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有成!評斷 2010 年代最精采的超英雄電影 (七) (完):別忘記這個星球,曾經為超英雄瘋狂十年

2019 年

美國上映超英雄電影:

2019/3/8:《驚奇隊長》(Captain Marvel)

2019/4/5:《沙贊!》(Shazam!)

2019/4/12:《地獄怪客:血后的崛起》(Hellboy)

2019/4/26:《復仇者聯盟 4:終局之戰》(Avengers: Endgame)

2019/6/7:《X 戰警:黑鳳凰》(Dark Phoenix)

2019/7/2:《蜘蛛人:離家日》(Spider-Man: Far From Home)

 

2019 年最佳超英雄電影: 《復仇者聯盟 4:終局之戰》

2019 年上映的《復仇者聯盟 4:終局之戰》打破《阿凡達》長達十年的影史最高票房紀錄,成為歷史上最賣座的電影。

今年已經是連續第四年,每年都有 6 部超英雄電影上映。但是別忘了,我們在系列文章一開始已經提到,我們排除了一些「類」超英雄電影或是超英雄動畫電影。因此如果加上《異裂》(Glass) 或定位有點尷尬的《小丑》(Joker),今年就有 8 部類型電影。這樣看起來,觀眾似乎仍然很樂意,幾乎每隔月餘就花錢欣賞超英雄的活躍。但是事實上,超英雄風潮也已經逐漸顯露疲態。

不應該在 2019 年才上映的《地獄怪客:血后的崛起》與《X 戰警:黑鳳凰》,都是經歷數次重大補拍、並且延遲十數個月才上映的電影。而它們上映之後,不管是評價或票房都淒淒慘慘──超英雄電影再也不是躺著拍躺著賺了。

賽門金柏格執導的《X 戰警:黑鳳凰》票房失敗,風評也不好。

《X 戰警:黑鳳凰》

《X 戰警:黑鳳凰》原本就有一大堆令你悲傷的理由:它改編的原著故事《黑鳳凰傳奇》(Dark Phoenix Saga) 原本就很悲傷;隨著福斯影業被迪士尼併購, X 戰警們也確認將會併入漫威電影宇宙,凱文費吉 (Kevin Feige) 都說了,需要花上至少五年的時間才能讓 X 戰警準備好現身;還加上它的製作過程風波不斷,不停地補拍導致它延期再延期;最後更感傷的,一手打造這個系列的導演編劇布萊恩辛格 (Bryan Singer) ,竟然無法親手為它送終。最後一個悲劇就沒那麼複雜了:觀眾完全不買帳這部被砍得千瘡百孔的電影。

《X 戰警:黑鳳凰》經歷多次補拍,拍攝過程相當艱辛。

《X 戰警:黑鳳凰》

《地獄怪客:血后的崛起》的故事跟《超人》同源,都是個異世界孤兒找尋自身定位的悲涼故事。問題是《地獄怪客:血后的崛起》不但大膽地全面提升血腥尺度,還大膽地問了一個太尷尬的問題:地獄怪客是不是應該跟全世界的魔物、鬼魂與怪獸站在一起,共同推翻殘暴無情的人類?這是個顛覆性的想法。

《地獄怪客:血后的崛起》雖由原著漫畫作者親自編劇,有著 R 級電影的血腥暴力, 然而淪為 2019 年另一部票房評價均不佳的英雄作品。

《地獄怪客:血后的崛起》

但問題是,《地獄怪客:血后的崛起》挑起了問題,卻草率地回答。讓人困惑,為什麼劇情要這樣自找死路?中二的地獄怪客喋喋不休中二的問題,最後又中二地逃離早已有了答案的問題。我們終於獲得了《地獄怪客 2:金甲軍團》(Hellboy II: The Golden Army) 之後等待 11 年問題的答案,竟然只是「中二」兩字。

《地獄怪客:血后的崛起》劇照。

《驚奇隊長》與《沙贊!》繼續延續去年好萊塢開始針對特定族群的實驗風格:它們不期望所有人都喜歡,但求女性族群與家庭族群能夠買單。這次的實驗仍然是成功的,即便是較低成本也較無強力靠山的《沙贊!》,也賣了一個小而美的格局──考量到電影公司多年來一直想把《沙贊!》拍成《黑暗騎士沙贊!》,這種結局真的讓人感動到泫然欲泣;

《沙贊!》是由柴克萊威主演的 DC 漫畫改編電影,普遍獲得正面的評價。

《沙贊!》

《驚奇隊長》更是直接複製了《黑豹》的成功,這是部極度強調女性當家的電影。雖然它不算是女權史上最棒的娛樂電影,至少它也沒有笨到把男人演成刻板印象的沙豬:《驚奇隊長》裡的男性反派更過分,他們抹殺了女人成為一個人的機會,讓她成為完美的制度工具就好了。它的結局也很女性化,不是那種典型的善惡大決戰,而是徹底釋放自己的自由。

《驚奇隊長》為漫威首部女性獨立英雄電影,由影后布麗拉森主演。

《驚奇隊長》

如今女權議題在好萊塢變成一個進退兩難的尷尬,但問題的根源也許有個顯而易見的方向:現代女性是否只是在求個自由?《驚奇隊長》號稱是漫威最強者,這其實是最大的諷刺:妳得強到壓倒所有男人與其它女人,才能享受做自己的機會。

《驚奇隊長》劇照。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