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失控少年兵團》: 與世隔絕的青少年游擊隊,令人目眩神迷的殘酷物語

史巴基

在廣袤、雲層之上的高地,一群少年矇眼踢著類似足球的遊戲。他們呼喊自己的名字,循著聲音找著球,恍如黑暗中辨識獵物的野獸,設法將球踢到目標上。電影《失控少年兵團》(Monos) 是巴西導演阿雷漢卓蘭迪斯 (Alejandro Landes) 的第二部劇情長片,片中少年們的日常,是百無聊賴地看守著人質、等待無線電傳令官的指令,平時無人看管,過著放縱、近乎與世隔絕的生活。他們是隸屬於「組織」的一份子,被命名為「Monos」野猴軍的少年兵團。

阿雷漢卓蘭迪斯導演作品,電影《失控少年兵團》劇照。

《失控少年兵團》。

 

「Monos」失控少年兵團

Mono 本身在英文字根中帶有單獨的意思,而在西班牙語中則是表示猴子。這一點相當有趣,畢竟猴子與人相同,屬於群居生物,而在電影中,相較其他團體行動的隊員,一開始的隊長 Wolf (朱利安吉拉爾多/Julián Giraldo 飾)、他的死黨 Rambo (蘇菲亞布埃納文圖拉/Sofia Buenaventura 飾)、後來的隊長 Bigfoot (莫伊塞斯阿里亞斯/Moises Arias 飾) 三人,做出明顯特立獨行的行動,而電影的結構於是成形。

阿雷漢卓蘭迪斯導演作品,電影《失控少年兵團》劇照。

《失控少年兵團》。

雖然與奧斯卡無緣,但本片已於各大國際獎項有所斬獲,包括 2019 年日舞影展全球劇情片類評審團特別獎、2019 年倫敦影展最佳影片等等,帶有威廉高汀 (William Golding)《蒼蠅王》(Lord of the Flies) 的神采、宛如康拉德 (Joseph Conrad)《黑暗之心》(Heart of Darkness) 的恐怖,無疑是奧斯卡的最大遺珠之一。

《失控少年兵團》是導演阿雷漢卓蘭迪斯第二部劇情長片。

導演阿雷漢卓蘭迪斯。

青少年,是處在既非孩童,也非成人的尷尬時期;少年兵團看上去不像一般人類,卻也不是野獸;他們生活在彷彿仙境的地方,卻處在戰爭惡劣的環境下。

電影始終沒有明確指涉他們正在經歷什麼戰爭、在怎樣的歷史背景下,而戰爭的場面甚至幾乎只在景框外發生。導演似乎打破了所有可以分化的概念──孩童與成人、人性與獸性、天堂與地獄等等,並且去除掉明顯的故事元素,讓電影處在某種模糊的狀態,讓觀眾在無意識之間感受到某種如夢又身歷其境的氛圍。

《失控少年兵團》飾演 Swede 的勞拉卡斯特里翁 (Laura Castrillón)。

「Swede」勞拉卡斯特里翁

 

攝影、配樂、剪接,三位一體的夢境般體驗

本片中的這種夢幻感受,可說也歸功於攝影、配樂、剪接的巧妙搭配。比如說,草原上殘留的石形建築,它斑駁的白、它的人造感,不像屬於這環境的產物,然而它在鏡頭的一再出現,恍如有種庫柏力克 (Stanley Kubrick)《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 神秘黑石碑出現的那種超現實感。

阿雷漢卓蘭迪斯導演作品,電影《失控少年兵團》中矗立在雲深處的石碑。

相似的超現實感,也出現在傳令官開頭帶來的乳牛「Shakira」上。鏡頭以不中斷的搖鏡,拍攝傳令官來回走動的時候,但每每都搖到背景出現乳牛為止,這群少年兵團的使命,就是保護好這頭乳牛,就像他們看管人質一樣,用牠帶來的乳汁讓自己更加健壯;而在高地上飼養僅僅一頭乳牛本是弔詭的事,野猴軍帶有野性的氣質和溫馴的乳牛又是種強烈的違和,這種突兀,似乎預示了這頭乳牛的命運。

而麥卡利維 (Mica Levi) 激昂、節奏感強的配樂也是本片當中無所不在的元素。

電影資訊

失控少年兵團 Monos

上映日期
2020/02/14
失控少年兵團_Monos_電影海報

劇情

★ 2019 日舞影展評審團特別獎。 從哥倫比亞與世隔絕的青少年游擊隊,接受教官的嚴格訓練,在教官的離去後,他們奉命看管人質。然而,指揮者教官的逝世,更讓這群小團體分崩離析。導演直指本片回應哥倫比亞內戰數十年的景象。 電影講述在拉丁美洲一座與世隔絕的山丘上,駐守著八位少年兵,在這個現代文明無法涉足的蠻荒之地,他們建立起屬於自己的儀式和生活,接受軍事操練及勞動的同時,也放縱狂歡。來自「組織」的長官傳來命令,指示他們看守美國俘虜與一頭乳牛,但不經意地一聲槍響,卻讓團體開始分崩離析。面對戰爭烈火延燒,暴力與死亡的陰影投射在他們稚嫩的心靈與軀體,他們被迫進入叢林,面對真正的恐懼......。

IMDB
7.2
Rotten Tomatoes
93%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失控少年兵團_Monos_電影海報

關於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