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宅急便》30 周年紀念(上):原來這是本鄉巴少女闖都會的兒童小說啊

想到頭快炸的鈴木敏夫,還得向剛忙完的宮崎駿報告讀書心得,他刻意想要避開內容兒童導向的事實,試圖說服宮崎駿,這本書絕對是他會有興趣的方向:「《魔女宅急便》不是小朋友讀的小說唷,這是年輕女生的故事唷。」如果角野榮子就在現場,我打賭她絕對會掄起掃帚把吉卜力砸爛。

《魔女宅急便》

「我比喻一下好了,」鈴木繼續他瞎子摸象的描述,「這個故事是一個離開鄉下到東京、開始學習一個人生活的女生故事。手上有點閒錢、跟新朋友們相處時也很快樂,可是回到只有自己一個人的公寓時,寂寞就悄悄地迴繞在身邊。宮崎先生覺得朝這個方向發展,這難道不是一個很不錯的電影題材嗎?」哇喔,年輕女性學習獨立自主,這完全是喜愛強韌女性的宮崎駿的天菜。「原來如此!這題材很有趣耶!」宮崎駿一口答應了這個計畫。

《魔女宅急便》

但總有漏餡的一天:當時身心疲累的宮崎駿,已經決定放手讓《魔女宅急便》給年輕同仁們製作。此時質疑自己創作觀是否曲高和寡的宮崎駿,決定由小他 18 歲的片渕須直來擔任《魔女宅急便》的導演,而本人退居編劇的職位。問題來了,整個劇組裡也許唯一需要讀完整本原著小說的成員,可能就是編劇,代表宮崎駿當然也得自己讀一遍《魔女宅急便》。不讀則已,讀完之後才發現自己上了大當:這哪是什麼少女離鄉背井闖天涯、夜裡喝杯小酒細數新鮮人傷痕的故事啊!

《魔女宅急便》

宮崎駿赫然發現這跟他幾個月前的想像大相逕庭,吉卜力的頑固大叔生氣了。「鈴木先生你得負起責任!你得幫忙一起寫劇本!」而吉卜力產生劇本的過程無比慘烈 ── 超過半數的吉卜力電影劇本都由宮崎駿自己執筆,進入寫劇本模式的他,可以連續數天工作都不休息,而這次鈴木敏夫也被拖下海一起參加無止盡的加班。

有點諷刺的是,最終《魔女宅急便》的演職員表上,編劇一欄只寫著宮崎駿的名字,但實際上鈴木也是參與劇本開發的一員 ── 這位吉卜力的監製不只是監製而已,他幾乎無役不與,難怪會被戲稱為吉卜力幕後的黑手。

編劇的位子上只寫著宮崎駿的名字

編劇的位子上只寫著宮崎駿的名字

但是兩個臭皮匠未必能勝過諸葛亮,宮崎駿找不到《魔女宅急便》的改編方向,鈴木敏夫也是。某天開會後他們在街上散步,到咖啡店休息時,兩人仍在煩惱。「該怎麼拍這部電影好呢?」宮崎駿疑惑著。

繼續閱讀下一集:《魔女宅急便》30 周年紀念(下):墜落地面之前的奮力飛升,改變了吉卜力的命運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