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斯坦有罪,#MeToo 勝利里程碑!紐約法院宣布哈維溫斯坦兩項罪名成立

電影神搜

一手創立溫斯坦影業,曾監製過《黑色追緝令》(Pulp Fiction)、《莎翁情史》(Shakespeare in Love) 等經典作品的電影大亨哈維溫斯坦 (Harvey Weinstein) 於 2017 年驚爆靠好萊塢的潛規則性侵多位女星,他也因此遭到紐約市地方法院起訴,成了日後一連串「#MeToo」運動最大的引爆點。

而就在本週,判決結果也有所進展,他所被控訴的五項罪名中,法官已經針對其中兩項給予判決,成立罪名包含一項「三級強暴罪」(Rape in the third degree) 、一項「一級性犯罪」(Criminal sexual act in the first degree),將面臨 5 至 29 年刑期。

曾在美國獨立製片業界享有盛名的哈維溫斯坦,在 2017 年被爆出長期運用他的權勢性侵多名女性。

曾任實境節目《決戰時裝伸展台》(Project Runway) 製作助理的梅麗安海莉 (Miriam Haley) 控訴溫斯坦在 2006 年強行對她口交(一級性犯罪);而前女星潔西卡曼恩 (Jessica Mann) 則是指控 2013 年於酒店房間內被溫斯坦強暴(三級強暴罪)。但成立的兩項罪名皆非溫斯坦最重的指控,五項罪名中他的一級強姦罪以及二級掠奪性性侵 (predatory sexual assault) 皆獲得無罪釋放,目前溫斯坦仍決定繼續上訴。

哈維溫斯坦遭到紐約法院裁定犯下了一級性犯罪以及三級強姦罪的罪行。

致力對抗職場性別歧視與性騷的組織 Time’s Up 總裁兼執行長陳遠美 (Tina Tchen) 於公開聲明稿當中,表示這份判決為每一位曾在職場受過性騷擾、虐待,甚至是被性侵的受害者們,帶來了一個「正義的新時代」,她也讚賞了梅麗安海莉、潔西卡曼恩、安娜貝拉西歐拉、達恩鄧寧 (Dawn Dunning)、塔菈兒沃爾夫 (Tarale Wulff) 以及勞倫楊 (Lauren Young) 等人的勇氣,佩服她們願意站出來指控溫斯坦,並表示她絕對會聲援所有潛在的受害者們。

「陪審團的判決結果像世界展現一個強而有力的訊息——那就是曾受溫斯坦騷擾的『打破沉默者』(Silence Breakers) 們願意一個接一個站出來,點燃這個勢不可擋的運動。我們也擁有很大的進步,短短兩年內,Time’s Up 協助推動新法條的成立,藉此幫助受害者們伸張正義,也讓許多的受害者們能與加害者或虐待者對簿公堂,這徹底提升人們對職場安全與平等重要性的理解程度。」

陳遠美表示。

陳遠美是反性侵活動「Time’s Up」總裁兼執行長。

陳遠美。

「在我們慶祝這歷史性時刻的同時,我們也不會停下奮鬥的腳步,絕對會持續修復這個讓哈維溫斯坦這樣的慣犯能長期虐待女性的破敗體系。潛伏在各處的虐待者,以及保護他們的強大勢力都應該要知道一點,那就是我們已經不會回頭了。」

哈維溫斯坦如今面臨多項指控,最終判決將在美國時間 3 月 11 日出爐。

哈維溫斯坦這一系列的性侵案中面臨到五起不同的罪行指控,包含兩起掠奪性性侵、一起一級強姦罪、一起三級強姦罪,以及一起性犯罪。而溫斯坦堅稱這些受害者都是自願,但除了這些案件之外,其餘仍有許多受害者出來表達自己的立場。大部分證詞中,女星們都詳細說明溫斯坦是佯稱要和她們討論事業發展,藉此引誘她們前往他的飯店房間,並趁機性侵。但溫斯坦的辯護律師團主張,所有指控都是「合意性交」,判定案件是否存在明確的「強迫」行為,成為判決最棘手的衡量標準,此外,溫斯坦的辯護律師唐娜羅通諾 (Donna Rotunno) 也針對這些被害人們「無法想起」的細節來攻擊,包含她們性侵後仍持續與溫斯坦互動見面並仍有郵件往來,但「保持關係」這件事情,脫離不了溫斯坦本身在好萊塢影視圈的強大權力,不少人是為了保住事業而委屈求全,或更甚至求助無援的情況下被迫噤聲。

哈維溫斯坦藉由自己的權勢以及地位染指多位女性,震驚好萊塢電影圈。

檢察官瓊伊盧齊奧邦 (Joan Illuzzi-Orbon) 將溫斯坦形容為一位「虐待性侵犯」,

「這整起案件的意義為何?那就是權力、操弄和濫權,但這真的只是關於濫權嗎?還是說被告的權力已經大到讓他成為自己個人世界中的主宰者,這些證人僅僅只是讓他踐踏而過的螻蟻?」

哈維溫斯坦的辯護律師:唐娜羅通諾。

唐娜羅通諾。

哈維溫斯坦案的檢察官:瓊伊盧齊奧邦。

瓊伊盧齊奧邦。

儘管判決結果振奮了不少人的心,但同時也許多人認為溫斯坦的結果過於輕判,畢竟 90 多位受害女性挺身而出,卻僅有兩項罪名。但除了紐約的訴訟外,其實接下來溫斯坦還必須要面對洛杉磯的其他刑事控訴,如果屆時遭定罪,最高也可處 28 年刑期。

關於作者

提供最新國內外電影/影集新聞報導、娛樂消息、週邊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