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你回顧恐怖片的十年之間 (下) :《李屍朝鮮》《返校》等亞洲新生代恐怖片誕生,高質感恐怖片時代即將來臨?

人狼屋

從《奪魂鋸》(Saw) 到《厲陰宅》(The Conjuring)……2010~2019 這十年之間有著許多話題不斷的恐怖電影,我們以上中下三篇文章形式,帶您回顧這段時期的恐怖片,如何承襲前十年的恐怖熱潮,並進行新舊交替的革新過程,尤其不能錯過亞洲恐怖作品。亞洲產的恐怖片在這十年內,題材的廣度或質與量的提升都有不小的突破,無論韓國的《李屍朝鮮》(킹덤/Kingdom)或我們台灣的《返校》,背後也都有打破禁忌、挑戰成見,與追求思想自由的正面訊息。

複習上一集 >> 帶你回顧恐怖片的十年之間 (中):潘尼懷斯安娜貝爾誰是你的恐怖大明星?喪屍電影與驚悚影集的崛起

 

《屍速列車》《鬼搖鈴》《返校》等亞洲恐怖片新生代崛起

  • 中亞&南亞:伊朗、菲律賓、印度、印尼、新加坡以及越南

這十年歲月中,伊朗有了首部吸血鬼電影《女孩半夜不回家》(A Girl Walks Home Alone at Night) 與戰爭恐怖片《闇影之下》(Under the Shadow)。菲律賓拍出批判移民政策的《床的噬界》(Motel Acacia)、印度則有電視劇《食屍鬼獄》(Ghoul)、《打字機》(Typewriter)、取材自民間神話的《塔巴德魔神》(Tumbbad)、師法歐美作品的《寶萊塢厲陰宅》(The House Next Door與難得一見的求生驚悚片《孤樓求生》(Trapped)。

印尼以《鬼搖鈴》(Satan’s Slave) 與重口味的《惡魔的請柬》(May the Devil Take You) 反攻市場,新加坡則祭出影史第一部情色恐怖片《靚湯》(Lang Tong)。在 2007 年後終於解禁恐怖片的越南,也以兩年一部作品的速度,努力地復育這塊潛力無窮的荒原。

亞洲恐怖作品近年來挑戰禁忌、成見,訴求更多自由,圖為伊朗導演執拍的吸血鬼西部片《女孩半夜不回家》。

《女孩半夜不回家》。

  • 東亞:南韓

南韓恐怖片仍維持多元且穩健的發展,近來更積極地將作品推廣至國際(例如 2010 年在菲律賓的韓國恐怖電影節)。值得一提的是,這段時期的恐怖片(特別是 2014 年後)比過去有更濃厚的的政治批判(如《屍速列車》(부산행/Train To Busan)、《哭聲》(곡성/The Wailing )與《鬼病院:靈異直播》(곤지암/Gonjiam: Haunted Asylum)),以古諷今的歷史恐怖故事也一躍成為熱門題材。

其中,重拍老片的《夜半鬼哭聲》(여곡성/The Wrath)、活屍作品《屍落之城》(창궐/Rampant)與《李屍朝鮮》以及怪獸片《物怪》(물괴/Monstrum)都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佳作。

2014 年始,韓國恐怖片如《鬼病院:靈異直播》等作品,具有更濃厚的的政治批判。

《鬼病院:靈異直播》其實隱含了對南韓歷史傷痕的提醒。

  • 東南亞:台灣

而這十年也是台灣恐怖片的創作爆發期。雖然尚有進步空間,但台灣恐怖片總算找到自己的方向,並將觸角深入民間信仰(《粽邪》、《屍憶》)、社會問題(《失魂》、《第九分局》、《樓下的房客》、《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目擊者》與《藍色項圈》)與歷史政治,其敘事觀點及手法也越發成熟。

以建構龐大世界觀為目標的《紅衣小女孩》系列,以及票房與口碑雙贏的《返校》,有望為下一個十年打下令人士氣大振的基礎。

近十年來,台灣恐怖電影將觸角深入民間傳說,像是票房不錯的《紅衣小女孩》系列。

《紅衣小女孩 2》。

  • 上一屆亞洲恐怖片資優生:日本、泰國

二十一世紀的前十年,可說是日本與泰國恐怖片的盛世,但之後兩地的恐怖片相繼面臨青黃不接,以及賣座電影的廉價仿作氾濫成災的問題,故事一味追求奇炫詭譎,反而產生失去真實感的怪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