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興風作浪,只怪浪太狂」:瓦昆菲尼克斯如何嚇呆金球獎?

他與魯妮瑪拉已經在今年 7 月正式訂婚了,交往 2 年多然後訂下終身盟約,這在好萊塢根本是天方夜譚。想必新科影帝一定要對嬌妻獻上真摯的感謝,而我們看到瑪拉已經一臉甜笑等著老公的下一句讚美……然後……沒了,瓦昆只講了一句「魯妮」之後就沒了,今晚金球獎 2 百位明星嘉賓又不免尷尬了一陣。

瓦昆菲尼克斯與未婚妻魯妮瑪拉。

魯妮與瓦昆

「其實跟大家想的不一樣,」

瓦昆好像突然想到什麼,又或者是想為今晚的尷尬下個結論,

「我從來都不想興風作浪……呃……但是……是浪自己他媽地太張狂了。」

這算是今晚的結論了,瓦昆後來又說了 30 秒左右,提到了澳洲、感謝大家給我機會、感謝大家支持我、我們應該奉獻生命做出改變、不要再坐私人噴射機去加州棕櫚泉參加影展、我非常感恩……說實話,最後這 30 秒才稍微有點像過往的影帝影后致詞:混亂無章、硬要提到一些環保議題、大家一起努力、然後感謝連發。剛剛 2 分鐘髒話連發的尷尬好像是上輩子的事,偏偏最後瓦昆離去前,彎腰從地上撿起了獎盃──瞬間又讓人尷尬了一下……原來他把貴重的獎盃放在地上啊……

瓦昆菲尼克斯:「我從來都不想興風作浪,是浪自己他媽地太張狂了。」

這只不過是前戲,是的,他下台之後典禮繼續,但得獎人得到後台接受媒體聯訪,這裡沒有勞勃狄尼洛也沒有馬丁史柯西斯 (Martin Scorsese) 這些影壇宗師,也沒有電視台直播。瓦昆某種程度上原形畢露──別忘了他最討厭記者採訪了。況且他根本沒有意識到得獎之後還要接受採訪,他以為只是簡單地捧著獎盃拍拍照而已,他上台後就指著角落他的公關團隊說:

「他媽的他們在搞我……我不是開玩笑……我以為只是來拍照而已……」

今晚他的公關團隊當中應該已經有人心臟病發死亡了,如果沒有,等等就要死了。

瓦昆菲尼克斯曾表示他最討厭採訪。

瓦昆笑笑的,彷彿他雖然被整了但心情還不錯,偏偏第一個問題馬上就直擊他的痛點:

「請問你為了演出這位錯亂的超級反派,做了哪些準備或研究呢?」

今年《小丑》已經上映 3 個月了,在無數次(令瓦昆痛苦)的採訪當中,他已經被問了這個問題無數次了。

「這根本是老問題了,」

瓦昆露出了極不耐煩的鬼臉,

「這不是舊聞了嗎?我感覺我已經講了整整六個月了,怎麼了?不是嗎?你希望聽到不一樣的答案嗎?我是不是要小改一下還是你希望我怎麼做?」

記者們一片無聲,彷彿等著被勃然大怒老師懲罰的十秒前。

「小丑」瓦昆菲尼克斯。

為什麼要把場子搞得這麼冷?

其實記者沒有錯,問這些問題也沒有錯,這些制式的流程幾乎已經是好萊塢數十年的慣習了。想想小勞勃道尼 (Robert Downey Jr.) 回答「你為演出鋼鐵人做了什麼準備」或「鋼鐵人改變了你的人生嗎」這種問題,可能已經有上億遍了。不同的媒體往往都有相同的發問公式,我們可以說這是新聞業怠惰的表徵,但是這也是多年影劇產業演化之後的結果──不會有明星希望媒體一天到晚提出「你對小丑可能罹患的精神症狀有任何理解嗎」這種得當心理醫師才知道的問題。

瓦昆菲尼克斯與莎拉海蘭

這只是瓦昆不適應好萊塢的另一個證明,奇妙的是,這麼多年來他一直無法適應,但好萊塢媒體仍然不適應這位已經拿過兩次金球獎獎座的傢伙,竟然還是不適應好萊塢生態。

「瓦昆在金球獎狂噴髒話」

「瓦昆再度發射冰凍地圖砲給記者下馬威」

這樣的新聞標題,在典禮過後 24 小時內頻頻出現。

77 屆金球獎影帝瓦昆菲尼克斯以及入圍最佳戲劇類電視女主角的瑞絲薇斯朋,曾在《為你鍾情》同台演出過。

也許,明星不一定要做個明星,但在頒獎典禮這種要求明星一定得有明星樣的場合,瓦昆最好的策略,也許是遵循本屆金球獎主持人瑞奇賈維斯 (Ricky Gervais) 的建言:

「我這個主持人建議稍後的獲獎者們應該這樣做:『上台,領取你那小小的獎座,謝謝你的經紀人與你的上帝,然後他媽的滾蛋好嗎?這個典禮已經有 3 小時長了!』」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