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魔女席瑪》『我不要神力,只要像凡人一樣有愛人的能力』

地下電影

青春是一杯沸騰的茶,它燙口、又苦澀,憶起過往。我們總會覺得當時討厭師長權威、對抗不喜歡的事情、亟欲擺脫控制的自己好勇敢。而席瑪的青春來了晚一些,上了大學後,她才終於走出控制狂家庭的束縛,開始對愛探索,這段時期發生的事,都將成為身體的一部分,形塑出未來的自己。《 魔女席瑪 ( Thelma )》所要探究的,就是這股能量,這股讓我們義無反顧、著了魔似的追求喜愛事物之能量,究竟為何物?

週遭的飛鳥烏鴉盤繞、路邊的街燈明明滅滅、社群網站、行動通訊的訊號在閃爍著,自從愛上了女同學安雅,有了她的陪伴,戶外刺骨的風,吹起來卻是如此溫暖。導演 尤沃金提爾 (Joachim Trier)賦予主角超能,同時也是表現出每個人面對青春期荷爾蒙的巨變,這股能量讓我們對外在的世界、周遭的感知起了變化。

魔女 席瑪 Thelma

在《再見瓦城》之中,蓮青為了求到證件販賣身體,被隱喻著罪惡與錯誤的巨型蜥蜴撲身,而在《魔女席瑪》中,主角的世界,不但被象徵負面力量及厄運的烏鴉環繞,她的初夜卻也要受到摧殘,被象徵性慾的蛇,纏繞而幾乎窒息。

愛上一個人有罪嗎──身為 同志

無論是行為舉止或者是外觀線索,席瑪就是一個正常、甚至外表算是突出的美麗女大生,唯一得讓她像是有罪一般受到審判的原因,就是她的同志身份,她被外人質疑、恐懼,不單是她的超能,也因她喜歡女生不符合宗教教義。

魔女 席瑪 同志 之愛 安雅

也因此,她眼中所建構出來的世界是如此絕望:被冰封住的嬰兒幼體、被倒置的游泳池所困,尤沃金提爾將席瑪「困境」以如此極端的形式呈現,她的焦慮不只因為處在冰天雪地、地大物博的北歐世界,亦不只是面對到課業巨大的壓力,無法自由戀愛,加上萬般掙扎的自我認同,才讓孤寂顯得更沒有盡頭,甚至懷疑自己生存受到嚴重威脅。

最終席瑪總算在與自我搏鬥之後,明白到自己並不骯髒、並不羞恥,每個人都在自己獨特的成長歷程中,經歷這段找尋自我價值的心路歷程。結尾,一個鳥瞰鏡頭下,席瑪與安雅相依偎著顯得渺小,她們一樣是人類社會中的一份子,她們的愛也不過如此平凡。

魔女 席瑪 尤沃金提爾

《 魔女席瑪 》一部非常表現型的電影

本片這樣形式主義的電影非常私密,我們無從探索導演真實的內心世界,電影最終將父親審判的一把火,無疑是對父權的控訴,更展現出的是亟欲爭取自由、將一切阻礙燒成灰燼的強烈慾望。

但「真正的自由」是什麼?關於人類目前所建立的信仰與科學系統,在片中亦不斷被質疑,又或許,我們每個人皆受困於身體、性別的生理以及時間、環境的物理環境甚至是人類有限的知識體系之中,追隨心中的慾念,是我們現正享有的真正自由,在孑然一生的日常裡,誰不是希望能夠義無反顧的追尋自己所愛?

魔女席瑪

 

延伸閱讀:

▪ 暗戀卻意外發現自己擁有超能力《魔女席瑪》找尋真愛又找真相
「女人才不是男人的附屬品!」這些電影,拍出溫柔而堅毅的女力
【影評】愛與背叛!《愛情摩天輪》大賈斯汀和凱特溫斯蕾的禁忌三角戀

關於作者

相信電影是每秒24格的謊言,但還是甘願栽進謊言中。希望以文字讓更多人在謊言與真實間找到一點人生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