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打掉重練!為什麼《魔鬼終結者》是影史最愛重開機的電影系列?

不管如何,魔鬼終結者已經被拍賣了, T5 的翻版 T1 計畫就此告終。但事實上,這個點子卻沒有真正被消滅,因為後來真正上映的 T5 ,走的正是重製 T1 的套路。很不幸地,正宗 T5 《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再次嘗到票房與口碑探底的滋味。雖然 T5 拋出了更多可能性,但是卻很難有翻身的機會。飾演約翰康納的演員傑森克拉克 (Jason Clarke),曾經透露 T5 的下一步計畫。續集將會把劇情重心,放在半人半機械的約翰康納身上。他雖然已經被天網佔據身體,但卻仍然擁有自己的情緒。這代表著, T6 也許會持續探討這種人與機械並存的可能性──正如同 T4 曾經想要大作文章的題目一般。

史上最詭異的約翰康納

為什麼《魔鬼終結者》系列一直在重開機?第一個原因很單純,因為這個系列一直在不同電影公司之間轉手,每間電影公司都有自己的考量,每次製作都是幾乎全新的團隊,以不同的思維來撰寫自己的終結者故事。

換個角度,《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 系列的世界觀設定也似乎一直在變動,但是這個湯姆克魯斯 (Tom Cruise) 的親兒子,誕生的目的卻從來沒變過,那就是讓老爸當好當滿他的伊森韓特 (Ethan Hunt)。每部《不可能的任務》都是韓特的個人跨國大冒險,其他的角色與劇情都只是在豐富韓特行動的合理性而已。

短髮、長髮、短髮、長髮、長髮、短髮,差別就是這樣

但是反觀《魔鬼終結者》,主角一下是現代的約翰、一下是未來的約翰、一下是還沒變媽媽的龍后莎拉,這個系列似乎無意專心經營一個能讓觀眾喜愛的角色。

第二個原因在於,每次改版都錯判了《魔鬼終結者》的核心價值。《魔鬼終結者》看起來是一個世界觀浩大的故事,牽扯到現代與未來、人類與終結者。但事實上這個看來很科幻的故事,卻不是一般的科幻史詩:這些科幻設定僅為了製造出一個百打不死的超級殺手而已。由頭兩集的《魔鬼終結者》觀之,這個系列更像是一部像是《我倆沒有明天》(Bonnie and Clyde) 或是《末路狂花》(Thelma & Louise) 這樣的公路電影:主角們逃避巨大勢力的壓迫,捨棄一切逃往有著虛幻救贖的明天。

《末路狂花》

卡麥隆從來不是善於設定的導演,他無意透過電影將一個完全架空的虛構世界說得滴水不漏,卡麥隆電影的本質,仍在於反抗威權的叛逆:如同《阿凡達》(Avatar) 的軍人主角、《鐵達尼號》(Titanic) 只想自由地成為世界之王的傑克、《異形 2》裡違抗公司命令的蕾普莉等等。如果有人執著於填補他遺留下的設定空白,那只會讓自己的終結者電影,距離讓觀眾懷念的終結者更遠而已。

《阿凡達》:主角甚至背離了人類,投身成為外星種族的一員

但是,《魔鬼終結者》系列難道不能探討更多關於科技發展的議題嗎?當然可以,但這一切必須架構在已經塑造成功角色的前提之上。這也許是卡麥隆等人在《魔鬼終結者:黑暗宿命》裡,請回琳達漢彌頓 (Linda Hamilton) 的原因之一。這個系列的確應該突破公路電影的窠臼,為終結者找一個可以安穩發展的未來。但這些新發展都必須建構在足以讓觀眾信任的基礎上,也就是這些數十年前我們已經熟識的角色之上。

如今,在漫威電影宇宙的成功之後,塑造有說服力的角色已經成為好萊塢製片的重中之重──一個史塔克就能撐起一部新電影。卡麥隆數十年前就已經成功過了,如今他只是讓這些不會褪色的角色再次發光而已。

莎拉婆婆

你知道《魔鬼終結者》系列與遊戲《Final Fantasy》系列有什麼相同之處嗎?答案是,他們每一代都與上一代大不相同。也許約翰、莎拉、凱爾與終結者、就像遊戲中的席德、巴哈姆特或水晶依舊會存在,但這些系列元素的定義一直在改變,試圖變得更好、更吸引客群。

只是看來,儘管《Final Fantasy》未必每次嘗試都很成功,但至少比《魔鬼終結者》系列好多了──這場顛覆自己 28 年的未來戰爭,一直變形失敗。

電影資訊

魔鬼終結者:黑暗宿命 Terminator: Dark Fate

上映日期
2019/11/07
魔鬼終結者:黑暗宿命_Terminator: Dark Fate_電影海報

導演

提姆米勒

劇情

70 歲阿諾史瓦辛格回歸,以人類型態出現,探討終結 T-800 的原始設計故事。影史科幻經典正宗續集,琳達漢彌頓(莎拉康納 飾)與阿諾史瓦辛格 (飾演 T-800)再度回歸演出兩人從影生涯最具代表性的角色,由導演提姆米勒執導、影史票房冠軍大導詹姆斯卡麥隆及大衛艾里森監製,故事背景延續《魔鬼終結者 2》之後。

IMDB
6.3
Rotten Tomatoes
70%
觀看完整介紹
魔鬼終結者:黑暗宿命_Terminator: Dark Fate_電影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