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歡樂又溫暖的女力合作

圓點點

2020 年出品的《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Birds of Prey: And the Fantabulous Emancipation of One Harley Quinn),根據 DC 漫畫改編,閻羽茜 (Cathy Yan) 導演,瑪格羅比 (Margot Robbie) 親自擔任製片與主演。

小丑女與小丑分手了,心碎的她炸毀與前任的定情地——化學工廠,宣告她獨立自主的人生就此展開。然而,仇家接連上門,小丑女被迫捲入一場寶物失竊案,必須限時找回小偷與鑽石,新仇舊恨才能一筆勾銷。誤打誤撞之下,小丑女認清只有與女獵手、黑金絲雀、警探蒙托亞組成猛禽小隊,才有可能合力對抗高譚市的犯罪頭子「黑面具」。

《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當中飾演小丑女哈莉奎茵的瑪格羅比、黑金絲雀的朱妮絲莫利特、女獵手的瑪麗伊莉莎白文斯蒂德、妮蒙托亞的蘿西培瑞茲。

 

《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瑪格羅比的百變演繹

瑪格羅比做為本片的推手與主角,把小丑女的心碎、瘋狂與執迷一一端上檯面給觀眾品味,用極盡誇張的臉部表情與主觀的破碎敘事,呈現精神異常的人的時空跳躍與情緒放大,光是一個三明治落地的悲傷就演得讓人同情。一段被打暈之後陷入幻覺的歌舞場面,能看到她突然敵我不分跟反派跳起舞來,就算沒有其他小隊成員插花,單看她揮灑自如的演技與風情萬種就值回票價。

《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的主演兼監製瑪格羅比。

 

狂歡兼打鬥的絢爛派對

打鬥當然是片子的必看之處。小丑女每次出場都很歡樂,使用的武器總會製造出漫天飛舞的彩帶與煙霧,不然就是華麗的側翻踹飛壞人,把打架變成一場怎麼也看不膩的秀,更別提不知何時換上溜冰鞋追趕敵人,讓觀眾頓時覺得回到青少年時期的熱血。原來沒有槍火與快車,有了永不放棄的堅持與誤打誤撞的本事,也能把壞人逼到絕境。小丑女邊打邊玩,邊追敵人邊交朋友,還收了個徒弟,沒有愛情的人生不要緊,有了小夥伴或是說小跟班,才是開啟人生新扉頁的關鍵。

《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瑪格羅比飾演的「小丑女」哈利奎茵總有華麗的招式展現。

 

病態卻彼此取暖的小隊

DC 漫畫設定的主角或多或少有些病態或是遭遇童年時期的創傷,不過並沒有合理化殺戮,甚至深入探討罪惡之城的各式邪惡與撥亂反正。所有人的崩壞與轉性不是瞬間促成,而是有起承轉合與心路歷程。這群曾被虐待、背叛、失去家人與肯定的女人,想從男性掌權的體系掙脫可不容易。她們用好玩、瘋狂與迷人的姿態展開這場旅程,終於可以痛哭流涕與憤怒爆炸,並找到家人般的夥伴,互相取暖與揶揄。小隊成員們不僅證明獨立自主的本領,也扭轉別人對她們的想法,擺脫原先慘淡又悲傷的命定人生,精神上的無敵才是觀眾看完會讚嘆:「對!我也想跟她們一樣有趣與勇敢!」的原因。

《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飾演哈利奎茵的瑪格羅比,以及艾拉傑伊巴斯科飾演的卡珊卓拉該隱。

熱鬧有趣是片子一以貫之的調性,猛禽小隊的成員背景說明挺完整,小丑女交待新仇舊恨的口吻很有趣,但是最後峰迴路轉的小隊合作有點生硬,算是小小可惜了。

女人可以很感性,也能很瘋狂。在高譚市,沒有什麼壞到骨子裡或是走正規途徑才能伸張正義這回事,每個人都是多變、有可塑性的,包括連反派都不是絕對的噁心,也有其細緻的轉變。

《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中的兩名反派:「黑面具」伊旺麥奎格、「維克多薩斯」克里斯梅西納。

只有你才能決定自己的樣貌與時態,端看你要沉浸過去還是迎向未來。本片超適合失戀的人觀賞,一方面是小丑女不用小丑也活得多采多姿、快樂無比,給低潮的人一絲希望。另一方面,時空跳躍的破碎陳述,跟失戀的人總會回到某一天的狀態神似,有種莫名的安慰。

電影資訊

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 Birds of Prey

上映日期
2020/02/06
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_Birds of Prey_電影海報

導演

閻羽茜

劇情

本片由亞裔女性導演閻羽茜 (Cathy Yan) 執導。故事將聚集 DC 宇宙中的女英雄和女反派。構想來自 DC 同名漫畫,敘述一個不可能的組合,描述與小丑分道揚鑣後的小丑女哈莉奎茵,與黑金絲雀 (Black Canary)、女獵手 (Huntress)、妮蒙托亞 (Renee Montoya) 聯手組成,企圖從高譚市著名的犯罪首腦:「黑面具」(伊旺麥奎格 飾)手中拯救出一位名為卡珊卓拉該隱的小女孩。

IMDB
6.2
Rotten Tomatoes
78%
PTT
好雷
50%
觀看完整介紹
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_Birds of Prey_電影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