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為什麼 Netflix 總是狠心砍劇?(上):糖果與鞭子

串流大戰如火如荼,這半年來,最大的影劇消息已經不再是哪部電影將要製作,而多來自於某家串流平台又決定投入數千萬美金製作新劇。這些新劇集結了數倍於電影的有名演員、改編自有名的小說原著。不只新劇,那些你喜愛的不朽經典影集或電影,也成為串流平台大撒幣搶奪的對象。從這個角度,串流平台的自製影集或電影,應該越多越好,但是看看當今串流界老大網飛 (Netflix),他們的做法卻令人摸不著頭緒:傳說網飛的自製劇總活不過三季,不管你敲碗搖旗多賣力,他們說砍就砍,這到底是什麼原因?

網飛砍劇不手軟。

有時我們甚至會懷念收視率調查公司,因為我們永遠不清楚串流平台的收視率是多少。以往收視率調查公司在電視上放紀錄盒的年代已經遠去,而串流平台們又不願意公開他們內容的收視數字。網飛是首先選擇保密的企業,連帶地其他對手們也三緘其口,連剛剛登場的 Disney+ 也敢公開宣布

「除了合作夥伴之外,我們不會公開 Disney+ 的收視數據。」

這導致一個狀況:我們無法得知每部新劇的收視數字,自然無法得知它們被砍的厄運,是否來自於過低的收視率。過往,低收視率的電視影集往往會湧入大量臨時抱佛腳的觀眾藉以救劇,現在,我們連抱佛腳的機會都沒有。

影集《螢火蟲》

影集《螢火蟲》(Firefly) 當年引起粉絲瘋狂救劇

為什麼會砍劇?即便它們已經累積了大量穩定的收視觀眾群?我們得先從網飛製作影集的成本看起:習於大撒幣的網飛,在簽訂製作合約也是出名的闊氣。不管這份合約是與其他電影公司合簽,或是自製合約,網飛都會在合約的成本數字上,再外加成本 30 % 的金額。這般闊氣讓合作的電視台,甚至在還沒製作前就已經收支兩平了。

第一季耗資高達 9000 萬美元的《馬可波羅》乏人問津,兩季後遭到停播。

影集《馬可波羅》(Marco Polo) 是網飛大撒幣的早期作品

 

Netflix 給予創作者大量金錢以及自由度

不僅如此,這只是第一季的成本,如果這齣新劇得到青睞續約第二季,那麼合約還會再做調整。網飛通常還會再增加投資,雖然增加的金額不是驚人數字,但至少也是有增加數百萬美金的例子,網飛大撒幣的功力勘與習包子一較高下。

給錢還不夠,網飛給予編劇與主創的自由也傲視傳統電視圈,已經有不少反骨製作人為此投靠網飛,像是華卓斯基姊妹,也膽敢將她們有大量 LGBT 內容的影集《超感 8 人組》(Sense 8) 放上網飛。要受到觀眾的歡迎,破壞式的創新一定是其中關鍵之一。當年的 HBO 也是因此起家,像是大膽投資全美籍非裔諧星的搞笑單口喜劇節目《Def Comedy Jam》就是。網飛希望給足創意人才足夠的空間,讓他們站穩腳步,進而製作出他們自己也會驕傲的作品。

由華卓斯基姐妹等導演製作的《超感 8 人組》獲得好評,然而一樣兩季後遭到停播。

影集《超感 8 人組》引起熱議(然後被砍了)

總結一下網飛的糖果:如果你有幸與網飛合作,根據合約你能收到網飛投資的金額,還要外加 30%;網飛也沒有(或是很少)限制不得播出的影集內容;而在第二季,你還能期望成本繼續增加、而如果你的影集能夠製播到第三季,那麼這些成本還會再繼續增加。

奧莉薇雅柯爾曼 (Olivia Colman)、凡妮莎柯比 (Vanessa Kirby) 等人主演的影集《王冠》獲獎無數,已經確定續訂第三季。

影集《王冠》(The Crown) 每集成本高達 1 千 3 百萬美金以上

但是給錢給自由,網飛有糖果,相對也有鞭子。他們統計收視習慣的方式,已經不僅限於統計這部影集的點閱率了。用戶每個月收看這齣影集的時間、影集新上架後花了多久才誘使你點開來看、用戶看到一半快轉的行為、當然還有用戶喜歡看哪些類型的作品,這些行為與資訊都被收進了網飛的統計平台,這些數據就成為了網飛監督作品成效的依據──這也就是網飛砍劇的依據。

網飛想要推出改變播放速度的功能以統計使用者觀看平台上內容的習慣。

網飛想推出加快播放速度的功能,被好萊塢人士猛烈吐槽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