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罪夢者》一頭霧水?深度解析夢境世界,原來他那麼重要!

地下電影

從江湖探人心,再從人心道江湖

拆解完夢境與真實,回到《罪夢者》本上,其故事根基仍舊是江湖,編導陳映蓉於懸疑類型的敘事風格中,在男兒至剛的血性裡,娓娓道來一段江湖兒女的身不由己,在橫跨 20 年的故事軸上,試圖從江湖探人心,再從人心道江湖,信手拈來皆是滿瀉的情與義,筆下的江湖,承載的是生命之重,且剛柔並濟。

《罪夢者》劇照。

細探這曲悲歌,仍舊是政商界與黑幫的角力糾葛,當掌握權勢的大佬們彼此惡鬥時,底層的小人物們也只能對命運無奈低頭,縱使百般掙扎,但最終還是一身腥,而福星(周洺甫 飾)那後那句「小弟弟別怕,那一夜我們都很害怕。」才有了雷霆萬鈞的鼻酸力道(或許能在這邊多給幾秒的鏡頭能更好),陳映蓉透過《罪夢者》想指涉與控訴的,也就不言而喻了。

再從演員群來看,張孝全、王柏傑、章立衡、周洺甫、范曉萱、許光漢等人皆交出精彩地演技,眾人彼此牽引下替全劇注入一股生命力,尤其許光漢最令人驚喜(再來是章立衡),將角色的模糊性詮釋得相當精準,亦正亦邪的特質透過銀幕竄出,緊抓觀眾,節奏頓點都微妙地掌握住精髓,給了觀眾欲探謎底的期待,演活了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且幾乎一人撐起最終章〈夜遊〉,從《戀愛沙塵暴》一路走來,到近期的《陽光普照》和《罪夢者》,許光漢的光芒已然讓更多人看見。

《罪夢者》劇照。

但演員中,賈靜雯並不能令人信服,其氣質和造型,皆是《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的新聞台主管,很難相信是與流氓廝混的小太妹,並且在單親十年後,在日常生活中,還能顧及服裝與髮型(尤其是住在環境不佳的屋宅中),從這點來看,整個劇組團隊可能要做檢討。

 

《罪夢者》轉折草率,需要觀眾「過度腦補」

另外,《罪夢者》雖然全劇相當有趣,但問題仍舊不小,在許多轉折上顯得相當草率,且皆是生硬地自圓其說,光是王小秋是如何混進警隊(假名的說服力真的太低)、挑掉縱橫黑白兩界多年的大佬萬友青,一人完成不可能的復仇時,就叫人無法置信(且中碩老闆居然會送兒子與把自己看作仇敵的小秋一起出國,也是令人匪夷所思)。張蓮生的角色(潘儀君 飾)也相當突兀,雖說是有其必要,但篇幅太少,有著強行置入之感。而丁常全找上萬有青,一人打遍眾流氓的橋段也拍得又臭又長,無論是分鏡和運鏡皆相當無聊,令人不耐。

整體來看,《罪夢者》有著需要觀眾「過度腦補」的問題,且故事線鋪陳太長,導致最終只能靠著王小秋一人收線自圓其說,不免可惜,這樣的故事應該能挖掘出更多深刻的江湖面貌。而許多鏡頭安排得讓人不明究理,搭配某些時刻主詞受詞不清不白的繞口台詞時,會讓人一頭霧水,尤其第一章〈殺人〉,陳映蓉完全捨去交代角色和故事的脈絡,而且用非線性敘事打破節奏,很難處理,也的確處理得不夠好,這對台灣觀眾是很挑釁的做法,多數觀眾可能沒辦法「撐過」首集,但其實,本劇在這樣的高度風格化中仍舊有可觀性。

《罪夢者》劇照。

而 Netflix 不同於其他串流,全集上架的優勢就出來了,看完第一集如果願意試著繼續往下看,故事會慢慢地拼湊出全貌,會發現其風采和迷人之處,而且劇中角色背後的利益關係,彼此需要彼此的動機明白,立意清楚,從這點來看是禁的起縝密推敲,且不得不提本劇使用的歌曲,梅豔芳與流氓阿德皆道盡了江湖兒女的無奈與遺憾,雖然將〈虧欠〉一曲拍成大型 MV,但不可否認的是,其畫面和音樂相輔相成,映照出濃厚的男兒情,瀟灑與白蘭重逢時刻真的拍出了 10 年前後的美感。

最後還是得說,《罪夢者》並不像《我們與惡的距離》能開啟台灣社會不同價值間的對話,它也無意肩背這樣的重責,雖說仍有一定的缺失,但《罪夢者》並不難看,也的確有意思,而且它就是一部關於兄弟、幫派、俠義、愛情的懸疑類型片,它就是陳映蓉心中的台灣江湖。

《罪夢者》劇照。

《罪夢者》結束後,Netflix 華語原創尚有《極道千金》和《彼岸之嫁》要推出,前者為《六弄咖啡館》知名作家暨導演吳子雲執導,找來劉以豪和劉奕兒主演,在台北、高雄等地取景,描述從小在黑道爸爸庇蔭下長大的女孩,因喜歡上巨星,決定不顧一切接近他;後者則改編旅美華裔作家朱洋熹的暢銷榜小說《鬼新娘》,並採用郭修篆、何宇恆的雙導演模式,並找來吳慷仁、黃姵嘉等人,聚焦於 1890 年殖民時期的麻六甲,並描述一樁神祕謀殺以及橫跨陰陽兩界的婚姻故事。

不管《罪夢者》的成績如何,Netflix 接下來的華語原創,肯定能帶動台灣影劇產業,並激起一道極大浪花,作為影迷、劇迷的我們,仍舊期待與盼望。

關於作者

相信電影是每秒24格的謊言,但還是甘願栽進謊言中。希望以文字讓更多人在謊言與真實間找到一點人生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