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我叫多麥特》:他回來了,回來在《新天堂樂園》裡鋪滿黃色笑話

Netflix 電影《我叫多麥特》(Dolemite is my name) 有很多、很多、很多髒話,這樣的屎尿屁喜劇電影,卻被 Netflix 掛上了「感人」的標籤。這是怎麼回事?但是 Netflix 可沒搞錯。《我叫多麥特》絕對是本年度最讓人笑到流淚、感動到流淚的精采電影。用其他電影來比擬的話,我可以說,《我叫多麥特》幾乎可以稱得上「21 世紀的《新天堂樂園》」。它應該能成功刺激喜愛電影、或製作過電影的觀眾的淚腺。

艾迪墨菲 主演 Netflix 電影 《我叫多麥特》(Dolemite is my name) 。

艾迪墨菲主演 Netflix 電影 《我叫多麥特》(Dolemite is my name) 。

《多麥特》本身就是一個傳奇性的名詞,它代表著喜劇演員魯迪雷摩爾 (Rudy Ray Moore) 於 70 年代創作的舞台分身,也代表著摩爾在 1975 年推出的同名電影。多麥特是一個粗鄙、自大、卻又很有自我原則與魅力的角色,他幾乎開口閉口不離性器官與生物交尾過程──各種生物的交尾他都很有興趣。在 70 年代,美國社會表面上已經消弭了黑白種族歧視,但在娛樂文化裡,黑白卻仍然涇渭分明,這讓黑人脫口秀喜劇表演仍然處在尷尬期之中──白人不看黑人搞笑、黑人看不懂白人的笑點。

《我叫多麥特》預告:

僅有少數非裔娛樂天王能夠黑白通吃 ── 例如影歌舞三棲的小山米戴維斯 (Sammy Davis Jr.)。而就在此時,滿口髒話的多麥特卻異軍突起,他用大量非裔族群的黑話、與不需要動腦也會懂的黃色笑話,打動了黑人觀眾的心。黃色笑話與歧視笑話永遠是跨族群也能通的兩大類笑話,多麥特成功地透過不入流的低級笑哏,征服了美國每個階層的人民。每張多麥特喜劇專輯的封面上,都有大量裸女與半裸的多麥特,遠遠看就像是 A 片封面,內容卻比 A 片還要瘋狂無稽。

真實的多麥特喜劇專輯封面,放心,沒有露太多點。

《我叫多麥特》當然是 R 級分級,這部電影露點如流水,「一點」都不放過。台詞更是辛苦翻譯人員, Netflix 中文翻譯仍然在大量的性器官與比擬之下,維持原台詞的風趣程度。這部電影不是你會想與爸媽孩子一起看的電影,卻絕對會讓你得到許多專屬成人的樂趣。

《我叫多麥特》從落魄的魯迪雷摩爾在唱片行打工談起、談他如何從遊民的低級笑話裡取得靈感、談他如何燃起事業野心、賠上一切拍攝《多麥特》電影。從落魄到風光,從電影門外漢到製作完一部電影。《我叫多麥特》就像一部充滿髒話的勵志自傳,而主演這部電影的是「前天王」艾迪墨菲 (Eddie Murphy),更讓這部電影有明顯的弦外之音:《我叫多麥特》似乎也算是曾經紅極一時、後來淡出銀幕的墨菲自傳。

《我叫多麥特》

《我叫多麥特》前半段有如沒那麼抑鬱的《小丑》(Joker),摩爾苦求夜總會老闆多給他幾分鐘表演機會,但對方擺明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我叫多麥特》與《小丑》一般,大量鋪陳主角身處的不友善環境,他空有事業野心,卻沒有工作、無人賞識、連朋友都要嘲笑他的夢想。但是摩爾畢竟不是亞瑟佛萊克,他半自創半抄襲地打造多麥特這個角色,而沒有變成毀滅人間的惡魔。電影中後半段轉為摩爾堅持拍攝《多麥特》的過程,才剛有一點事業成績的摩爾,瞬間又為了籌資拍攝這部沒有電影公司青睞的電影,而傾家蕩產。他繼續被現實嘲笑著,卻依舊作著能夠超越無法出頭的父親的偉大夢想。

《我叫多麥特》

如果不是有那麼多低級笑點,《我叫多麥特》幾乎感人地像是《阿甘正傳》(Forrest Gump) 那樣的奧斯卡風格電影。艾迪墨菲這次演出這個台上猥瑣、台下黯然的小丑角色,多少有點夫子自況的意味。一票非裔明星眾星拱月,各自都有非常亮眼的表現。特別是同樣是「前動作天王」的衛斯理史奈普 (Wesley Snipe),演出顛覆形象的多爾伏馬丁 (D’Urville Martin)。馬丁算是 70 年代黑人剝削電影類型的巨星,私下做人卻沒那麼平易近人。史奈普演出這個小人可說是娛樂性十足,講話裝模作樣,完全顛覆他的英雄形象。

《我叫多麥特》:刀鋒戰士變成一個大混蛋。

說實話,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所有演員都與真實人物長相相差甚遠,包括艾迪墨菲本人,甚至與魯迪雷摩爾的長相大相逕庭 ── 一臉橫肉的摩爾看來就像個大老粗。但是墨菲詮釋摩爾年老色衰的悲哀,更加有一份他個人經歷的說服力。22 歲時,墨菲的喜劇表演《胡言亂語》(Delirious) 講了 230 次「幹」,但這不妨礙《胡言亂語》成為美國喜劇史上的經典,而且他才 22 歲。那一年他還主演了《48 小時》(48 Hr.),成為了黑白警探哥兒們喜劇 (Buddy comedy) 的經典,榮獲了金球獎入圍肯定,他才 22 歲。

魯迪雷摩爾與艾迪墨菲。

《我叫多麥特》裡的艾迪墨菲,已經沒有他 22 歲時的翹臀──他在《胡言亂語》裡講過一句非常爭議的台詞:

「同性戀們不准看我的屁股!我知道他們一直在瞄!」

── 也已經不是美國的喜劇巨星。事實上,如今好萊塢已經沒有喜劇巨星了,只有動作或偶像演員轉型搞笑的演出──就如同有些觀眾認為《死侍》(Deadpool) 是他們近年來最喜歡的喜劇電影。可是其實墨菲還在,《我叫多麥特》多少展現了他當年瘋迷全世界的魅力,證明他寶刀未老。

1983 年的艾迪墨菲宛如吃了無敵星星。

艾迪墨菲已經決定回到喜劇舞台上,即將籌備他睽違數十年的現場喜劇表演。他回來了,而《我叫多麥特》證明他真的回來了,這部爆笑中有溫馨、荒謬中有殘酷的喜劇,比他過去的電影都要真實一點 ── 它的片名也可以改成《我叫艾迪墨菲》。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