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蜜蜂與遠雷》: 描寫雨的聲音

在紀錄片《坂本龍一:終章》裡有個描寫:坂本龍一很喜歡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的電影《飛向太空》的配樂,他讚嘆,居然能用雨聲入影,電影裡所有的純粹寧靜,是為了乾淨的水流聲、水滴聲、雨落聲能更安然地被放置其中,因為自然的聲響是世界最美的音樂,那般極度的靜,讓每道聲音聽來都是美的。所以當坂本龍一在創作專輯《Async》的時候,他心念著這件事。有一天,屋外下著雨,他覺得不能放過這個美妙時刻,於是拿著水桶套住頭,就在雨中專注聆聽聲音,只仔細聽取一個細節:

「雨是如何滴落的」。

《坂本龍一:終章》劇照。

《坂本龍一:終章》

蜜蜂與遠雷》(Listen to the Universe) 這個故事,在長達六百多頁的文字,或是將近兩個小時的電影長度,處處都是在追逐這種「純粹」。

在恩田陸拿下各項大獎的原著裡,她以非常淺白的簡短字句及極度高明的敘事方式(高明到你能順著一頁頁翻下去而不自覺),在整本書,就是單純寫鋼琴大賽,寫這段時間,寫這些音節,寫這些節奏,寫這些凡人,寫這些天才,不停地改變文字上的視角,讓你感覺這場「第六屆芳江國際鋼琴大賽」立體到讓你有如神的視角,彷彿你能在她創造出來的那個空間裡,能多面向地感受到裡頭所有出現的古典音樂的所有情緒波動。

《蜜蜂與遠雷》電影劇照。

整個音樂廳的空氣、評審們的自我質問、參賽者的內心糾結及追逐,所有的描寫及跑馬,用賽程表上的「報名」「第一次預賽」「第二次預賽」「第三次預賽」及最終的「決賽」,化繁為簡,寫出一片細節森林。

 

《蜜蜂與遠雷》電影相較小說 情緒轉變不夠連貫

她描寫的太立體了,反而讓小說裡的文字難以變成確切的影像,所以石川慶導演的《蜜蜂與遠雷》在面對這種取捨時,用了許多「留白」去映襯角色跟音樂。雖然那種當時是用讀的方式聽到聲響,在影像化後,變成了畫面裡刻意留下的「空隙」,原本在原著裡的那種緊緻,也在賽程之間鏡頭切換變的稍微鬆動,角色之間的情緒轉變也連貫的不夠足(不到兩小時的時間要塞進幻冬舎文庫本還分成上下冊的厚厚文字),這可能是電影版最明顯的缺點了。

《蜜蜂與遠雷》電影劇照。

不過即使它有缺點,但這部電影美的那一面仍是有趣的。在故事裡,四位主角遇見了對方後,並非只是簡單的競爭關係,而是激出了成長。以松岡茉優廣瀨鈴發掘出來的新人鈴鹿央士,亞夜的迷惘且纖細的心靈,及風間少年的「單純」,兩個角色之間產生的情感共鳴為劇情核心,再向外發散至其他兩位要角松坂桃李森崎溫。像雨面上的漣漪一樣,面對困境仍努力的地才(松坂桃李的演藝生涯與這個角色有部份重疊),及想要更進一步的天才,一起追逐音樂的境界。

不,說是音樂的境界可能還太籠統,在陳栢青的書評裡,他寫了四個字形容這種感觸──

「技臻於道」。

《蜜蜂與遠雷》電影劇照。

那意境太高了,像是冨樫義博描寫《獵人》裡會長的技藝是如何練成的:一日一萬次的正拳,膜拜、祈禱、全心全意,那又簡單到執著地瘋狂,不顧一切奉獻自身,為的是要達到那個宛若有神的境界。

當能走到那裡,作者恩田陸及石川慶表現出來的影像,共同將這音樂、這極致表達出來:

「宛如從天而降的驟雨。明朗、強而有力的樂音震撼了世界。」

在八十八格黑白琴鍵裡,那就是有神的世界啊。

電影資訊

蜜蜂與遠雷 Listen to the Universe

上映日期
2020/02/07
蜜蜂與遠雷_Listen to the Universe_電影海報

導演

石川慶

劇情

直木賞+本屋大賞雙料得主小說同名改編。每三年舉辦一次的國際鋼琴大賽,是年輕鋼琴家踏進音樂殿堂的神聖門票。曾被捧為天才少女卻無故消失的亞夜、最後一次追夢的平凡老爸明石、從外表到琴藝都無懈可擊的音樂王子馬薩爾、被鋼琴之神眷顧的謎樣少年塵。 以四人為首,展開一段自我懷疑,但為實現理想不惜賭上一切的追夢之旅。經過重重比賽關卡,究竟誰能得到音樂之神的眷顧?他們會為彼此人生激盪出什麼火花?誰的琴聲最終能讓世界鳴響?

IMDB
6.1
Rotten Tomatoes
--
觀看完整介紹
蜜蜂與遠雷_Listen to the Universe_電影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