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神劇之王《六人行》的魅力:在串流平台看不到《六人行》的美國觀眾,憤怒地爆買一波 DVD

六人行》(Friends) 落幕已經是 16 年前的事了,那時全世界觀眾都認為這是一個世代的終結。勞勃狄尼洛 (Robert De Niro) 在籌辦他的翠貝卡電影節 (Tribeca Film Festival) 時,特地安排了《六人行》大結局露天放映場次,數百名瘋狂影迷引發一波排隊潮。事實上證明,《六人行》並沒有離開我們,因為我們還能看重播,然後從頭溫習所有 10 季的《六人行》內容。但是現在這個時點,美國觀眾已經無法從網飛 (Netflix) 上收看《六人行》,這些熱切愛著中央公園咖啡館的觀眾們該怎麼辦?結果出乎意料。

美國觀眾現已無法於網飛上收看影集《六人行》。

 

歷久不衰的《六人行》

1994 年,《六人行》在 NBC 電視台播出,描述 6 位 90 年代青年男女的雅痞都市生活,他們住在對門的兩間公寓裡,他們互相幫助、相戀、然後扯對方的後腿。對於 X 世代的觀眾來說,《六人行》表現了他們夢想中的完美成人生活──充滿著甜蜜的笑聲與隱藏的真心。但是這一套,理論上對於 90 年代中期以後出生的 Z 世代觀眾來說,也許會覺得美好地太假掰。事實不然,備受重視的網路觀察媒體 Childwise Monitor 在去年指出,《六人行》深獲 16 歲以下觀眾的熱愛,許多孩子甚至從網飛一上架《六人行》開始,就持續不間斷地狂嗑這段紐約友情故事。

《六人行》從 1994 年推出之後,一直深得各地觀眾的喜愛。

《六人行》

2017 年末至 2018 年初,網飛在英美等地陸續上架《六人行》,那時我們聽到的反應糟多了。2000 年之後出生的千禧族們,抱怨這部頗負盛名的神劇是名過其實。他們在推特上抱怨──感謝推特幫我們保留筆錄──《六人行》嘲笑「錢德勒太娘」是對 LGBT 族群嚴重的歧視。《六人行》剛好有一集,錢德勒對自己的基因感到恐懼,他害怕自己有扮裝癖的老爸,會把 gay 基因傳給他;此外他對自己的老爸也開了不少難聽的玩笑。

《六人行》錢德勒父親是由女星凱薩琳透納飾演。

《六人行》錢德勒老爸(右)事實上由地位崇高的女星凱薩琳透納飾演。

性別歧視──羅斯無法接受保姆竟然是男的;羞辱莫妮卡的體重──她過去很胖的這件事,持續地成為她被攻擊的把柄與心結;此劇的多元性不足──《六人行》全劇裡只有兩個非白人角色;連莫妮卡與她父親的好友交往,這段差距 20 年的老少戀,也讓新世代的觀眾們聯想到哈維溫斯坦 (Harvey Weinstein) 的諸多性騷性侵惡行。

《六人行》莫妮卡過去有「胖莫妮卡」的稱呼。

《六人行》莫妮卡的過去

也許吧,這就是殘酷的時代。許多我們在 90 年代享受過的樂趣,如今都成為了見不得人的滔天惡行。當然,拿同志或扮裝癖開玩笑讓人並不舒服,但至少在「民智未開」的 90 年代,人們在電視上看到這些內容,並不會有太大的反應。更重要的是,《六人行》本質並不是殘酷挖苦角色的瘋狂喜劇,它有許多溫馨的時刻,有一種「友情大過天」的天真純潔。而這些人類光明面的描寫,看來仍然感染了口無忌憚的 Z 世代們。

《六人行》大結局播映前,為影集送行的看板。

《六人行》大結局前,全美引發送行潮。

2018 年是網飛驗收《六人行》的時刻,這部僅簽約一年的影集,如果反應真的不好,那麼網飛隔年也不需繼續與華納媒體 (WarnerMedia) 續約。很不幸地,顯然觀眾是刀子口豆腐心,批評最嚴厲的美國地區年輕觀眾,轉而欣賞這齣有其時代背景的影集,而海外觀眾的無怨無悔支持,更讓網飛狠下心砸錢續約:以 1 億美金的代價,換取《六人行》繼續待在網飛美國地區一年。這當然值得,看看那些可憐的中國網民就知道了:中國影片串流平台搜狐,自 2014 年就在平台上架全套《六人行》,2018 年 4 月突然下架,宣稱是「版權問題」,引發了中國網民的哀號。

中國《六人行》突然下架,引發一陣哀號。

中國哀號遍野

《六人行》在中國不止滿足觀眾的娛樂需求,它還是教材:「看《六人行》學英文」一直是某些中國英語補習班的制式教材內容。一位中國觀眾郭小姐表示

「(《六人行》)是一扇中國觀眾學習美國文化的窗口,我從中學到了不少日常美語,這些是從書中學不到的。教科書只會告訴你無趣的文法,但是(《六人行》)生活化多了。」

而她還親自去過《六人行》中最重要的場景「中央公園咖啡館」──這是一間位於上海的山寨咖啡廳,把劇集裡的咖啡館變成營利的新景點。

中國上海的山寨《六人行》咖啡廳。

中國上海的山寨《六人行》咖啡廳,並沒有山寨一個瑞秋或菲比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