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輝耀姬物語》高畑勳導演耗時8年最後巨作─美麗公主的不美麗人生

電影虎蘭花

日本導演高畑勳於 2018 年 4 月,和影迷揮揮手進入另一個世界,歷經 82 年的人生,雖然常被亦敵亦友的宮崎駿蓋過光芒,高畑勳依然秉持自己的理念,以截然不同的風格,透過客觀的敘事方式建立寬闊的思考空間,在 2013 年留下歷時 8 年耗費 50 億日圓的巨作──也是最後的作品──《輝耀姬物語》(かぐや姫の物語)。

日本知名動畫導演高畑勳,《輝耀姬物語》是他歷時多年的巨作也是遺作。

高畑勳。

 

談到吉卜力,不能忘記這一位:高畑勳

對大多數人來說宮崎駿和吉卜力差不多能畫上等號,無論對動畫品質或票房都是項保證,名作不勝枚舉,除了吉卜力 LOGO 的《龍貓》(トトロ),我自己喜歡的就有《風之谷》(風の谷のナウシカ)、《天空之城》(天空の城ラピュタ)、《螢火蟲之墓》(火垂るの墓)、《魔法公主》(もののけ姫)……

等等,你可能正想要糾正我:

「《螢火蟲之墓》和《平成狸合戰》一樣,都是高畑勳導演的作品啦!」

沒錯正解!除此之外高畑勳其實也是吉卜力工作室的創始人之一哦。

吉卜力工作室動畫電影,高畑勳監督作品《輝耀姬物語》電影海報。

高畑勳監督作品《輝耀姬物語》。

《輝耀姬物語》改編自日本傳統文學《竹取物語》,講述一位竹取翁在發出炫目光彩的竹莖中,發現一位比手掌還小的公主,小公主化身為可愛的嬰兒,像是迫不及待探索人生般,短短一年長成一位美麗動人、活潑聰明的女孩,在父母細心呵護下成為高貴的公主──輝夜姬(原文應翻譯為「輝夜」),追求者不乏達官貴人,就連天皇都願意屈身求見,但這就是所謂的「幸福」嗎?

高畑勲監督動畫電影《輝耀姬物語》。

《輝耀姬物語》。

 

《輝耀姬物語》全手繪的堅持,和式美學的極致

自然樸素卻不失藝術美感的畫風,一向是吉卜力動畫的特色之一,而這部改編古老文學《竹取物語》的動畫電影,其藝術價值可謂絕品。

受到當時的日本電視台會長氏家齊一郎無虞的資金贊助,高畑勳運用相當奢華的時間和資源,在遙遙8年間挑戰全手繪作畫,張數超過 50 萬張,突破人類極限超越神之境界的動畫電影《輝耀姬物語》,通篇以簡約卻風格強烈的彩墨畫保留日本傳統之美,筆觸映襯生命濃淡,與配樂大師久石讓的曲調相得益彰,物語繪本的童趣卻滿懷感性惆悵。

改編自日本古典故事《竹取物語》的動畫電影《輝耀姬物語 》。

《輝耀姬物語 》。

50 萬張,這相當驚人卻無法立即建構概念的龐大數字,得用「看」的才行。輝夜姬的一顰一笑,直至攬起長髮的小細節,變幻細膩補捉最真實的生活;翠綠枝芽、高貴豪邸,色彩運用幕幕都如展覽畫作,無聲勝有聲的留白道出說不盡的滿溢情感。

其中一幕場景:輝夜姬衝出豪邸,墨筆強韌有力地勾勒出恥辱和憤怒的情感,身上的華貴衣裳一一褪去,什麼賢淑禮儀全拋諸腦後,視覺語言直擊心底,衝擊非同一般!

吉卜力動畫電影《輝耀姬物語》場景:輝夜姬衝出豪邸。

《輝耀姬物語》。

吉卜力動畫電影《輝耀姬物語》全手繪卻情緒濃烈的作畫畫面。

線條簡單,卻是情緒最濃烈的一幕──

 

公主的衣裳,天女的羽衣

隱藏在輝夜姬這位畫風明顯偏心,美貌和才學可傾國傾城的神祕公主,以及神話文學的故事性背後的,是能引起日夜辯爭的哲學思維,和對家庭、社會等諸多傾向的疑慮反諷。所謂「本我」、「自我」和「超我」──分別為本能欲望,人格本質與社會規範的協調,倫理道德(父親與相模大人)的束縛──三種不同面向的「我」,正是造就輝夜姬歷經興奮、期待到叛逆、壓抑、掙扎、最後淪為失望和自責的矛盾,引向最後的醒悟。 

高畑勳監督,吉卜力工作室動畫電影《輝耀姬物語》。

《輝耀姬物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