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戰慄糖果屋》:女巫傳說的光與闇,巧手改造的女性寓言

人狼屋

近年影壇出現不少重新解讀童話故事的作品,有些將故事搬到現代的時空背景,有些試圖從老故事發掘新的價值與時代意義。而「女巫」形象的翻案,則是這些作品最關注的主題之一。女巫在童話扮演的角色,逐漸從單純的反派或惡魔奴僕,變成自然秩序的守護者及遺世獨立的智者。

《戰慄糖果屋》(Gretel & Hansel) 劇照

但這不代表女巫失去駭人的力量或威脅性。事實上,現在的女巫更像克萊麗莎·平蔻拉·埃思戴絲 (Clarissa Pinkola Estes) 的《與狼同奔的女人》對巫婆巴巴雅嘎的解讀:她們既保存生命、也掌管毀滅。理解她們的知識需付出代價,然而一旦通過她們的考驗,便能以敏銳的直覺及多元的視野重新理解這個世界。換句話說,她們是故事主角必經的成年禮,也促使他們認識自己的責任與使命。

《戰慄糖果屋》(Gretel & Hansel) 劇照

 

《戰慄糖果屋》以女性視角解讀 扭轉「力量」的意義

類似的女巫形象也出現在奧茲柏金斯 (Osgood Perkins) 執導的《戰慄糖果屋》(Gretel & Hansel) 。電影打從片名就顛覆了《糖果屋》的人物關係,讓立場較弱勢的女主角葛麗特變成敘事者及保護者,可看出它以女性視角重讀《糖果屋》的意圖。劇本除了敘述葛麗特追尋自我的艱苦過程外,也讓女巫徹底脫離了呆板的邪惡面貌。嚴格來說,女巫甚至成了全片的第二女主角。她亦正亦邪、非善非惡,時而令人恐懼,卻又令人動容。電影不需要像《黑魔女:沉睡魔咒》(Maleficent) 一樣將女巫描寫為純粹的受害者,也能贏得觀眾的同情之淚。

《戰慄糖果屋》(Gretel & Hansel) 劇照

《戰慄糖果屋》從格林童話借用的素材並非只有《糖果屋》。片中的情節或對白都有向《小紅帽》與《杜松樹》(The Juniper Tree) 等故事致意的巧思,並還原了這些故事影射性行為、虐待兒童或食人的原始面貌(例如獵人對葛麗特的叮嚀、葛麗特的預知夢,還有女巫獲得力量的方式)。這些隱喻也突顯了故事背景的凶險氛圍與破敗氣息。在瘟疫橫行、女權低落的古早年代,葛麗特只有成為幫傭或貴族禁臠等有限的人生選項。她與弟弟韓賽爾(原作為兄長)離家的理由,也不再是繼母從中作梗的結果,而是生母不得不採取的生存手段。面對這近乎絕望的處境,女巫的家成了姊弟兩人碩果僅存的避難所,而對離群索居、獨善其身的女巫來說,與她擁有同樣天賦的葛麗特,無意間成為點亮孤寂生活的一盞明燈。

《戰慄糖果屋》(Gretel & Hansel) 劇照

蘇菲亞莉莉絲演出女主角

葛麗特與女巫間近似母女或師徒的互動,是《戰慄糖果屋》最耐人尋味之處,也是電影對原作故事最大的顛覆。女巫毫無保留的將知識傳授給葛麗特、引導她發現自己的潛能,且教導她獨立自主的重要。但相對的,葛麗特必須捨棄包括韓賽爾在內的一切牽絆,並學習成為冷酷無情的掠食者。在這個人吃人的時代,「食人」不但是繼承與彰顯力量的方式,也成為女巫必經的詛咒循環。葛麗特在片尾的抉擇,除了象徵舊時代女巫形象的終結外,也扭轉了女巫「力量」的意義。所謂的力量不再只是被動接受的詛咒,或被害者自力救濟的手段,而是重新認識自己的優勢,做出建設性的改變,成為撼動世界的魔法。

《戰慄糖果屋》(Gretel & Hansel) 劇照

奧斯古柏金斯將《糖果屋》巧手改造成具啟發性的女性寓言。不過對閱聽大眾來說,這次的改編似乎稍嫌曲高和寡。電影的步調低沉緩慢,充滿令人窒息的壓迫感。它的鏡頭與色調有著獨樹一格的個人創意(例如對三角形符號的運用),但也散發迷離狂亂的不安氣息。此外,許多以意象與隱喻帶過的劇情細節,由於缺乏解釋,無法讓觀眾進一步領會故事的精華。整體而言,觀賞本片的過程,就像接受童話裡的女巫考驗,雖然眼界大開,但能得到多少收穫,就要看自己的造化了。

《戰慄糖果屋》(Gretel & Hansel) 劇照

電影資訊

戰慄糖果屋 Gretel & Hansel

上映日期
2020/03/06
戰慄糖果屋_Gretel & Hansel_電影海報

劇情

描述葛麗特與漢賽爾被拋棄在黑森林中,試圖找尋食物,卻誤入女巫預備豐盛佳餚的屋子。故事發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遙遠的村莊,女孩葛麗特(蘇菲亞莉莉絲 飾)帶著弟弟韓賽爾進入一片幽暗密林,飢寒交迫的兩人原本希望可以在這裡找到食物和工作,卻遇上了令人恐懼的邪惡存在......。

IMDB
5.3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25%
觀看完整介紹
戰慄糖果屋_Gretel & Hansel_電影海報

關於作者

恐怖片的雜食動物,喜歡享用熱騰騰的新作,以及滋味妙不可言的冷門拼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