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金翅雀》普利茲獎小說改編電影:名畫命運多舛,悲傷沒有出口

圓點點

2019 年出品的《金翅雀》(The Goldfinch) 根據普利茲獎小說改編,約翰克勞利 (John Crowley) 導演,安索艾格特 (Ansel Elgort)、妮可基嫚 (Nicole Kidman) 主演。

《金翅雀》劇情描述十三歲的席歐(Theo Decker)因一場大都會博物館的爆炸案失去母親,日日活在自責中。席歐輾轉遇上了溫暖的養母,又回到酗酒父親身邊,最後落腳古董傢俱商霍比的店。成年的他,成為一名古董銷售業務,卻與當年他和母親觀賞的名畫「金翅雀」一樣,光鮮亮麗,卻無法自由。

《金翅雀》由《愛在他鄉》約翰克勞利執導,安索艾格特、妮可基嫚主演。

 

沒有出口的悲傷

電影由《愛在他鄉》(Brooklyn) 約翰克勞利執導,將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喪親之痛與名畫下落的秘密,交織出愛與救贖的精彩篇章。

悲傷是很難形容的,他有他的歷程、樣貌,甚至是顏色與氣息。本片用時而溫暖、時而冰冷與灰暗的採光,交錯描述席歐懞懂無知與意氣風發的不同階段,有逃避人生而墮落的不堪、居無定所的恐懼、注定別離的焦慮、友情的嘎然而止,更麻煩的是害怕偷走名畫的秘密東窗事發。爆炸毀了席歐的人生,一如「金翅雀」自爆炸後重生的命運,他把畫當作護身符,讓悲傷沒有出口,只能一再偽裝,又陷入無可自拔的循環。

《金翅雀》劇情跨時多年,由奧克斯弗格雷飾演年輕的席歐。

 

選角精良

本片選角非常棒,演出少年席歐的奧克斯弗格雷 (Oakes Fegley) 尤其搶眼,鏡框後面藏有銳利的雙眼,對於愛情與親情的渴望與追求,卻也被命運無情的框住了。而成年後的席歐由安索艾格特飾演,其與少年席歐擁有相似的輪廓,更令人訝異的是眼神中的哀傷與對人生的不確定如出一轍。

飾演少年席歐的奧克斯弗格雷(左)與成年席歐安索艾格特的表情相當神似,令人相信他們是不同階段的同一角色。

即便故事交錯於席歐兩個不同的人生階段,可是銜接無違和,再者剪輯與轉場的優雅設計,隱而不宣的細節暗示了犯罪與悲劇,觀眾更深入於席歐埋藏的秘密,期待名畫重見天日的時刻。

此外,妮可基嫚飾演短暫養育席歐的養母,雍容華貴,溫暖不失分寸,令人訝異的是老年的演出,不介意展現白髮蒼蒼、脖子皺紋的老態,卻在歲月的風霜中,流露出對席歐喪親之痛的同理,把闊別多年、比真的母子還像母子的親情演得絲絲入扣。不得不說妮可近年在挑選劇本與角色上的用心,即便戲份有限,也讓觀眾目不轉睛。

《金翅雀》中畫上老妝的妮可基嫚。

 

解謎的樂趣

看不透的秘密,讓故事愈看愈有趣。電影把爆炸案的過程打碎重組,讓悲傷支離破碎,宛若在眼淚中淬煉出佈滿冰紋,卻貨真價實的水晶。劇組用心至極,調來多件名畫的複製品,故事也探討了名畫被不法集團利用,私藏或是淪為交易擔保品的下場,轉個彎讓觀眾省思藝術是屬於大眾還是私人的課題。

《金翅雀》講述的是不可逆轉的喪親之痛,以及沒有人教,必須自立自強、跌跌撞撞的療癒與贖罪旅程。片子引人入勝,有解謎的驚喜、重逢的喜悅,也有錯過的扼腕。席歐看似一步錯、步步錯,但是他心中那把正義之尺依然存在,對於「金翅雀」乃至相關的人事物的情感恆久不變,絕不因失去畫作而丟了回憶,也點出了自由與放下自責是需要付出代價、割捨擁有的,可是短暫痛苦與離別,換來如釋重負,絕對值得。

《金翅雀》劇照。

電影資訊

金翅雀 The Goldfinch

上映日期
2019/10/25
金翅雀_The Goldfinch_電影海報

劇情

小名「席歐」的 13 歲少年席爾鐸戴克(奧克斯弗格雷 飾)與母親參觀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當他們在欣賞母親最愛的「金翅雀」這幅畫作時,館內突然發生大爆炸!席歐幸運地逃過一劫,卻也因此與母親從此天人永隔,這場突如其來的鉅變改變了席歐的一生,讓他展開充滿波折的人生與探索的旅程。 成年後的席歐(安索艾格特 飾)經歷了無止盡的悲傷與自責、一連串的重生、贖罪與溫暖的愛之後,當他回首生命的這一切,他心中放不下的還是那幅改變他一生的畫作:一隻腳被細細的鎖鏈綁在棲木上的小鳥兒,那個看似美麗,卻永遠無法獲得自由,同時也是母親在世時摯愛的作品:「金翅雀」。

IMDB
6.2
Rotten Tomatoes
24%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金翅雀_The Goldfinch_電影海報

關於作者

以嗑電影、寫文章、談生活為職志的影癡,用文字點亮電影是我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