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北之櫻守:媽媽的守護者》吉永小百合堺雅人聯手演繹動人母子情

黎仰欽

《 送行者 》導演瀧田洋二郎執導的電影:《 北之櫻守 :媽媽的守護者 》,劇情描述 1945 年的日本樺太地區(今俄羅斯庫頁島),江蓮鐵( 吉永小百合 飾)百般呵護地栽種的櫻樹開花了,這原本是丈夫德次郎( 阿部寬 飾)從日本本土帶回的種子,該年八月蘇聯入侵南樺太,鐵與兩個兒子(清太郎、修二郎)逃往北海道網走,在寒天凍地裡過著難以溫飽的窮困日子,長大成人的修二郎( 堺雅人 飾)事業有成,與老母親久別重逢之後又發生了什麼故事呢?吉永小百合與堺雅人聯手演繹動人的母子情。

電影 《 北之櫻守 :媽媽的守護者》中, 吉永小百合 飾演 阿部寬 的妻子:江蓮鐵,在戰亂中撫養兩位孩子成長。

《北之櫻守:媽媽的守護者》中,吉永小百合飾演阿部寬的妻子,在戰亂中撫養兩位孩子成長。

日本 國寶 級 影后 吉永小百合 在《 北之櫻守 :媽媽的守護者》 電影 中有令人感淚的演出。

日本國寶級影后吉永小百合在《北之櫻守:媽媽的守護者》電影中有令人感淚的演出。

物換星移

1971 年,長大成人的修二郎(堺雅人 飾)與妻子真理(篠原涼子 飾)帶著成功的事業從洛杉磯回到札幌,身為便利商店社長,忙碌的修二郎,突然接到電話通知,住在網走的母親,房子將被市府拆遷,火速回家的修二郎這時也才發現母親有些輕微的失智,縱然修二郎對母親當年要他出外自力更生的行為不解,但對年邁的老母親變成這般景況仍有許多不捨,因此修二郎決定把母親接來札幌同住。

《 北之櫻守 》 電影 中,事業有成的修二郎( 堺雅人 飾)將年邁失智的老母親鐵( 吉永小百合 飾)接回同住。

事業有成的修二郎(堺雅人 飾)將年邁失智的老母親鐵( 吉永小百合 飾)接回同住。

吉永小百合 堺雅人 母子重逢

在母子倆重逢的這段時光裡,那些在貧苦日子裡努力汲取快樂養分的回憶,也慢慢被勾勒出來。導演瀧田洋二郎藉由錯落有致的剪接,將今與昔、歡樂與悲傷、記得與不記得……等因素平行鋪陳,迭有層次的將故事的捲軸慢慢打開:狠心叫兒子遠走他鄉、15 年裡只寄過一封信的母親,同時也是寧可犧牲自己幸福、自個兒與孤獨相伴,也希望修二郎能有不一樣人生的堅毅母親。曾一度覺得因為母親失智給自己「添麻煩」的修二郎,同時也想起了那些挨凍受餓的苦日子,那些遭人怒罵欺凌的時刻,是誰給了他溫飽,教會他反擊。

電影 《 北之櫻守 :媽媽的守護者》 1945 年的日本 樺太地區 冰天雪地 下的 母子情深

雖然片名取作《 北之櫻守 :媽媽的守護者》──

乍看修二郎是母親的守護者,然而在父親早逝,哥哥自劇情中段「消失」以後,更多時刻我們看到的,是兒子的守護者:江蓮鐵女士,用生命的光輝,去庇蔭這個自幼疼愛的小兒子。

劇中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段,是修二郎剛回到網走自幼生長的家時,母親拿著熱騰騰的飯糰,說要給從小就常說「我好餓」的修二郎吃,鏡頭同時捕捉母親喜不自勝的臉,和修二郎百感交集的面容。

這個飯糰不只是兒時熟悉的味道,更是修二郎小時候餓到無力行走時、從佐藤浩市所飾演的黑市米商那裡求得的珍貴食糧,最後更成了他自己便利商店裡的新鮮貨,憑著它特有的古早味,慢慢招徠到一些覺得新奇的顧客。

電影 《 北之櫻守 :媽媽的守護者》, 吉永小百合 堺雅人 篠原涼子 劇照

愛的形狀

當食物本身已超乎它原有的定義:飯糰不再只是飯糰,而是一個愛的形狀。母親揉捏飯糰時那異常溫柔的神情,當中所灌注的愛就變得特別動人,如同《戀戀銅鑼燒》中樹木希林的「特製紅豆餡」那般,吉永小百合的愛心飯糰也只此一家。

過往的回憶太沉重,選擇性的遺忘成了活下來的一種方式,但回憶中依然被留下的,是現下與她只有彼此的修二郎,曾經苦中作樂、既苦又甜的相依偎時光──那獨家手藝當然不會失傳,那想呵護么兒的慈母心也依然昂揚,一如片尾嫣紅璀璨的櫻花盛開。

電影《 北之櫻守 :媽媽的守護者》飾演年邁老母親的 吉永小百合 ,對兒子的愛永遠不變。

電影就像人生的鏡子,映出生活最真實的面相

這是一對母子從分離到重聚、從偶有歧異到重新理解的故事。修二郎對母親的不諒解,藉由與母親共構的回憶,去找回那些從往昔到現在自己都未曾失去的情感、妻子真理對修二郎屢為母親冷落自己的不諒解,在自己爸爸來札幌分店考察時說的一句話,去重新打量這個男人對他的真心實意,和體會他的好(爸爸說如果我失智時,也希望妳陪在我身邊)。這種不說教卻令觀者買單的平行展演,悄然把我們的生活盲點一一攤開。

我們也常常會選擇性的建構場景,看我們想看的,說我們想說的,卻對真正該看該聽的,掩目不見,充耳不聞,電影毋寧就是一面鏡子,讓你可以窺見自己的全貌。劇中吉永小百和用相機把自己的樣子紀錄下來,岸部一德所飾的間諜用進入「劇中劇」的方式,替自己尋得贖罪的管道,作為觀者的我們,則透過這塊屏幕,這座會發出聲響與亮光的黑色盒子,去習得一種自我修練的技能,在通往堅強的路途中,先學會栽種一畝溫柔心田。

電影 《 北之櫻守 :媽媽的守護者》 母愛 的光輝將永遠照耀在孩子心中。

 

延伸閱讀:

【影評】《多桑不在家》齊藤工導演面相複雜、情感節制的導演處女作
【影評】芥川賞得獎作改編:《火花》 雖然轉瞬即逝,卻一度映亮他倆的人生
▪【影評】《跟爺爺說再見》不以肉眼察覺,但求你真心諦聽的悲傷

關於作者

看電影,愛電影,持續挖深,不斷誌記。書寫的目的不在比較,而在感知,銀幕內外持續穿透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