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1917》:清空你的腦子,把你的眼珠黏在一把無鋒的淒厲大劍上

但是狄金斯的魔法不只如此,一鏡跟拍到底的魔法很難用文字言喻,攝影機就像月球一般圍繞著主角們,但行進軌道卻是自由無礙的。許多橋段令人匪夷所思到底是怎麼拍成的,最驚心動魄的一幕,當角色跳入深淵時,攝影機竟然也跟著跳了下去,同步呈現他落水的完整過程。「一鏡跟拍到底」成為《1917》的鐵則,主角去哪,攝影機就去哪,而觀眾也被迫跟著去哪。

攝影大師羅傑狄金斯 (Roger Deakins)

攝影大師羅傑狄金斯

簡單說,攝影大師羅傑狄金斯先前靠《銀翼殺手 2049》(Blade Runner 2049) 第一次奪得奧斯卡,好像是奧斯卡補償他 12 次入圍均鎩羽而歸的遺憾,但是《1917》不一樣,《1917》裡的狄金斯手法,讓《銀翼殺手 2049》相形見拙:令人意料不到的是,《1917》裡一段照明彈曳過夜幕戲,竟然比科幻電影《銀翼殺手 2049》還更有超現實的夢幻感。狄金斯這次如果沒有拿下奧斯卡最佳攝影,這恥辱是歸於奧斯卡的。

《1917》電影劇照

《1917》驚心動魄的一幕

 

完美的令人嫉妒 光影美學交織成的娛樂之作

《1917》是純粹的娛樂,是聲光相輔相成的完美例子──湯瑪斯紐曼 (Thomas Newman) 這次的配樂亦製造出強大的戲劇效果。它是你見過最簡單的戰爭電影、也絕對是你見過最棒的以戰場為背景的驚悚電影與冒險電影。

《敦克爾克大行動》很棒,但它需要三條時間速度不同的支線互相穿插,才能織出壓迫感;《搶救雷恩大兵》很棒,但它看起來更像二戰版《里見八犬傳》,需要堆疊一個個漸漸死去的隊友來堆疊戰爭無常;《現代啟示錄》很棒,但通往內心黑暗的旅程讓它難免偏離真實;《1917》像是一把粗糙無鋒的大劍,強迫你交出眼珠黏在它的尖端,然後靈活地舞出殘酷的劍風,使你的視網膜沾上濃濃的煙塵。

《1917》電影劇照

《1917》證明了電影偉大的本質,它不是小說,本來就不需要台詞交代內容。它不是時裝秀,不是來展示模特兒有多美的。它不是歷史課試驗,不需要你學富五車才能理解。電影就是光影與聲響的奏鳴,它們才是主角,它們是用來滿足你的眼睛與耳朵的,這是專屬於電影的娛樂體驗,當然,這種體驗在電腦與手機上大打折扣——你得進戲院才能感受《1917》的魅力。

《1917》電影劇照

所有導演與攝影師都會討厭《1917》,它完美地令他們忌妒,純粹地令他們覺得自己在做白工。《1917》當然是部不摻任何雜質的無腦娛樂電影,讓人感嘆,這樣的純粹之美何時才會再來。

電影資訊

1917 1917

上映日期
2020/01/30
1917__電影海報

劇情

第一次世界大戰進入最激烈之際,兩名年輕的英國士兵史考菲(喬治麥凱 飾)以及布雷克(迪恩查爾斯查普曼 飾)受到指派,執行一場看似不可能的任務。他們必須和時間賽跑,冒險進入敵區傳遞一個重要訊息,試圖阻止一場對數百名士兵的致命攻擊——其中包括布雷克的親兄弟。

IMDB
8.3
Rotten Tomatoes
89%
PTT
好雷
60%
觀看完整介紹
1917__電影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