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影集《天橋上的魔術師》開箱:復刻最美的、最醜的、沒有手機卻一樣令人嚮往的台灣 80 年代

對上個世紀的孩子們來說,中華商場是個充滿神奇的地方。從這一點來說,公視影集《天橋上的魔術師》能夠重現在 1992 年拆除的中華商場,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電視圈大事。但是,《天橋上的魔術師》要復刻的不只是水泥鋼筋建物而已,它要帶領觀眾前往魔幻的台灣 80 年代,體驗那時的社會氛圍、人情義理,對於曾經體驗過 80 年代的孩子來說,這部影集的衝擊非同小可。

台劇影集《天橋上的魔術師》預告:

 

少了「骯髒」,多了「情懷」的《天橋上的魔術師》

中華商場的重建效果是很驚人的,《天橋上的魔術師》重建了那些高掛各式校服的裁縫店、重建了走道兩旁的電玩機台、重建了狹窄的二樓夾層、重建了每層樓的鏤花窗格、重建了樓梯間的骯髒廁所。唯一小小美中不足的是,《天橋上的魔術師》沒有重建「骯髒」。

《天橋上的魔術師》劇照。

《天橋上的魔術師》。

劇組沒有復刻中華商場上上下下無處不見的骯髒。我人生中第一次「看到」尿騷味,就是在中華商場樓梯間廁所,因為永遠洗刷不掉的大片尿漬已經滲入了磁磚隙縫之中,成為了廁所的一部分。讓我看到影集裡三個小朋友還敢蹲在馬桶邊玩遊戲,不禁眉頭一皺。

《天橋上的魔術師》劇照。

《天橋上的魔術師》。

但就場景部份,能挑剔的也只有這個。《天橋上的魔術師》已經讓觀眾看得出他們復刻的用心,而不夠髒亂只能說是力不從心。但是《天橋上的魔術師》還塞了更多場景之外的復刻元素,豐富這座宛如「台灣版九龍城寨」的中華商場。在這個龍蛇雜處之地,你能聽到閩南語、客家話、港式國語與外省腔;妳能看到殘障人士、落魄老兵、小康家庭與流浪藝人。

《天橋上的魔術師》的中華商場有五湖四海的各型各色,他們各自在這裡散發著來自異鄉的生活與文化傳承,讓中華商場各處各有突兀卻又彼此融合。

《天橋上的魔術師》劇照。

《天橋上的魔術師》。

所以《天橋上的魔術師》復活了地理、復活了地上的人們,但它還復活了時間:80 年代的流行文化,隨著菸臭、香火與煮食油煙交融的複雜氣味,在《天橋上的魔術師》的每個鏡頭流竄著。

《天橋上的魔術師》劇照。

《天橋上的魔術師》。

孩子們玩著大型機台的脫衣麻將遊戲《麻雀學園》,瘋狂地看誰能在時限內連打 H 鍵最多次(這樣才能看到「好康的」);小學生們渴望著父母大發慈悲買一台任天堂紅白機回家;不是所有人都會拼出麥可傑克森的正確名字,但都知道如何模仿他抓雞雞鬼叫;《天橋上的魔術師》搞錯了 80 年代的超級瑪利歐兄弟遊戲,其實從來不能兩人對打,但這並不妨礙我們如此懷念那個沒有手機的時代。

 

「這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糟的年代」

但是《天橋上的魔術師》不是一部中華商場紀錄片,復舊是它出色的基本功,卻不是觀影的重點。《天橋上的魔術師》比起小說,更加重在角色方面。跳出文字描述,這些角色透過動作與表情,讓他們的性格更加突出。身為主角的小不點與阿蓋,是觀眾會立即愛上的兩個標準台灣小屁孩,他們「愛哭愛對路」,有著強烈好奇心與打死不退的倔強,卻又同時有著濃厚的同情心與善良。

《天橋上的魔術師》劇照。

《天橋上的魔術師》。

我不想將《天橋上的魔術師》與《怪奇物語》這樣同是小孩劇的作品相比,但確實善於拍攝小孩角色的楊雅喆導演,這次又製作了好幾位品質不輸給外國作品的優秀孩子角色。

《天橋上的魔術師》劇照。

《天橋上的魔術師》。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