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那一夜》當慈母為子弒夫變成殺人犯──

黎仰欽

在一個大雨滂沱的夜裡,一名母親田中裕子 飾)走進屋內對著三名孩子說:

「我殺了你們的父親,從此之後你們可以自由自在的活了!」

母親去自首後,留下三個驚愕、不知所措的孩子。往後的十五年裡,三兄妹各自面對不同的人生際遇,患有口吃的長男大樹(鈴木亮平 飾)求職處處碰壁,碰到現在的妻子三四子生活才安定下來,然而他現在卻面臨要與妻子分居、爭奪女兒監護權的風暴;次子雄二(佐藤健 飾)聲稱托母親的福,無法待在老家,毅然決定去東京討生活,做起了情色雜誌的記者;小妹園子(松岡茉優 飾)因母親的事被美髮專科學校退學,美髮師夢碎的她只能在自家附近的酒吧工作。

十五年後,母親刑期服滿回家,當年的殺人事件卻登上八卦雜誌,想要重新來過的念想益發窒礙難行,而他與三名子女的關係又要如何修補呢?

改編自舞台劇,白石和彌執導的電影《那一夜》由田中裕子、佐藤健、鈴木亮平以及松岡茉優主演。

《那一夜》。

 

《那一夜》後,一家人命運頓時顛沛翻轉

改編自舞台劇,由白石和彌導演執導的電影《那一夜》(ひとよ/One Night),藉由一樁殺人事件,去呈現一個家庭從分崩離析到重組癒合的過程。母親認為讓孩子永久生活在一個免於恐懼的環境是替天行道、為所當為,雄二認為皮肉之苦只要捱過就好,但從母親殺了總是藉酒施暴父親的那一夜後,他們的人生就失去方向。

母親碾死父親的舉動,是唯一且適切的終止暴力方式嗎?大樹的口吃是先天的,還是有以致之?若是後天的,會否有時動手打老婆的舉動,也是在小時後耳濡目染下無意「習」得?

白石和彌執導的《那一夜》中,鈴木亮平、松岡茉優飾演兄妹。

松岡茉優、鈴木亮平。

電影先是讓我們看到家庭暴力的可怖,繼而讓我們看到社會暴力對三兄妹的作用和影響,其實並不亞於家庭暴力。殺人誠然有罪,然而罪不及妻孥,殺人犯的家人,誠如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死刑犯的妹妹李大芝所說:

「我們一樣有活下去的權利。」

然而劇裡的她卻需隱姓埋名,飽受媒體和鄉民暴凌。

2019 年台灣公視、HBO Asia 以及 CATCHPLAY 推出的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獲得金鐘獎多項大獎,對於殺人犯家屬所碰到的社會內外困境有著實描寫。

《我們與惡的距離》。

殺人犯的家人即便能活下去,卻不能好好活,改編自東野圭吾小說《信》的電影《手紙》(てがみ/Tegami,2006,生野慈朗 執導),片中殺人犯(玉山鐵二 飾)的弟弟山田孝之,一樣受到不平等的待遇,他被迫搬家、換工作,他想要到一個沒有歧視的地方,然而這樣的地方竟然覓尋不著,他更怨恨起哥哥來。

改編日本作家東野圭吾作品的電影《手紙》,由山田孝之、玉山鐵二、澤尻英龍華主演。

《手紙》。

 

鈴木亮平、佐藤健與松岡茉優「三兄妹」的崎嶇人生路

《那一夜》特別的地方在於三兄妹的處境,雖然前面提過的原作曾搬演過,然而舞台劇沒有用畫面重現三兄妹長大成人後的崎嶇路途,而是隨著母親的回來,三人「被迫」回憶那些不堪和泥濘。光憑言說,我們就已能感受到這些包袱加之於他們身上的重量,近身感受那種負累揮之不去、有苦難言的晦澀。

電影資訊

那一夜 One Night

上映日期
2020/04/18
那一夜_One Night_電影海報

導演

白石和彌

劇情

15 年前,稻村家的母親(田中裕子 飾)為了三個子女的幸福將來,狠心殺死總是藉酒施暴的一家之主。那一夜,一家人的命運從此被改變,兄妹三人從此走上截然不同的人生。 佐藤健飾演次男雄二,事件之後遠赴東京,一心追逐記者夢,卻也只能在雜誌社打工勉強糊口。鈴木亮平飾演從小就因為口吃而不擅與人溝通的長子大樹,目前與妻子分居、爭奪女兒的監護權中。松岡茉優飾演因為被貼上「殺人犯女兒」的標籤,不得不放棄成為美髮師的夢想,而在酒吧打工的妹妹園子。 十五年後,母親刑滿依約回到老家,想要修補彼此崩壞的關係,當年的事件內幕卻在此時登上八卦雜誌。家人的羈絆到底有多深,足以克服一連串的謊言與背叛嗎?

IMDB
6.1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那一夜_One Night_電影海報

關於作者

看電影,愛電影,持續挖深,不斷誌記。書寫的目的不在比較,而在感知,銀幕內外持續穿透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