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宅急便》30 周年紀念(上):原來這是本鄉巴少女闖都會的兒童小說啊

坐在小說家角野榮子面前的,是動畫監製鈴木敏夫。他小聲地說:「宮崎駿這個人啊,是有名的會亂改原作的傢伙啊……」而對於身為原著小說作者的角野來說,這句話應該算是為彼此的合作,直接判定了死刑。角野壓抑著許多質問,只回答:「標題跟角色名稱可以不要動嗎?」「世界觀可以不改嗎?」

而這,只不過是多災多難的《魔女宅急便》製作過程當中的小顛簸而已。最終,歷經艱難完成的這部感動人心動畫電影,許多年來獨佔吉卜力史上最賣座電影的寶座,今年雖然迎接了上映 30 周年的紀念,至今仍然深受全球觀眾的喜愛。

《魔女宅急便》

宮崎駿當時正處在製作《龍貓》的後期,每天超過 15 個小時以上的工作量,讓他幾乎已經被巨大森林妖精吸走了全身的精力。要求自己(還有他人)工作態度只能是「全力投球」的他,卻開始對「做到流汗嫌到流涎」的現況感到困惑 ── 吉卜力的《風之谷》票房賣得還可以,但是後續的《天空之城》票房賣得不怎麼樣 ── 而後來上映的《龍貓》,票房仍然不見起色。此時的宮崎駿已經喪失對製作下部電影的興趣與構想──他已經快要決定關閉吉卜力工作室了。

《龍貓》

《龍貓》票房不如預期

發現《魔女宅急便》的是宮崎的老搭檔、人稱「吉卜力幕後黑手」的電影監製鈴木敏夫。他翻過這本小說,覺得也許是拍成動畫電影的好點子。但當他向宮崎提案時,卻得到疲累的電影導演疲累的回應:「現在我還在忙著處理《龍貓》呢,鈴木先生先讀完再跟我說吧?」

宮崎駿(左)與好夥伴鈴木敏夫

當年角野榮子,花了一年寫完了《魔女宅急便》作為自己 50 大壽的紀念。對小說家來說,角野榮子算是大器晚成的類型,她寫第一本小說時已經 35 歲了。但是結婚生子之後才積極創作的角野,家居生活反倒成了她創作的來源。角野 43 歲時,看到了自己女兒的一張畫,這成為了創作《魔女宅急便》的契機。

角野榮子

「女兒原本就喜歡畫畫,她12歲那時,我在她桌上看到了一張魔女的畫。騎著掃把、頭上綁著蝴蝶結、掃帚上還綁著收音機。我想著,像是這樣 12 歲的魔女,在天空飛翔的模樣感覺很有趣。當時決定下筆時,只是覺得魔女在天空飛很有趣而已。我小時候讀到《阿拉丁》時,喜歡裏頭許多魔法的描述,那時想著,如果能這樣生活,會不會太便利了啊(笑)?」

《魔女宅急便》在雜誌連載期間,迅速地獲得了讀者的歡迎。角野母女的童年回憶,喚醒了許多讀者心中對魔法的好感。

小說《魔女宅急便》

小說《魔女宅急便》插畫是由繪本大師林明子執筆

開始讀書的鈴木就沒那麼心頭暖暖了,他赫然發現自己踩進了一個大坑:《魔女宅急便》是可愛的兒童小說,但是這該如何改編成為一部電影?要拍成一部純粹兒童導向的電影嗎?這並不是吉卜力工作室擅長的領域。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