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大師相見歡:史蒂芬史匹柏與史蒂芬金的不解之緣(下):心有靈犀卻屢失交臂的靈魂雙胞胎

人狼屋

導演史蒂芬史匹柏 (Steven Spielberg) 與導演布萊恩狄帕瑪 (Brian de Palma) 交情甚篤。他常去狄帕瑪的片場閒逛,甚至會抽空幫忙導幾場戲。在《魔女嘉莉》(Carrie) 的拍攝期間,史匹柏結識了未來的第一任妻子艾美厄文 (Amy Irving),與剛嶄露頭角的史蒂芬金 (Stephen King)。

史匹柏喜歡《魔女嘉莉》的概念,他從嘉莉懷特的身上看到過去的自己:敏感、脆弱、缺乏安全感,且因為宗教與鄰居格格不入的孩子。此外,史蒂芬金為他說出了難以啟齒的黑暗面,《魔女嘉莉》玉石俱焚的下場,是史匹柏再怎麼樣都寫不出來的結局。

史蒂芬史匹柏經常出現在好友布萊恩狄帕瑪的拍攝現場,圖為《疤面煞星》拍攝現場。

不只《魔女嘉莉》,史匹柏也在《疤面煞星》拍攝現場探班。

乍看之下,史匹柏與史蒂芬金有如光與影的對比,兩人的作品卻有相當多的共通點。它們對未知的事物充滿興趣、道德感強烈、自傳色彩濃厚,而且常提及家庭的崩毀與重建。唯一不同的是,史匹柏注重家庭的修復,史蒂芬金卻偏好覆水難收的結局。

「也許我真的跟史匹柏心有靈犀,」

史蒂芬金曾在臉書表示,

「我已不只一次在路上被人叫錯名字了。」

恐怖大師史蒂芬金的著作時常被拍攝成影集或電影。

史蒂芬金。

複習上篇 >> 恐怖大師相見歡:史蒂芬史匹柏與史蒂芬金的不解之緣(上):一切從《魔女嘉莉》開始

 

如果當時有網路,《鬼哭神號》的編劇就會是史蒂芬金!

兩人的命運交錯,就像小說一樣離奇。《魔女嘉莉》殺青後,史匹柏一直爭取能與這位作家合作的機會。1977 年,史蒂芬金帶家人去英國渡長假,結果在途中錯過了史匹柏的電話邀約。史蒂芬金事後才知道,他差點就成了《鬼哭神號》(Poltergeist) 的編劇,但已來不及回覆。

史蒂芬史匹柏與他的代表作《大白鯊》。

與《大白鯊》(Jaws) 背景合影的史匹柏。

「如果當時有網路不知多好。」

史匹柏回想起來仍語帶惋惜。

史蒂芬金與史蒂芬史匹柏的《鬼哭神號》電影計畫失之交臂,。

史蒂芬金編劇的《鬼哭神號》,想看嗎?

許多恐怖迷對這段往事大呼可惜。但話說回來,這兩個人的合作不一定會如預期的順利。史匹柏堅信故事主角無論如何都要像個英雄,而對史蒂芬金來說,主角本身就是恐怖的根源,唯有自我毀滅或浴火重生,才能消滅恐怖。這個差異勢必造成創作劇本時的摩擦。

史蒂芬金的成功讓他成為母校緬因大學的榮譽校友。

緬因大學報對史蒂芬金出道成功的報導,這應該是他最猙獰的一張照片。

不過,史蒂芬金仍相當欣賞史匹柏的創意(他至今仍在推特上認為《橫衝直撞大逃亡》(The Sugarland Express) 是被嚴重低估的傑作)。只要史匹柏有了新想法,史蒂芬金都會洗耳恭聽他會平靜地聆聽對方滔滔不絕的提案接著兩人在一塊討論計畫成行的可能性

導演史蒂芬史匹柏一直期待與史蒂芬金合作。

 

好想把小說《鬼入侵》拍成電影的史蒂芬史匹柏,與一再錯過的緣份

一九九六年的某天,史蒂芬金又接到史匹柏興奮的來電。

「我想拍一部有史以來最嚇人的鬼故事。」

他劈頭說道,隨後他開始大談自己的遇鬼經驗與故事構想,像位說書人一樣口若懸河。史蒂芬金也提供自己的想法,但他這次不得不承認,史匹柏的點子的確更勝一籌。

史蒂芬史匹柏到法蘭克達拉邦 (Frank Darabont) 改編史蒂芬金著作的電影《綠色奇蹟》片場朝聖。

史匹柏與《綠色奇蹟》(The Green Mile) 的電椅合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