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喜劇電影導演要拍《小丑》?搞笑與政治不正確的天平兩難

背後那些辛酸與憤怒 總需要個出口

菲利普斯的確一直泡在喜劇圈裡,他不但執導喜劇電影、他也監製喜劇電影,而這些電影的確多是充滿屎尿屁笑料,而這也很容易令他被掛上「政治不正確」的標籤、並且成為「社會正義戰士」(Social Justice Warrior, SJW) 的目標。

過去,政治不正確的標籤,只是用來警告觀眾「電影裡會有人挫屎在褲子上喔」這樣避免你帶孩子一起進戲院的輕微警示。如今,政治不正確的下場就是死。

死,我沒說錯,你在推特或 facebook 上的數位分身會很快陷入致命危機。你的發言會被光速轉貼分享,更多憤怒的留言湧入,把你的爸媽罵到豬狗不如,它們希望你還沒出生就死在牆壁上。

艾利羅斯 (Eli Roth) 導演的《食人煉獄》(Green Inferno) 在上映當時引起不小爭議。

食人煉獄》被認為是導演刻意攻擊社會正義戰士的電影,儘管導演沒這麼想。

更要命的是,這個社會已經被社群網路掌控,如果你覺得,數位分身的死活只要關上電腦就沒事了,並不是。好萊塢的電影公司對於炎上風潮可是敏感地宛若嬰兒的肌膚,幾篇陳年無人聞問的偏差發言,就會讓他們全身過敏紅腫──彷彿他們都是因為你而得到了不治之症。因此,他們必須快速、準確地剷除你這個病灶。

詹姆斯岡恩 (James Gunn) 就因為推特發言,而曾經被踢出《星際異攻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 系列的導演位子;近年最紅的諧星凱文哈特 (Kevin Hart),是少見渴望主持奧斯卡頒獎典禮的黑人諧星──奧斯卡是白人的遊戲,黑人弟兄一向無視。但他也因為幾則搞笑推文引起紛爭,最終他憤怒自請離去,留下了一個沒有主持人的奧斯卡典禮。

凱文哈特因為言論爭議而選擇辭退 2019 年奧斯卡主持人一職。

凱文哈特離開奧斯卡,證明了他的骨氣。

政治不正確,讓搞笑變成了一種兩難。諷刺的是,搞笑正是顛覆現實、指鹿為馬、明褒暗諷。就像我們把「指鹿為馬」看成一個貶義詞一般,搞笑原本就是一種反面思考,而即便是其他那些沒有深義的笑話,它們的目的也僅是博君一笑而已。

當你聽到一則歧視笑話時,也許你的內心正義魔人魂會隱隱感覺不安,但你確實是笑了,這代表笑話的任務已經達成了,它紓解了你,讓你覺得這世界好過一點點,你可以在下一秒繼續去關心女權、種族歧視與環境保護等議題,而這些議題未必是笑話有興趣觸及的,但你能說這些讓你有能量面對現實困難的笑話有錯嗎?你會說剛喝下的這杯水、剛吸進的這口氣,「社會公義度太低」「太沙豬」了嗎?

陶德菲利普斯導演執導的電影《小丑》劇照。

《小丑》。

喜劇人永遠站在社會的邊緣,他們的工作原本就充滿危險,隨時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因為他們的笑話不好笑,而對他們發出巨大的噓聲──而通常他們自己也在內心噓自己。有人說,「不好笑就該死」,這句話也許是真的,但是可沒有人說,「政治正確的笑話最好笑」,從來都沒有。

喜劇演員傑瑞史菲德。

喜劇天王傑瑞史菲德 (Jerry Seinfeld) 認為,喜劇應該是沒有界線的,除非它不好笑。

《小丑》的確暴露了部分喜劇圈的辛酸,只是它用更加激烈與殘忍的方式表達出來。每個喜劇天王都有被人噓下台的時刻,

「我只希望你們只用噓的就好,不需要用你正在喝的啤酒瓶告訴我你有多不爽。」

這是喜劇天王傑瑞史菲德說的,但那是他數十年前在喜劇俱樂部跑場的經驗寫照;而在一個充滿憤怒與不公的世界裡,一個不好笑的喜劇演員,會發生什麼事呢?

電影資訊

小丑 Joker

上映日期
2019/10/03
小丑_Joker_電影海報

劇情

繼傑克尼克遜、希斯萊傑與傑瑞德雷托之後,瓦昆菲尼克斯成為在大銀幕上第四位接下「小丑」這個角色的演員。陶德菲利普斯與瓦昆菲尼克斯兩人聯手,深刻地探索了社會邊緣人亞瑟佛萊克的性格,瓦昆菲尼克斯說:「這不只是一場寫實的角色研究,也將會是一部深入人性的警世預言。」 瓦昆菲尼克斯所飾演的亞瑟佛萊克,原是一個想要為世界帶來快樂的人,白天他受雇扮成小丑在各地表演,晚上他在俱樂部裡表演脫口秀,但不論如何賣力地工作,他不僅無法獲得別人的認同,甚至換來霸凌、冷漠與不公平的對待,他每天拖著疲憊的步伐走在高譚市破敗的街道,穿著厚重的小丑鞋,走上長長的樓梯回家,導演形容:「他像是把全世界對他的不公平都揹到了身上,他一再地隱忍,只因為他相信母親的一句話:他能為世界帶來『快樂』。」

IMDB
8.7
Rotten Tomatoes
69%
觀看完整介紹
小丑_Joker_電影海報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