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在偉大的中國文化之下,相距 20 年的兩部《花木蘭》電影是這樣誕生的 (下):天災地變人禍,如何搞砸一頓中國風味饗宴?

外媒《好萊塢報導者》(The Hollywood Reporter) 一篇專訪劉亦菲的文章開頭,寫得令人怵目驚心:劉亦菲與如今全球懼怕的武漢有著某種關聯,因為她十歲前住在武漢。

武漢肺炎如今在全球的確診人數,已超過 9 萬大關,並且造成超過 3 千位病患死亡。當然,劉亦菲與武漢肺炎沒有任何關係,甚至在中國爆發疫情前幾周,她就已經從中國來到洛杉磯,等待開始電影《花木蘭》(Mulan) 的宣傳活動。但是,《花木蘭》確實與武漢肺炎疫情有著密切的關係。

迪士尼籌備十年的真人電影大作,由劉亦菲主演的《花木蘭》因武漢肺炎蔓延全球導致多地延期上檔。

複習上一集 >>【電影背後】在偉大的中國文化之下,相距 20 年的兩部《花木蘭》電影是這樣誕生的 (中):踢開木須龍、擁抱神仙姐姐、中國元素百分百

 

冠狀病毒來勢洶洶,拼防疫少接觸,餐飲電影都遭殃

面對傳染力超強的新型疫病,電影業算是營收首當其衝的不幸產業之一:人們開始減少出入公眾場所,而娛樂導向的電影院,被視為是集體傳染的最佳溫床──想看場電影,你得與一群陌生人待在室內兩小時。

當然,院線方勤加進行消毒與清潔工作,但是,電影票房的衰退趨勢,隨著疫情漸趨嚴重而逐漸明顯。而當觀眾不願意踏進電影院,對於電影公司來說,他們自然也不願意讓精心製作的電影在院線唱空城計。

因應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傳播的對策,台灣許多電影院加強防疫工作,圖為美麗華影城公告。

台灣許多電影院也加強防疫措施。

索尼影業原訂於 3 月 27 日在日本上映《她們》(Little Women),現在也因為武漢肺炎,而改期到遙遠的「初夏」上映──電影公司也不確定何時才是觀眾會放心進戲院的安全日期。

《她們》的例子在好萊塢還算不上淒慘,畢竟這部電影在全球票房已經勇破 2 億美金。但是對於號稱史上成本最高的電影《花木蘭》來說,它可無法像《她們》一樣,承諾一個遙遠的不確定上映日期。

武漢肺炎也導致葛莉塔潔薇導演新作電影《她們》在日本上映延期。

《她們》在日本延後上檔。

如果你了解我們前兩篇提到的木蘭困境:迪士尼想要雪恥 1998 年動畫版本在中國市場的慘敗、同時想要藉由極端「中國化」以吸取中國電影市場的好票房。那麼你就能理解,為何《花木蘭》在中國的成功,對老鼠之家如此重要。

 

延檔≠不上檔,但迪士尼絕不想重蹈 98 年覆轍

事實上光是預告的反應就很明顯,這次更加強調武俠風格(劉亦菲表演了很多耍劍與很多慢速體操動作)、更加殘忍(《花木蘭》是第一部分級提升至 PG-13 的迪士尼真人演出電影),同時配樂還是那首悅耳的〈Reflection〉國樂版本。整體來說,外國觀眾對《花木蘭》非常滿意,他們期待一位不讓鬚眉的女英雌,以神妙劍術(或是鳳凰神功)擊垮明顯很野蠻的匈奴。

拍攝現場的女主角劉亦菲與迪士尼真人電影《花木蘭》導演妮姬卡蘿。

劉亦菲與導演。

而在歐美觀眾不討厭《花木蘭》之後──別忘了 1998 年動畫版在歐美地區的評價就很好──中國地區成為了《花木蘭》征服地球的最重要戰場。如果這部特地為中國觀眾量身打造的好萊塢電影,能夠讓中國觀眾滿意,那麼迪士尼獲得超越《復仇者聯盟 4:終局之戰》(Avengers: Endgame) 的 6 億美金中國票房,也許並不是夢。

但是從 1 月 24 日之後,這一切看來越來越像只是一場夢。

當全球因中國武漢發生的致死肺炎消息給震驚後,2020 年 1 月 24 日起貓眼電影平台便看不到中國約 7 萬家電影院的票房數字。

中國票房統計平台「貓眼」,自 1 月 24 日除夕之後就不顯示任何票房資料。

電影資訊

花木蘭 Mulan

上映日期
2020/07/24
花木蘭_Mulan_電影海報

導演

妮琪卡羅

劇情

迪士尼再次宣布 2020 年推出《花木蘭》真人電影。電影改編自中國文學作品,描述勇敢的少女木蘭(劉亦菲 飾),女扮男裝,代父從軍,英勇抵禦北方外族的侵略。真人版將先祖守衛象徵的「木須龍」,改動為中國祥獸「鳳凰」,喻難分雌雄。 當北方入侵者大舉來襲,華夏隨即陷入國族的安危,面對兵力短缺的情況下,皇上下令徵召民間每個家族必派一位壯丁從軍;身為花家長女的花木蘭,決定代替年老病衰的父親,女扮男裝投入軍旅生活。木蘭以鋼鐵般的意志,及過人的智慧,奮勇殺敵解救了國家,並為家族帶來榮耀,更讓自己成為中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戰士之一。

IMDB
--
Rotten Tomatoes
--
觀看完整介紹
花木蘭_Mulan_電影海報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