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最怕恐怖片的東妮克莉蒂,卻在史上最恐怖電影《宿怨》裡演出?

「我不喜歡恐怖電影。」 東妮克莉蒂 (Toni Collette) 說。這句話從一部主演恐怖電影女主角的演員口中說出,實在有點詭異。而克莉蒂今年演出的《 宿怨 》(Hereditary),於 1 月在日舞影展首映時,立刻就爆出了超高的評價,克莉蒂再次被視為明年奧斯卡的大熱門之一。對於讓這位長年非常勤奮的演員來說,這是一種榮耀,但說真的,她不喜歡恐怖片。

東妮克莉蒂 主演的 恐怖片 《 宿怨 》將於 端午 期間在台上映。

 

東妮克莉蒂 再次挑戰演技極限

多才多藝的克莉蒂上一次進入奧斯卡的入圍名單,奇異的是,又是因為一部恐怖片:1999 年《靈異第六感》(The Sixth Sense) 裡的單親媽媽,讓她入圍了最佳女配角的獎項。妳可以說為什麼克莉蒂這次又要自跳火坑,去演出一個她不太喜歡的電影類型?原因很簡單。因為《宿怨》裡的這個媽媽角色,可以讓她使出全力、毫無保留。

克莉蒂幾乎可以演出所有女性角色,溫柔的、可愛的、嚴肅的、呆滯的、破碎的角色她都演過,她在一般的電影裡有時不免顯得格格不入,不是因為她的演技不到位,而是因為她的演技可以輕易地讓貧弱的劇本暴露弱點,還可以吃掉所有與她對戲的其他角色。

最終可能只有《倒錯人生》(United States of Tara) 這種非一般影集,才能給她一個寬廣的舞台:克莉蒂在劇中飾演一位家庭主婦,等等,她有七個人格──青春少女、50 年代傳統好媳婦、嬰兒、治療師……甚至扮演女性還不夠,其中有個人格還是個粗暴的越戰老兵,「他」是男的。

《倒錯人生》中有 7 重人格的媽媽角色,讓 東妮克莉蒂 拿到了 艾美獎 與 金球獎 。

《倒錯人生》讓克莉蒂拿到了艾美獎與金球獎。

 

2018 最恐怖電影《 宿怨 》

《宿怨》描述克莉蒂飾演的安妮,是一位製作擬真娃娃屋的藝術家,她邪惡母親的去世,最終卻導引她與她的家人,漸漸地陷入了一場黑暗的惡夢之中。繼去年我們有了《逃出絕命鎮》之後,《宿怨》讓今年再度成為恐怖片史上光輝的一年,各家媒體迫不及待地把「今年最恐怖的電影」頭銜頒給它,而這多半得歸功於克莉蒂的精湛演出。

導演亞瑞阿斯特 (Ari Aster) 說,會選上克莉蒂作為全片最重要的媽媽角色,完全是一個不假思索的選擇。

「她對我來說就像是一隻變色龍,可以自由地變成任何她飾演的角色。」

即便是「酒癮母親病危日子」這麼簡單的劇情,克莉蒂都能讓它發光:

而《宿怨》的確需要這樣的變色龍,因為她飾演的安妮需要她發揮十成功力:母喪、小女兒日益怪異的行為與殘酷的真相,需要她極度憂傷、脆弱,堅強、憤怒與挫敗灰心的情緒演繹。

在這部沒有飛彈與大爆炸的電影裡,我們需要克莉蒂的表情與肢體,去深刻展現這些情緒間的差異,而且,克莉蒂本人樂於嘗試這種極限。阿斯特說:

「演戲時她甚至超出了我們的指示,彷彿自己一頭往情緒的深淵裡跳下,我才想起我曾跟她說過,我需要那種神風特攻隊式的演技,而她完美地達成了。」

《 宿怨 》中, 東妮克莉蒂 大飆演技挑戰自身極限。

 

21 世紀版《 鬼店 》

我們無法透露《宿怨》是怎麼樣的一部片,但從預告裡可以發現,《宿怨》跟房子有關──安妮是一位娃娃屋職人、《宿怨》有中邪的女兒──妳可以聯想到《大法師》(The Exorcist)、它跟母女關係有關──安妮有個疏離的媽媽、而且安妮本身也不算是一位好媽媽──這三點綜合起來,你甚至可以遠推到有著相似元素的《鬼店》去,是的,《宿怨》看起來很像是 21 世紀的《鬼店》。

克莉蒂為此在幾個月還去買了《鬼店》DVD,只是到現在,連封套都還沒拆開,

「因為我就是太膽小了……」

好加在克莉蒂雖然不敢看恐怖電影,卻將那些優質的恐怖電影視為演技的一種純粹挑戰。

「我承認《宿怨》是一部恐怖片……不過它也不只是部恐怖片,它是一個美麗又脆弱的故事,描寫著那些有著巨大情感傷痛的人們。」

東妮克莉蒂 認為《 宿怨 》不只是 恐怖片 ,更是許多心中擁有傷痕的人的故事。

正如同她當年也是類似如此評價《靈異第六感》的──

「《靈異第六感》是一部很誠懇的電影,它的故事深沉複雜……」

也許,東妮克莉蒂,這位不敢看恐怖電影的膽小觀眾,可能有著一流的恐怖片選片眼光。她知道哪些恐怖片劇本才是真正深入人心精魂,而這成為了她選擇工作的重要因素,最終讓她得以在兩部被譽為「史上最恐怖的電影」裡演出。

《宿怨》將於台灣上映,6 月 15 日 – 17 日端午口碑場、6 月 22 日正式上映。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