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宅急便》30 周年紀念(下):墜落地面之前的奮力飛升,改變了吉卜力的命運

宮崎駿與鈴木敏夫,正煩惱著該如何切入《魔女宅急便》的改編方向時。製作過每一部吉卜力電影的監製鈴木突然想到:「宮崎先生似乎從來沒有正面創作過關於青春期的題材呢。」

複習上一集 >> 《魔女宅急便》30 周年紀念(上):原來這是本鄉巴少女闖都會的兒童小說啊

《魔女宅急便》

《魔女宅急便》

事實如此,不管是《風之谷》、《天空之城》或是《龍貓》,吉卜力電影裡總有許多非日常的少女們,進行著非日常的冒險。而這些少女主角似乎永遠都不會有面對成為大人的困惑 ── 她們通常都是被迫一夕面對某個成人等級的殘酷選擇。那麼,在宮崎駿的腦海裡,在一個沒有飛行石的真實世界之中,青春期該會是什麼模樣呢?

宮崎駿立刻拿出了筆,畫下了大大的蝴蝶結。

「這就是青春期,這個守護著少女的蝴蝶結,我想就是青春期。」

《魔女宅急便》

《魔女宅急便》

於是,帶著大紅蝴蝶結的琪琪誕生了。宮崎駿的青春期可沒有什麼「讓我們看雲去」的陽光活力,他的琪琪,會在清晨偷偷去上廁所、出來後會非常在意外面有沒有人;雖然獲得了工作機會,但坐在櫃檯一臉無聊;前一秒才說沒錢了只能吃鬆餅,下一秒看到櫥窗裡美麗的紅鞋,還是會不由自主地說著「好漂亮唷……」。這些第一次面對童真與現實之間落差的青澀苦甜反應,是宮崎駿對青春期的想像。而這樣的琪琪,並不是角野榮子的琪琪。

《魔女宅急便》:少女開始學習承擔大人的責任,難免不耐

《魔女宅急便》:少女開始學習承擔大人的責任,難免不耐

數十年後,作品被大改的角野,只是雲淡風輕地表示,她也非常喜歡與小說有很多不同的吉卜力電影。而且因為電影,原本受歡迎的《魔女宅急便》小說更加備受注目,引領她繼續創作這個題材。最後角野榮子撰寫了另外 5 本續集,琪琪在最後一本《魔女宅急便》系列小說裡,已經與宅宅男孩蜻蜓成婚了,兩人也有了一對雙胞胎。

最後一本《魔女宅急便》小說《各奔前程》

最後一本《魔女宅急便》小說《各奔前程》

但話說回來,在當年製作時,角野榮子其實沒有那麼看得開──她與宮崎駿對少女的定義有很大的差距。角野、鈴木與宮崎三人對此進行了非常漫長 ── 而且慘烈 ── 的溝通,最終才完成了我們看到的《魔女宅急便》。

慘烈不只是在與原作者的溝通之中,事實上,吉卜力內部的溝通才是真正慘無人道:為了一雪前兩部用心做卻被雷親的票房不利成績,吉卜力決定徹底整頓內部的製作流程。改變了《魔女宅急便》的宣傳方式、改變了籌募製片資金的管道、啟用更多新生代的製作人員 ── 後來電視動畫《攻殼機動隊》的導演神山健治,當年不過 20 歲出頭,也以外包身分參與背景繪製;

《魔女宅急便》

《魔女宅急便》

畫風洋溢精密機械感的大師森本晃司,當時也應執行監製田中榮子之邀,加入了《魔女宅急便》的原畫工作。這些吉卜力去舊換新的改革,不是一時興起,而是為了從根本拯救這間搖搖欲墜的年輕公司 ── 員工的不滿與票房低落,就要毀了吉卜力。

宮崎駿自己甚至已經抱著最後一攤的必死決心,這部電影如果再不奏效,他就會毅然決然結束這間日後成為世界動畫翹楚的工作室。但是,這些決心與改革,無法保證《魔女宅急便》的製作過程平順,反倒掀起更大的波瀾。

當時的宮崎駿

當時的宮崎駿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