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興風作浪,只怪浪太狂」:瓦昆菲尼克斯如何嚇呆金球獎?

Beyond 唱過,

「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海闊天空雖然瀟灑,但這幾天的金球獎典禮上,在全球觀眾、影迷與媒體最關注的時刻,他的瀟灑實在過了頭了,一時連尖牙利齒的媒體們也不知如何應對。瓦昆菲尼克斯 (Joaquin Phoenix) 今年才 45 歲,但他的前半生已經夠不羈放縱愛自由了,而這晚他在獲頒金球獎影帝時驚世駭俗的演說,從台下勞勃狄尼洛 (Robert De Niro) 緊抿嘴唇死魚眼的表情看來,也許很多人不會想原諒他。

瓦昆菲尼克斯在《小丑》裡的演出備受肯定,成為今年金球獎的影帝。

但這絕對是瓦昆事業生涯中最亮的時刻,他已經許久沒有參加主流電影演出,自然,主流電影仍然將他視為好萊塢最後一塊珍寶,大型電影公司想要他成為漫畫超英雄、想要他成為浩克、蝙蝠俠與奇異博士或是《阿基拉》的鐵雄──想要他成為那些可以賺很多錢的主流角色。但是不管是主流或另類、不管是撈錢電影或是大師藝術之作,瓦昆的選擇永遠撲朔迷離。他似乎不在意錢、但似乎也不在意推進自己的藝術成就,某些男演員極力想與所有一流大師導演合作賺取經驗值,但這種事瓦昆也沒興趣。

「小丑」瓦昆菲尼克斯。

《小丑》

 

瓦昆菲尼克斯讓金球獎有點尷尬?

你知道我們不喜歡什麼樣的人嗎?不是令人討厭的人,而是我們不知道他喜歡什麼的人,瓦昆也許就是最好的例子。無欲則剛,一定得剛,因為沒有人能透過特定的慾望滿足他,不知如何投其所好,更加不知何時會投其所恨。你 google 不到他喜歡什麼,但只要輸入「Joaquin Phoenix hate」,google 馬上貼心地補上一串厭惡名單:他討厭脫口秀、他討厭採訪、他討厭吉米法隆 (Jimmy Fallon)、他甚至討厭小丑、他還討厭奧斯卡。

大衛賴特曼採訪瓦昆菲尼克斯,他尷尬的表情已經說明採訪的情況。

接受美國電視主持天王大衛賴特曼採訪,超尷尬

會說奧斯卡獎季「完全是狗屁」的人,對金球獎應該也不會有好臉色。偏偏今年就是這麼不幸,《小丑》(Joker) 就電影整體面來說,不是今年最好、甚至排不進前五名內的電影,但是瓦昆的演出是整部電影裡最亮眼的存在,如同《茱蒂》(Judy) 一般,這兩部電影就像是專程只報名男女主角獎項而已,而瓦昆與芮妮齊薇格 (Renée Zellweger) 的演出也的確是他們生涯的高峰層次。因此今年一定有尷尬:沒有人會不喜歡這種同額競選的完美狀況,但只有瓦昆,他就是那個「沒有人」。他一定會上台領獎,而他一定要把場子搞得冰封三尺。

2020 年金球獎影帝瓦昆菲尼克斯。

果然,他獲得影帝了、他上台了、他感謝了好萊塢外國記者協會、提到極端氣候與工廠化養殖之間的關係……這些話實在很難讓人相信他是真的關心這些議題,或者說他也許真的關心,但他表現出來的樣子卻如此痛苦與不耐煩──彷彿他在台下剛中了兩刀三槍,讓他得壓抑極大的痛苦才說得出這些話。但是這種言不由衷也不過堅持 30 秒左右,瓦昆突然像是如釋重負一般露出笑容地說,

「我們都知道根本就沒有什麼他娘的最佳男主角。」

鏡頭照到台下演戲已經超過 40 年、這次演出《教宗的承繼》(Two Pope) 卻敗給瓦昆的強納森普萊斯 (Jonathan Pryce),他聽著這屆的影帝在台上大噴 fucking,臉上一片虛無。

《教宗的承繼》演員強納森普萊斯也被金球獎提名最佳男演員。

阿公不爽

「這種競賽只不過是用來為電視節目能多賣幾個廣告而已,我深受來自於你們的啟發,我們都知道,我們之間根本就沒有他媽的競爭,」

瓦昆繼續對著台下同樣入圍最佳男主角的演員們,狂噴髒話連發的致敬,而狄尼洛一臉「你他媽是在公三小」的表情,

「我他媽的是你們的學生,我不敢相信你們在這一年所做的這些美麗精緻又獨特的表演……但是我真的備受榮幸能與你們相提並論。」

台下的掌聲零零落落,連平常很會講下流笑話的蒂芬妮哈戴許 (Tiffany Haddish) 都一臉生無可戀。

曾在《小丑》當中與瓦昆菲尼克斯同台演出的勞勃狄尼洛。

阿公不爽

他也提到了《小丑》導演陶德菲利普斯 (Todd Philips),菲利普斯在這部電影最大的成就,就是竟然說服了瓦昆,演出他一向沒有興趣的漫畫角色。

「陶德,」

瓦昆停頓了一下,斜斜地看著台下的導演,大家開始害怕他又要如何傷害這個讓他今晚可以站到台上的導演,

「你是一個這麼棒的朋友與工作夥伴,而且你說服了我參加這部電影,你鼓勵我投注一切同時誠懇面對。而我真的是個大麻煩 (pain in the ass),我不敢相信你為我做了這麼多,我真的欠你太多。」

好加在,瓦昆沒有再亂說話了,老天保佑。

瓦昆菲尼克斯的致詞令台下聽眾一陣尷尬。

他提到下一個要感謝的人:

魯妮 (Rooney Mara)。」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