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馬丁史柯西斯、迪士尼、與中國政府的黑歷史 (上):當東方巨龍甦醒,小老鼠絕體絕命

雖然西藏獨立議題對中國政府來說有點感冒,但是一方面好萊塢有許多明星表態支持西藏,二方面,流亡至西方的達賴喇嘛,某種程度上已經成為了國際名流。對西方觀眾來說,達賴喇嘛是他們從報章雜誌甚至娛樂新聞裡都會看到的人物,但他們對於達賴、中國、西藏之間的關聯卻未必清楚,《達賴的一生》也許會是他們最好認識達賴的教科書。這次環球影業還負責《達賴的一生》的海外發行,更加分攤了迪士尼的發行成本。

《達賴的一生》講述中國爭議人物達賴喇嘛,因此發行遭到中國政府施壓。

《達賴的一生》。

況且,在《達賴的一生》上映三個月之前,英俊小生布萊德彼特 (Brad Pitt) 的新電影《火線大逃亡》(Seven Years in Tibet) 在全球擁有破億的票房。《火線大逃亡》跟《達賴的一生》一樣,都講述了達賴喇嘛某個時期的故事,況且,《達賴的一生》的成本只得《火線大逃亡》的一半,又提前數月上映幫忙打響名號,沒道理《達賴的一生》會賣得比較不好。

布萊德彼特 (Brad Pitt) 主演的《火線大逃亡》講述達賴喇嘛某個時期的故事

《火線大逃亡》。

 

在中國不能發行《達賴的一生》,連美國也被施壓禁止?

《達賴的一生》與《花木蘭》不同,並不是專門針對中國市場製作的電影,迪士尼的如意算盤,是希望至少《達賴的一生》能讓他們在中國市場有一些能見度,仰仗史柯西斯與金獎團隊的威名,至少能讓這部電影獲得一些中國觀眾的關注。但是如意算盤很快就砸破了中國政府的玻璃心,約在電影尚未上映之前,中國政府就已經嚴厲對迪士尼發出警告,他們不可能讓這部描寫西藏活佛的電影在中國市場上映。

《花木蘭》專門針對中國市場製作

《花木蘭》。

中國政府與其他國家政府不同,他們擁有市場的主導權,他們不需要人民的聲音就能決定市場的面貌。中國甚至警告迪士尼,暗示他們有可能因為《達賴的一生》這樣公然違抗中國政策的電影,而丟掉未來繼續進入中國市場的可能性──意味著徹底封殺於中國大門之外。事實上,這次原本與迪士尼聯手做生意的環球影業,在迪士尼表態之前就已經舉手投降,宣布他們不會代理《達賴的一生》,以免惹怒中國老大哥──環球影業將近 30 年來非常善於與中國政府周旋,這讓他們在中國市場的發展順暢許多。

中國政府因《達賴的一生》對迪士尼發出警告

《達賴的一生》。

好吧,不能進中國,那麼只能讓美國觀眾欣賞史柯西斯在《達賴的一生》裡的大師手澤了。迪士尼決定在美國發行《達賴的一生》的舉動,明顯輕忽了中國政府玻璃心的程度──玻璃一旦碎裂,碎片滿天飛灑。中國政府要求迪士尼,不准在美國發行《達賴的一生》,對當時的迪士尼來說,這是不可思議的要求。一個外國政府怎麼能指使美國電影公司不要在美國發行電影呢?你知道的,那時迪士尼還不懂事,他們不懂玻璃心有多脆弱:中國立刻停止所有迪士尼電影未來在美國發行,甚至連已經在中國電視頻道上製播的《小神龍俱樂部》(the dragon club)也全面暫停播出。

《小神龍俱樂部》也遭殃

《小神龍俱樂部》。

迪士尼主席麥克艾斯納 (Michael D. Eisner) 回憶起這件事時表示

「我們所有在中國的業務,一夕變天。」

沉睡的巨龍甦醒了,讓這隻遠渡重洋前來發大財的老鼠,面臨了百年社史上少數的重大發財危機(待續)。

繼續閱讀:那些年,馬丁史柯西斯、迪士尼、與中國政府的黑歷史 (下):一把神祕的大剪刀,剪碎了電影大師的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