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陽光普照》:烏雲褪去後,是否陽光就會灑落?

鍾導另一個厲害之處,在於對演員的統整調度上,拿巫建和來說,已經拍了九年的戲,拿過兩座金鐘獎,卻依然被要求拋開過往慣性的反射動作,「不要演」,而自然的融入當下情境,不以過多表情和動作去表現角色的心理狀態,而以真誠的心單純做出回應。這樣的「減法」表現在阿和電影開場的法庭戲中完全奏效,巫建和說光在法庭裡聽著陳以文和劉冠廷講話的時候,心裡就覺得很悶、很難過,他默默流下的淚是被那樣的情境所渲染而觸發的,而事實上觀眾也完全能感受到他的真誠,而為之鼻酸。

而過往鍾導作品多半是自己獨力編劇(除《第四張畫》與塗翔文共同編劇),這次找來作家張耀升聯合編劇,兩人將各自擅長的部分交揉出的結果,大大提升影片的可看性,《陽光普照》最令人動容的地方,是它沒有標籤化角色,讓我們只看到一個個樣版和塑模:少年犯、資優生、冷漠的父親,在兩人合力撰寫的劇本下,都有了去標籤的可能,取而代之讓我們看到的,是更複雜的,人的面向。

《 陽光普照 》電影劇照

阿和看來是標準的壞孩子,可是他在犯事前是個被霸凌著,他在「變壞」以前也曾是媽媽的心肝寶貝,我們看到他衝動易怒的一面,同時也看到他柔軟善良的一面,他會在和院友衝突後、拿著媽媽探訪拿來的菜分食給大家,他主動叫住來便利商店買菸的爸爸意圖修好,他甚至去看望被菜頭砍斷手臂的黑輪,凡此種種都足以證明他的本性不壞,他的反叛可能只是為了吸引注意:如果哥哥阿豪乞求的,是可以不要一直都很陽光,偶爾也有往暗處躲去的權利,那麼阿和期盼的,也許只是在哥哥的光環下,也能分到一點爸爸注目的餘光。

身為兩個孩子的父親,阿文或許無從查見駕訓班的標語:

「把握時間,掌握方向。」

早已和阿豪脫了鈎,以為阿豪只要循著自己預設的軌道行駛,人生就會步入坦途,然而結果卻出乎他預料之外;但也受了懲戒,出院後復返社會的阿和,難道就沒有改過自新、重拾父愛的機會嗎?

《 陽光普照 》影評

我們在片中聽到的都是母親說阿和小時候很喜歡媽媽騎腳踏車載他,母親說阿和國中後開始叛逆,我們回望不到阿文和阿和之前的互動情形,只知道他對這個一直惹事的孩子很頭痛,他管不了只好交給感化院管,還一度希望他關到老,關到死。然而,這個父親,真的有這麼狠心,從頭到尾都當阿和是不存在的兒子嗎?

 

「最會演戲的導演」陳以文

電影一步步鋪墊阿文對阿和的父愛從無到有的轉化過程,從阿和出來後兩人零互動的尷尬至極,到暖言慰問阿和打兩份工「會不會太累」的隱隱擔憂,直到最後發現「父親所給予,永遠比想像的多」的驚人轉折,我們看到通俗劇中極不尋常,卻又相當耐人尋味的另類和解可能。一方面我們感受到編導經營細節的用心,一方面我們又看到堪稱臺灣「最會演戲的導演」陳以文的驚人表演實力,從「一路順風」演完電鋸安全帽那場戲後,被鍾導盛讚:

「臺灣終於有好演員!」

《 陽光普照 》影評

近幾年無論在《小美》、《暴好人》、《帶媽媽出去玩》等電影中,陳以文都有出色的表現,無論詼諧或暴烈,他都表現得稱職而到位。《陽光普照》片中他收束所有的情緒,只為了在片尾山頂那場戲釋放,語調平淡中有悲憤、無奈、悵然,更多的是心疼和懂得,完全是得獎場,和飾演老婆的柯淑勤聯手打造了今年國片裡最揪心的一幕,而他和戲中兒子巫建和同時競逐金馬影帝的態勢,相信也會讓評審傷透腦筋,讓我們拭目以待這場父子廝殺究竟誰會勝出!

電影資訊

陽光普照 Sun

上映日期
2019/11/01
陽光普照_Sun_電影海報

導演

鍾孟宏

劇情

故事圍繞在一個平凡家庭,因為小兒子犯錯入了少年監獄,讓整個家庭逐漸分崩離析。再甜蜜的家人,都有一個祕密的距離。看似平凡的一家人阿文(陳以文 飾)和琴姐(柯淑勤 飾)和他們的兩個兒子,因為二兒子阿和(巫建和 飾)和好友菜頭(劉冠廷 飾)砍傷人而進了少年感化院,此時阿和的女友小玉又帶著身孕來家裡,媽媽不顧父親反對,將小玉留下方便照顧;被砍傷的家屬又來找阿文求取賠償,爸爸受不了總是帶來麻煩的小兒子,將所有希望寄託在大兒子阿豪(許光漢 飾),而溫暖善良的哥哥心中又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一家人一夕之間風雲變色,身為家中精神支柱的媽媽琴姐也身心俱疲,大家都在等待走出陰霾迎向陽光普照的一天。

IMDB
--
Rotten Tomatoes
93%
PTT
好雷
57%
觀看完整介紹
陽光普照_Sun_電影海報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