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歐洲歌唱大賽:火焰傳說》: 它很爛,但它是我們的爛 !(還有歐洲歌唱大賽的二三事)

別被冰島歌手達地弗雷 (Daði Freyr) 的醜毛衣迷惑了,他穿著這件 8-bit 風格的毛衣,唱著非常容易洗腦的歌曲《萬物之事》,成功打進了 2020 年歐洲歌唱大賽 (Eurovision) 的準決賽,冰島並不是這場歐洲音樂界盛事的常客,因此,達地自然是冰島之光。

但是,多虧了可惡的武漢肺炎疫情,2020 年歐洲歌唱大賽宣佈取消。不過冰島,卻仍然是今年最能代表有 63 年歷史的歐洲歌唱大賽的國家,這都多虧了威爾法洛 (Will Ferrell) 的新網飛電影《歐洲歌唱大賽:火焰傳說》(Eurovision Song Contest: The Story of Fire Saga)。

《歐洲歌唱大賽:火焰傳說》預告:

對於口味已經被馴化為美國風格的台灣觀眾來說,歐洲歌唱大賽當然是一個陌生的名詞,但是這場在決戰夜可以吸引全球 2 億觀眾同步觀賞的大型音樂比賽,其重要性遠遠超越美國的葛萊美獎——這數字也超越了美國觀眾熱愛的超級盃美式足球冠軍賽。

這場以表揚歐洲最佳原創歌曲為目標的音樂賽事,已經從當年 7 個城市的活動,轉變為涵蓋 52 個國家的國際競爭。歐洲歌唱大賽已經是人類有史以來最久遠的年度國際競賽電視節目,每年獲勝的國家,都能主辦明年的歌唱大賽,而每個國家的代表歌手,都抱著為國爭光的決心與才華,高唱他們苦心造詣的原創歌曲。

歐洲歌唱大賽。

2020 年史上唯一一次被取消的歐洲歌唱大賽。

簡單說,這是全歐洲(甚至包括澳洲與以色列等非歐洲國家)在五線譜上的公開戰爭,而每國只有一組精銳可以在麥克風前論劍,想當然耳,各國要選出這個能代表全國的好聲音,自然是精銳盡出比拼一番,而精銳偏偏是威爾法洛電影裡最欠缺的元素——他的電影總是魯蛇比精英多、出糗比出人頭地還多,而《歐洲歌唱大賽:火焰傳說》自然就得讓魯蛇再當一次主角:

《歐洲歌唱大賽:火焰傳說》劇照。

《歐洲歌唱大賽:火焰傳說》。

從小喪母並得不到父親肯定的威爾法洛,因為音樂認識了女孩瑞秋麥亞當斯 (Rachel McAdams),他們組成了音樂團體「火焰傳說」,而法洛希望奪得歐洲歌唱大賽桂冠,藉以證明自己不是魯蛇:他已近中年卻一事無成,沒人欣賞他的音樂才華,還得跟父親住在一起,受盡全鎮冷嘲熱諷。

《歐洲歌唱大賽:火焰傳說》劇照。

《歐洲歌唱大賽:火焰傳說》。

麥亞當斯卻是冰雪聰明,有好歌喉也有創作才華,卻因為心儀法洛(我們熟悉的法洛電影裡的憨人出頭天套路),而委屈自己待在漁村小鎮裡,一起做著進軍歌唱大賽的美夢。但這組魯到極致的魯蛇樂團,卻因為意外而擠入了冰島的歐洲歌唱大賽選拔,甚至得以代表冰島———在所有人不看好也不情願的狀況下——參加歐洲歌唱大賽。在那裡他們見識到了歐洲各國才華洋溢的其他選手們,例如由丹史蒂文斯 (Dan Stevens) 飾演、來自俄羅斯的「愛情之獅」;以及來自希臘、由梅麗珊提馬胡特 (Melissanthi Mahut) 飾演的性感女神米塔等等。來自鄉下的法洛與麥亞當斯,有如進了大觀園,見識到歐洲歌唱大賽的專業實力。

《歐洲歌唱大賽:火焰傳說》劇照。

《歐洲歌唱大賽:火焰傳說》:沒人比大表哥更適合演花花公子。

 

歐洲歌唱大賽並非歐洲版的《美國偶像》

各國爭鋒,自然精彩可期,但是歌聲並不只是歐洲歌唱大賽的重點,舉辦整個比賽的幕後技術水準也很高,姑且不論 52 國同步轉播比賽實況的難度非同小可,歐洲歌唱大賽專家同時也是比賽長年忠實粉絲的威廉李亞當斯 (William Lee Adams) 就表示,歐洲歌唱大賽也是首個採用電話投票的先驅者。這場國際賽事的水準,遠遠超越了持續忽略它的美國觀眾想像:

「我要跟美國觀眾澄清的第一件事,就是歐洲歌唱大賽並不僅僅是一部實境歌唱秀而已,在技術上它也追求登峰造極,它的表演舞台十分巨大,讓《美國偶像》看起來像一群人在你家客廳喃喃自語而已。」

里斯本的Altice Arena。

可以容納 2 萬名觀眾的 2018 歐洲歌唱大賽決勝場地:里斯本的 Altice Arena。

但是不只是硬體實力而已,歐洲歌唱大賽的包容性也快速地與時俱進:2018 年大獎得主是來自以色列的妮塔 (Netta),她福態的身形絕對不符合傳統審美觀的性感,但她的《TOY》來勢洶洶,早在還沒進入比賽前,就在 YouTube 上有 2 百萬次點閱率。而她在 2 萬名觀眾前,以雄厚爆發力唱著「バカ」(日文笨蛋之意)、「皮卡丘」與「川普」等等揉合次文化與批判詞彙的歌詞,震攝了全球 200 萬關心決賽獎落誰家的觀眾;

妮塔。

《歐洲歌唱大賽:火焰傳說》:妮塔。

妮塔《T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