和文藝三部曲電影《請問芳名》(君の名は)的導演,連續兩年的日本票房冠軍--但是教授的一句話「劇本是一門藝術」,卻讓三池瞬間有「道不同,不相為謀」的感覺,他並不喜歡那種縝密的電影劇本,也不喜歡那種導演對劇本斤斤計較的態度….也許跟他不喜歡念書有關,也許跟他內心厭惡權威的個性有關,總之,進了學院的三池又離開了--寧可去迪斯可打工賺錢,也不想再唸書了。

暴力大師 三池崇史,怎會變成專拍爛漫改電影的差勁導演?

松田優作:《野獸必須死》

三池崇史最終還是以打工這條路,慢慢走回他命中注定的電影圈。他在恩地日出夫、今村昌平、村川透、野田幸男、井上梅次等等大導演身邊工作過….這五位導演的風格會如何形塑三池的導演思維呢?如果妳熟悉昭和時代的電影導演們,那麼可能知道答案:可能根本沒有。這五位導演的風格都不同,甚至差異很大,有些人還走在業界尺度的尖端:野田幸男是黑道片的好手,打造了 11 部電影組成的《不良老大》系列;井上梅次是把石原裕次郎推上青春偶像王座的功臣,他拍了近10部青春電影;村川透完全是恐怖份子,他的《野獸必須死》《最危險的遊戲》,把松田優作化為一頭殺氣騰騰的人形野獸,在他電影裡死去的警察可能是最多的;當然我們別忘了史上最偉大的日本電影巨匠之一今村昌平,他的鏡頭下呈現的人性捨棄了道德的束縛,不用舞刀弄槍,那種慾望至上的赤裸會磨得妳的雙眼刺痛。

用「暴力」燃燒生命

暴力大師 三池崇史,怎會變成專拍爛漫改電影的差勁導演?

井上梅次(中)、與石原裕次郎(右)

換個角度,不管這些導演喜歡的題材內容,如果串聯他們唯一的風格共通點,那我們可能會發現,三池對「暴力」的崇拜,可能部分得歸咎於他的前老闆們:不管是高歌反抗社會的青春偶像、殘酷槍殺警察的銀行搶匪、為了報復父親的連續殺人犯、在街頭討生存的黑道老大,這些大導演作品裡形形色色的主角們,都想盡辦法掙脫某種不可違的巨大束縛,他們為了心中唯一相信的事物,都可以不惜與全世界對抗,連自己的生命都可以奉獻。你可以嘲笑他們也許不自量力,但無法忽視他們燃燒生命的方式。

暴力大師 三池崇史,怎會變成專拍爛漫改電影的差勁導演?

《殺手阿一》

這種反骨精神繼承到了土師仔出身的三池身上,這個不喜歡唸書的孩子,不選擇透過台詞去詮釋這種叛逆,他用更直接的事物——鮮血與暴力。這種純然視覺上的衝擊更加直覺與簡潔,這點與村川透和今村昌平倒有點意氣投合,但他們的作品在視覺上,都比不上當年的小徒弟來得鮮豔——至少紅色沒有用得那麼多。

暴力大師 三池崇史,怎會變成專拍爛漫改電影的差勁導演?

《切膚之愛》

 你給錢,我來拍

為什麼我們要追溯三池崇史的導演淵源?因為這位從錄影帶電影開始拍起的導演,在精神上承繼了大師的暴力風格,在工作環境上卻又缺乏大型電影公司的豐富資源。他拍得越暴力,商業片商越對他敬而遠之。這讓時常在拍片過程捉襟見肘的三池,自己定下了一條導演事業的人生觀。

如果有人主動拿錢來找我拍電影,不管是什麼電影我都拍。

只要是可以被拍出來的題材,我就可以拍。

簡單地說,來者不拒,你願意找我拍,我就來拍。以《殺手阿一》(殺し屋1)、《拜訪者Q》(ビジターQ)、《切膚之愛》(オーディション)這些被號稱「永遠不會在日本電視上被播映」電影的變態暴力之鬼三池崇史,卻是一個在接工作時來者不拒的好好先生。這倒好,如果三池崇史繼續在充滿鮮血的道路上奔跑,也許只有最偏激的製片人會願意投資他。但是三池靠著自己的特殊作品,在海外擄獲了許多知名導演的芳心--像是昆汀塔倫提諾 (Quentin Tarantino) 或是艾利羅斯 (Eli Roth) 等。

暴力大師 三池崇史,怎會變成專拍爛漫改電影的差勁導演?

艾利羅斯請到三池在他自己的《恐怖旅舍》中插花

怪誕作品走上坎城紅毯

1998 年,美國時代雜誌選出了 10 位最令人期待的非英語系電影導演,他與吳宇森一起光榮上榜。不只如此,在他的作品裡不算暴力極致,卻可能是最無厘頭的怪異作品《極道恐怖大劇場 牛頭》(Gozu),竟入選了當年的坎城影展。這是一部正常人不太能接受的詭異電影,而且還是錄影帶電影,三池卻能跟他的師父今村昌平一樣走上法國坎城影展的紅地毯….這對日本影壇來說是極大的榮耀。

暴力大師 三池崇史 導演 拍攝的《 極道恐怖大劇場 牛頭 》

《極道恐怖大劇場 牛頭》劇照

商業電影的開端

但豬羊變色的時代來臨了,開始有電影片商捧著大鈔來找三池崇史了。撒錢不手軟的角川影業砸了 13 億日圓,請三池拍攝一部眾星雲集的《妖怪大戰爭》(ようかいだいせんそう)--這部電影裡雖然不可能有噴血與性愛鏡頭,但是至少充滿了日本經典的傳統妖怪,還算是離三池喜愛的題材不算太偏差。這部電影在日本國內獲得了 20 億日圓的好票房,這讓日本的電影片商們,瞬間為之眼睛一亮:原來這位業界臭名遠播的過激導演,也可以拍闔家觀賞的商業電影,加上他在世界影壇的名聲,更能為票房宣傳大大加分。

於是,悲劇要開始了。

暴力大師 三池崇史, 怎會變成專拍爛漫改電影的差勁導演?

