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下的機器戰警又站起來了!換個導演《機器戰警回歸》再次復活!

機器戰警》(Robocop) 要復活了……又一次!米高梅影業 (MGM) 的影史暴力動作經典電影《機器戰警》,續集計畫再度啟動了。如今電影公司已預訂了《校外打怪教學》(Little Monsters) 導演亞貝佛塞茲 (Abe Forsythe),他將編劇並執導新版《機器戰警》電影。上一次這個系列重開機在 2014 年,很明顯地沒人滿意這次重啟,而這次的新電影計畫,將直接承繼 1987 年《機器戰警》──代表目前所有《機器戰警》續集都要丟到垃圾桶。那麼這次,能給我們一次好一點的底特律機器公僕嗎?

《機器戰警》的續集計劃重啟,將交由《校外打怪教學》導演亞貝佛塞茲執導。

讓我們再次回顧《機器戰警》至今的悲劇重啟史:2011 年,巴西導演荷西派迪夏 (José Padilha) 宣布執導新版《機器戰警》時,可能是這 8 年來機器戰警粉絲最高潮的時刻。派迪夏那時只執導過兩部劇情電影,但這兩部電影都跟特種警察部隊有關、都是警力掃蕩罪惡天堂的故事。 2007 年他執導的第一部長片劇情電影《精銳部隊》(Tropa de Elite),立刻獲得柏林影展金熊獎的最高榮譽;3 年後,他執導了續集《精銳部隊 2》(Elite Squad 2: The Enemy Within),精彩依舊,而且是巴西影史上票房最賣座的電影。如果有誰要執導人間煉獄裡的鋼鐵公僕故事,沒人比派迪夏更適合──這種電影他都拍完兩部了。

荷西派迪夏的《精銳部隊》在第 58 屆柏林影展獲得最佳影片金熊獎。

《精銳部隊》

到了 2014 年,派迪夏執導的《機器戰警》上映了,然後觀眾在觀看電影的過程中,不斷地等待下一秒會出現《精銳部隊》系列帶給他們的高壓刺激黑暗感覺,等到散場的戲院燈光亮起,才發現他們被狠狠地擺了一道。幾乎沒人對《機器戰警》有好話,但其實早在這部電影第一次釋出預告時,當年《機器戰警》男主角彼得威勒 (Peter Weller) 就放了狠話:

「重製經典電影…是有罪的。」

荷西派迪夏 2014 年重啟的《機器戰警》以失敗作收。

2014 年《機器戰警》跟《精銳部隊》相比,真是天壤之別

2018 年,年輕的導演尼爾布洛姆坎普 (Neill Blomkamp)成功雀屏中選,他成為了新一部《機器戰警》的導演,他將參考舊版電影編劇艾德紐梅爾 (Ed Neumeier) 與麥可梅納 (Michael Miner) 多年前的續集劇本,還打算邀請原版戰警彼得威勒回鍋。這位宅男導演從小時候就愛死了《機器戰警》,他表示

「……我的目標很簡單,第一集劇情裡吸引孩子時的我的那些議題,如今隨著時間過去也已隨著進化。像是消費主義、唯物主義、與雷根經濟學等等,這些在 80 年代的美國發展到極致的概念,如今都更加強大。但當我年歲越大,《機器戰警》裡真正共鳴我的部分,還有自我定位,以及尋找自我定位的過程,還有這過程中的人性成分。真正優秀的故事能夠跨越時代的藩籬,它不會被束縛在特定的時空背景裡。」

1987 年保羅范赫文於片場執導《機器戰警》。

范赫文 (Paul Verhoeven) 執導《機器戰警》

「讓《機器戰警》變得很酷的因素,包括了西部電影、科幻電影與人性劇情。而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正是一個好故事當中的關鍵元素。現在《機器戰警》真正吸引我的元素,是看著隨著劇情發展,主角的記憶逐漸被喚回,而主角該如何去尋找他們遺失的定位,以及奪走他人定位的那些黑手又如何以此獲利,這些是最引人入勝之處。另外一個令我興奮的原因,是我有機會能與賈斯汀羅德斯 (Justin Rhodes) 一起合作,他添加的新元素讓故事更加完美,對一部架構在范赫文世界的續集而言,這是一部我樂於見到的電影。」

1990 年《機器戰警 2》劇照。

《機器戰警》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