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她們》與小說《小婦人》有什麼不同?這 3 大差異讓《她們》有資格角逐奧斯卡劇本獎!

但是這種摺疊手法並非《她們》改編最精妙之處,結合上述提到的後設手法,《小婦人》故事甚至成為了喬自信繼續執筆之路的根據。《她們》開場時,喬還是一個缺乏自信、僅憑一腔熱血猛衝的「作家」──她甚至不確定自己是否該繼續撰寫這些明顯無趣的題目。但是當《她們》透過後設,將喬化身成為真實世界裡的小說作者露意莎,寫作成為了她回憶美好家庭生活、與宣洩悲傷回憶的管道。《她們》的今昔對比手法,製造了更豐滿的戲劇效果,也同時更加強化了喬的創作動機。她必須得寫、她有更真實的事物可寫、那些美好的事物能夠因為她的文筆而繼續存活著。

《她們》電影劇照。

《她們》:寫作可以是一種救贖。

過往幾乎所有的《小婦人》改編,全以喬接受求婚作為結局,但《她們》無意讓結局停留在有情人終成眷屬的樣板裡──它甚至嘲諷了這種樣板。

 

3. 精緻的主題性小修改

在小說裡,艾美在準備與勞禮一起參加巴黎的聖誕舞會時,精心打扮,

「我真想讓他(勞禮)認為我看上去漂亮。」

因為她意識到勞禮「是個男人」,想要讓他為她瘋狂。但是,這不是我們在《她們》裡看到的艾美,電影裡的舞會悽慘多了:酒醉的勞禮左擁右抱,還出言諷刺艾美只是個拜金女,但是艾美沒有露出一絲討好勞禮的神情,她冷靜地反刺這個曾經是馬區四姊妹的「我們的男孩」,並且毫不留情地對他冷淡。

《她們》電影劇照。

《她們》艾美。

相同地,《她們》這樣的小修改非常地多。大姊瑪格與丈夫的衝突,在小說裡很多時候是為了她們之間的一對雙胞胎:長姐如母的瑪格,成人後繼續以母親身分而活著,成為母親似乎是她唯一的方向與歸宿。但是《她們》裡,看來瑪格的一對子女好像沒出什麼亂子──妳甚至根本看不到他們幾眼。瑪格與丈夫之間的問題,都纏繞在家中入不敷出的經濟狀況上,他們都被迫為此做出犧牲與讓步。這種改編,另一方面更加與過去小說裡大姊被視為拜金的庸俗形象產生極大的對比:那個年代的女性,根本連經濟自主的機會都沒有。想要自由,而只能透過被視為是不堪的拜金女方式,嫁入豪門才有可能。

《她們》電影劇照。

《她們》瑪格。

《小婦人》裡原有的強烈宗教意味,也被《她們》大幅刪減──可能很多觀眾甚至不知道馬區爸爸在小說裡是一名牧師、也不知道馬區家的家訓是慷慨與慈善待人。《她們》裁去了這些宗教相關的描述,而讓馬區家的善行,回歸到人性善良的本質。露意莎本身就是一位即知即行的女權支持者,而潔薇的改編,事實上讓露意莎的小說,更扣緊了露意莎自身的理念,她讓這些小說裡的女人更加立體、個性更加合理。自然,她們的困境與成長也就更加真實。

《她們》電影劇照。

《她們》。

改編劇本不是照貓畫虎,難度更絕對不比原創劇本簡單,《她們》做了一個很好的例子。葛莉塔潔薇精心打磨這個 150 年前的故事,保留它的光華、去除它的不合時宜,但卻讓所有喜愛這個老故事的人們,更加喜愛這個全新面孔的版本。評審奧斯卡的影藝學院會員們應該非常頭痛,他們得想想《她們》不能拿到最佳改編劇本獎的理由是什麼;但是觀眾就不用操這種心了,他們可以全心擁抱《她們》的精彩,感受這份劇本裡超越 150 年光陰的美麗。

 

電影資訊

她們 Little Women

上映日期
2020/01/22
她們_Little Women_電影海報

劇情

「我的夢想跟妳的不同,不代表它們就不重要。」電影改編自世界經典名著《小婦人》,並將其原著作者露易莎梅奧爾柯特的真實人生故事,復刻融入至女主角喬馬區(瑟夏羅南 飾)的生活中。 電影將透過葛莉塔潔薇的視角,重新詮釋馬區家族中,這四位個性截然不同的姊妹;她們將透過自己的信念與理想,活出橫跨時空且不受時代背景限制的生活。透過美國南北戰爭之後一個普通家庭四姊妹的故事體現人的自強自立與團結友愛,並宣揚女權意識。

IMDB
8.0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她們_Little Women_電影海報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