電影《妖怪大戰爭》發表會上的三池崇史 (左一)

來者不拒,暴力大師 無極限

從 2005 年的《妖怪大戰爭》至今,三池崇史拍了 27 部電影,其中 12 部是漫改電影、2 部是遊戲改編電影、5 部是小說改編電影、2 部是經典重製 (remake) 電影--算算,這位過去只拍原創內容、最討厭想劇本的導演,在這 13 年來,只拍了 6 部原創電影,其他全是商業導向的翻拍之作。當然,《妖怪大戰爭》之前,三池也拍過《上班族金太郎》這樣的漫改作品,但是看看這 13 年來 21 部改編電影的氣勢--平均起來一年還不只一部--你便可以了解,三池崇史的「來者不拒」導演觀,也執行地太徹底了。

「三池組」的瓦解

也許你會說:「有錢不賺,是傻子嗎? 」但比對漫改時期與原創時期的三池崇史,你會發現他拋棄了很多事物:以前被慣稱三池組的一派中年惡面演員們,像是哀川翔這樣的凶惡面孔演員是無法演出少年漫畫主角的,更別提三池組中有許多在商業電影界默默無名的演員,他們全沒跟上三池崇史在改編電影時期的經濟起飛;以往常常與三池合作的編劇們,也因為題材類型的轉換,而難以跟他繼續配合下去。雖然電影公司會找來更多具有票房保證實力的演員與編劇,但是這些都已經不是「三池組」的成員了--三池崇史就像被拔根的蘭花,他的心腹無法再協助他了。

暴力大師 三池崇史 的三池組成員--竹內力 與 哀川翔

竹內力 (左) 與哀川翔 (右) 是著名的三池組成員,他倆的激鬥是《Dead or Alive》三部曲的最大看點

 日本?西班牙?傻傻分不清楚

來者不拒不但無法選擇電影類型,相對地,也無法選擇檔期。以往習慣錄影帶電影低成本、短製作期的三池,現在要面對的是大成本、但製作期仍然很短的現實狀況,所有的電影檔期全擠在一起,讓三池面對不熟悉的題材時根本沒時間好好反芻,最好的例子發生在《JoJo的奇妙冒險 不滅鑽石 第一章》,這部描寫發生在日本平凡街道上的恐怖漫畫,電影的取景卻選擇在高昂的西班牙--如果是翻拍其他幾部也就算了--不但外景成本很高,異國的街道也根本與漫畫的概念天差地遠。而三池在製作記者會上還津津樂道地說:

我們在全世界找尋取景的好地點,終於找到了西班牙,這裡的美景最適合 JoJo 的氣氛了。

暴力大師 三池崇史,怎會變成專拍爛漫改電影的差勁導演?

《JoJo的奇妙冒險 不滅鑽石 第一章》製作記者會

漫粉怒了!

這句話可讓全日本的漫畫粉絲們都憤怒了!這擺明是證明了三池崇史根本沒看過這部發生在日本 S市 (影射仙台市) 的超能力動作漫畫。當他們看到上映的電影片名,還大剌剌地寫著「第一章」,片商早已打定製作續集的想法表露無遺。瞬間,日本網路社群上一片火海,「三池 大コケ」(三池 電影大慘敗)變成了網路上的熱門關鍵字。

暴力大師 三池崇史,怎會變成專拍爛漫改電影的差勁導演?

JoJo作者「荒木飛呂彥 」一直都很關心 S 市的受災復原進度,許多 JoJo 的活動一定都會辦在 S 市

三池在漫改電影市場的失敗,當然不是從 2017 年的《JoJo的奇妙冒險 不滅鑽石 第一章》才開始,《火星異種》、《正義雙俠》、《忍者亂太郎》都慘不忍睹,但事實上並不只是三池的錯,莫名其妙的製片方針、奇怪的廣告策略、還有不合理的預算與時程,這些都讓漫改電影最終變成讓漫迷傷心的錯誤,而這一切,身為導演的三池崇史,都無法置身事外,而他在影迷心目中的形象,也快速地劣化….

為什麼一代暴力大師,變成專拍爛漫改電影的差勁導演?

《火星異種》:一部幕前幕後都很有事的神奇電影

拒絕的藝術

今村昌平在拍完《諸神的慾望》(神々の深き欲望)後,欠了 2000 多萬日圓的債務,電影公司也不敢投資他,最終是今村夫人做家庭代工--在家裡幫動畫片膠捲上色--負擔家計將近7年之久。但等他因為復出作《我要復仇》(復讐するは我にあり)賣座而賺了不少錢之後,他仍然繼續只拍自己有興趣的題材(將近 10 年後他又大虧錢了)。

為什麼一代暴力大師,變成專拍爛漫改電影的差勁導演?

導演 今村昌平 執導的《我要復仇》

三池崇史,是不是應該向大前輩學習一下….拒絕的藝術呢?

延伸閱讀:

【電影背後】《AKIRA》阿基拉三十週年!30年前的新東京都,看起來依舊那麼新

消失60年!庫柏力克的神秘劇本被找到了…不…還是沒找到比較好。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