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周冬雨、易烊千璽《少年的你》:我只想保護妳

黎仰欽

初看曾國祥導演《少年的你》(Better Days) 的片名和海報,一度以為又是一部懷舊的校園純愛片,片頭開始,周冬雨飾演的英文老師陳念在課堂上解釋著「it was」和「it used be」的差別,當她說「it used to be」有「失去的樂園」之意時,鏡頭瞬間帶到陳念的校園時期,拉開故事序幕的,不是兩小無猜的愛戀,而是猝不及防的死亡事件——陳念的好友胡曉蝶跳樓自殺,底定了這部片陰鬱的基調。

青春電影《少年的你》(Better Days) 劇照。

 

在主角深刻情誼中反思霸凌

霸凌才是《少年的你》的主題,縱然許多故事都拍過霸凌,為何創作者仍屢拍不厭,因為創作者認為自己有義務,將自己所見證的社會真實面貌,用攝影機記錄下來,讓我們省思自己有無防堵或改變的可能。《少年的你》片頭更打上字卡:

「希望能匯聚社會各界的力量,來防堵校園欺凌這種普存的現象。」

片頭的提醒和警世字樣,縱然忽略了影像本身即會說話的功能,但這樣盼世界更美好的初衷和想望,依然是值得嘉許的。

《少年的你》關於霸凌的情節,讓我想到《1 分 54 秒》(1:54)(楊·英格蘭,2016)的劇情,《1 分 54 秒》的主角提姆在摯友被霸凌自殺後,自己瞬間變成下一個被霸凌者,最後一連串的事件發生甚至導向無法挽回的結局,《少年的你》的陳念,有著相仿的處境,一方面她要準備壓力沉重的高考,一方面卻要面對不肖同儕的虎視眈眈;然而較之提姆幸運的是,陳念有個名叫小北的小混混(易烊千璽 飾演)保護她。

青春電影《少年的你》(Better Days) 中的易烊千璽

一個小混混要怎麼保護陳念?初始我們也不太相信,兩人首次相遇的場景,小北即被圍毆倒在血泊中,自身都難保了,遑論保護他人?然而隨著故事的推衍,我們竟然隨著陳念沉迷於小北這種教養欠缺、卻直來直往的情義魅力,旁人看來鬼鬼祟祟的跟蹤,卻是小北信以為是的保護,一種情深不變的執念,縱然中間仍讓死性不改的魏萊趁虛而入,釀成更大的傷害,然而小北卻想到一個更無懈可擊的方法展開反擊,堅守他對陳念的情深盟誓。而這個方法,也對兩人產生了不可預期的影響。

電影《少年的你》(Better Days) 中的周冬雨

《少年的你》最令我訝異的,不是他對霸凌者的描述,或是被霸凌者的反擊,而是陳念和小北的情感結盟,無論是友情和愛情上的,全都產生在情理之中,進而輻射出整個世界無論學校、警局或社會對他們不公的態勢,讓我們能同理陳念和小北的心境,進而為他們相濡以沫的情感所懾服。

電影側寫出兩人成長時期無人依傍的情形,身邊並沒有真正可以信賴的大人,無論校長、老師或家長,他們能保護的範圍有限,或者他們只能保護自己能(想)保護的,就算是看來最能保護陳念的鄭警官,亦缺乏真正的同理心,

「成長像跳水,閉一眼就過了」

一話說得輕描淡寫,殊不知對陳念而言,這沒有盡頭的慘綠青春,連找個一起跳水的人都付之闕如,還好上天讓她碰到小北,讓她有勇氣縱身一躍。

易烊千璽、周冬雨主演的青春電影《少年的你》(Better Days) 劇照。

武裝自己是他們能應對這世界唯一的姿態,起身反擊是他們唯一能走出去的方法,曾國祥導演透過凌厲的交叉剪接,將最後兩人分別置身審訊室面對警察的口供,全都串成了我想保護你的情話,無需用閃回的手法,我們腦海中已自行回溯了兩人共度的那些美好時光,那是小北幫陳念受傷的小腿溫柔地擦著藥時,也是陳念聽著小北自述身世時的共情共感。

易烊千璽初生之犢不畏虎,在自己首次擔綱主演的劇情長片中,成功地詮釋了小北外冷內熱的特質,幾場感情戲演來都細膩動人,周冬雨自《七月與安生》(Soul Mate)、《後來的我們》(Us And Them) 到《少年的你》,演技更展現了長足的進步,陳念的倔和悍,脆弱和堅強,從開始的不許自己掉淚,到後來終受不住而情緒潰堤,盡皆體現的淋漓盡致,層次分明!若非去年中國片全面退賽,或許金馬影后之爭,勝負仍在未定之天!我們期許著今年金馬獎兩岸三地有更多優秀的影片影人共襄盛舉,同時也冀盼周冬雨下次更直擊人心的動人演出。

關於作者

看電影,愛電影,持續挖深,不斷誌記。書寫的目的不在比較,而在感知,銀幕內外持續穿透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