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史蒂芬金自己也喜歡的「史蒂芬金小說改編恐怖電影」,就是這四部!

史蒂芬金 (Stephen King) 歡迎大家來改編他的著名小說,他這種無私慷慨的態度多年來始終如一。事實證明,這不但讓更多電影觀眾認識了這位創作力驚人的小說家,同時也讓影壇多了好幾部令人印象深刻的優秀電影。只是良幣多、劣幣也不少,真正獲得原作者讚賞的改編電影並不多,這些是過去史蒂芬金本人蓋章證明優秀的恐怖小說改編電影,快來看看你看過幾部?

史蒂芬金最滿意的恐怖小說改編電影:

1. 1983 年《狂犬驚魂》(Cujo)

《狂犬驚魂》(Cujo)

狗是人類最忠心的好友,史蒂芬金早在 80 年代就告訴你,這句話有時不見得正確。他的小說《狂犬庫丘》(Cujo) 在 1981 年出版,瞬間打臉所有的愛狗人士,告訴他們家裡那位人類最好的朋友,可能瞬間變臉成為最兇殘的惡魔。 1983 年《狂犬庫丘》被改編為電影《狂犬驚魂》,更多觀眾被迫了解這個殘酷的事實,全美許多飼養聖伯納犬的主人們紛紛哀號。《狂犬庫丘》可能是史上最恐怖的狗狗小說,而改編後的電影《狂犬驚魂》優秀地步上了原作的地位。

小說《狂犬庫丘》

史蒂芬金寫就此書時,正處在嚴重的古柯鹼毒癮與酒癮之中,80 年代是金大師的迷茫之年,他甚至不清楚自己是怎麼寫完全書的。但他為什麼寫出這個駭人的題材,原因他卻記得很清楚:他年輕時,曾經騎機車去拜訪一間緬因州的機車行,當他到達車行時,機車已經壞得差不多了。車庫裡走出一隻巨大的聖伯納犬,對他低吼。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逃 ── 他不清楚附近的路線,而且他也跑不過一隻狗。終於這隻聖伯納犬發動了攻擊,就在牠即將咬到金大師寶貴的手之前,技工用板手用力地從大狗的臀部敲下去。年輕的史蒂芬金沒有受傷,但他的心靈已經受傷。

史蒂芬金自己也養狗,寫這種小說不是很作死嗎……

在城堡岩小鎮,一隻染上狂犬病的溫馴聖伯納犬,突然成為了兇殘的野獸。牠已經咬死了好幾個人,牠的新目標現在正躲在一台拋錨的小汽車裡:一位求助無援的媽媽與她的兒子。可憐的母子主角被困在這座鐵打的棺木裡無法逃出,日照的高溫、飢餓疲累與驚嚇、還有庫丘一步步破壞小汽車的狠勁,都彷彿在宣告這對母子即將成為下兩名犧牲者。

《狂犬驚魂》電影劇照

《狂犬驚魂》:女主角事後表示,這部電影是她拍過最痛苦的電影

你可以想像《狂犬驚魂》會令許多聖伯納犬飼主感到困擾,這部電影的評價不一,但是它是部非常「高概念」的電影,觀眾光看大綱就知道他們可以享受到什麼。因此,華納影業笑哈哈地坐收《狂犬驚魂》的票房好成績。但這並不代表它只是一部譁眾取寵的電影。多年後,這部最恐怖的狗電影逐漸獲得恐怖迷的再肯定。為什麼《狂犬驚魂》會如此吸引人?這都要歸功於優秀的馴狗師卡爾米勒 (Karl Miller),他在這部電影裡用上了 13 隻聖伯納犬,表演出庫丘的不同面貌。真實的狗狗表演,讓人比小說得到更完整的驚嚇體驗。

《狂犬驚魂》電影花絮照

不要怕,電影裡有些庫丘的鏡頭是大哥哥演的啦

史蒂芬金後來根據《狂犬庫丘》的母子受困主題,又發展了更絕望的小說《傑羅德遊戲》(Gerald’s Game)。他多次盛讚《狂犬驚魂》,但是要他提提這部電影的優點,他只有一個答案:

「這電影嚇死我了。」

2. 1990 年《戰慄遊戲》(Misery)

我們提過,導演羅伯萊納 (Rob Reiner) 拍出了讓史蒂芬金讚賞的改編電影《站在我這邊》(Stand by me)。他很明顯地是最能抓住金大師心思的電影導演,他不但在《站在我這邊》裡拍出史蒂芬金的童年回憶,他也在《戰慄遊戲》裡拍出了史蒂芬金成年後最大的心魔:一個瘋狂書迷綁架並虐待已經對事業倦勤的小說家。對他來說,他事業成功帶來的盛名之累,宛如《戰慄遊戲》裡如影隨形的書迷安妮。

《戰慄遊戲》(Misery)

看來非常溫和的安妮

《戰慄遊戲》不但是史蒂芬金自己最滿意的小說之一 ── 被問到如果只能選擇他的三本小說,他的答案之一就是《戰慄遊戲》── 同時也是他很滿意的改編電影。

「對史蒂芬金來說,這是一本非常私密的小說,這是一本描述他如何面對所有創意人都會遇上的困難的小說,他陷在自己的成功之中……」

《站在我這邊》導演羅伯萊納表示,

「書迷安妮就代表著他廣大的粉絲群,對他想要棄寫恐怖小說的方向選擇非常憤怒。史蒂芬金不想讓他不信賴的人,來改編這本對他來說很重要的小說。而因為他喜歡我的《站在我這邊》,所以他告訴我,除非是我來執導或是監製這部電影,否則他不願意交出改編權。所以,他很放心把《戰慄遊戲》交給我。」

《戰慄遊戲》(Misery)

史蒂芬金當然非常放心,因為《戰慄遊戲》電影獲得了一致好評,女主角凱西貝茲 (Kathy Bates) 更因此獲得了一座奧斯卡獎座,之後《戰慄遊戲》更被改編為百老匯舞台劇。看來金大師的粉絲們,非常喜愛這部描寫他們如何將金大師逼瘋的作品。

3. 2017 年《》(IT) 與 2019 年《牠:第二章》(IT: Chapter 2)

考慮到《牠》的小說原著裡,有許多非常形而上的描述(像是那個驅魔儀式),《牠》與《牠:第二章》(IT: Chapter 2) 的表現可說是可圈可點。

「我曾經很期望,但我從沒想過《牠》的成果可以真的如此優秀,」

史蒂芬金非常驚訝

「它是如此特別,同時卻又能與觀眾產生情感上的連結,讓觀眾感覺宛若化身電影裡的角色。對我來說,這本小說的重點全都在角色身上,如果你真的喜歡上這些角色,關心他們的安危……那這些嚇人伎倆就能保證成功。」

《牠》(IT)

史蒂芬金非常感恩電影聚焦在孩子身上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