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立獨行的全新免費媒體平台——「byNWR」

影片串流平台,可說是21世紀正改變電影與電視產業的重要事物之一。不管是Amazon Prime Video或是Netflix、Hulu等,各方巨擘的爭鬥已經明顯地白熱化,各國重要的影展也在這兩年間,已經慢慢轉化為串流平台大撒幣搶版權的流血戰場。但就在昨天,一位作品以特立獨行著稱的導演踏入了這片已成血海的領域,他宣布成立一個全新的媒體平台,更重要的,完全免費。

尼可拉斯溫丁黑芬的新服務「byNWR」,就像他的作品《落日車神》《罪無可赦》或是《霓虹惡魔》一樣大膽。在這個預計將會上架電影、影集、攝影、音樂、新聞、有料文章與任何「文化形式」產物的平台上,一切免費。用戶可以無限次收看內容。預估每季將會上架一個新影集,每月將會上架一部完整電影。「byNWR」對尼可拉斯來說,正如同現在網站首頁上那句大大的標語,它將會是一種「藝術的純粹文化表現方式」。

 

byNWR:http://www.bynwr.com/

 

當然,你無法預期在「byNWR」上看到《復仇者聯盟》或是《星際大戰》,尼可拉斯更有興趣的是那些過去被掩蓋在主流之下的滄海遺珠。這個平台的作風可以從它第一部上架的電影看出:byNWR將會推出1965年cult電影《杜鵑鳥之巢》的數位重製版,這部被尼可拉斯稱為:「很像是約翰華特斯導演——但不是他本人導演」的一部電影。

敘述一名追查佛羅里達私酒交易的探員,住進了一間神祕的旅館,他後來赫然發現美麗的旅館老闆娘,似乎有把人做成標本,裝飾在她的「死亡教堂」裡的壞習慣。

沒錯,這是一部充滿奇觀窺視、暴力與剝削的「爛」電影,畢竟連本片上映當時,戲院的宣傳詞都是:「我們知道這不是一部好電影,但是…人們排隊長龍地想看它!」電影裡有裸露的女體、裸露的屍體與裸露的蟒蛇和鱷魚(佛羅里達嘛),完全打中口味重鹹觀眾的甜蜜點。但也吸引了一群熱愛剝削電影的狂熱粉絲,而尼可拉斯顯然也是其中之一。

你也許已經知道了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性騷擾醜聞已經震撼了好萊塢,但事實上韋恩斯坦影業(Weinstein Company)的敗落,早在這位影壇大亨的醜事被爆之前就已經開始,甚至快要落幕。韋恩斯坦影業的崛起,事實上是好萊塢獨立製片界的重要里程碑之一,許多非主流題材或是較低成本的電影,在韋恩斯坦影業的龐大宣傳戰推波助瀾之下,得以躍入影評與觀眾的眼界之內。韋恩斯坦影業透過這些中低成本,卻相對較有品質的獨立電影,在票房與口碑(多半還有獎座)的收穫下得以茁壯。

但是在Amazon Prime Video、Hulu與Netflix的流血大戰裡,獨立製片市場是第一個被改變的產業,對這些網路大咖們來說,與其付出高額的國際版權費收購商業大片,不如直接從需錢孔急的獨立製片團隊下手。以往一部可見度較低的獨立電影,可能要在影展中得到較好口碑後(甚至得拿幾個獎),才會被主流發行商看見。但現在Amazon與Netflix不但已經在類似日舞影展或是翠貝卡影展這種場合,頻頻砸大錢購下當年影展的大獎電影,他們更進一步地從製片團隊籌備時就與其合作,讓這些獨立電影導演為他們的平台製作獨家電影。

最近的一個例子來自於南韓頗負盛名的奉俊昊導演,他才剛宣布在好萊塢籌備下一部英語電影(前部片《雪國列車》的票房不利)的資金失敗之後,Netflix便資助了他高達五千萬美金的預算,讓他為Netflix拍攝了《玉子》。這筆錢整整比《雪國列車》的成本高出了一千萬美金。

所以在主流片商緊抓主流電影,而非主流電影又已經慢慢成為串流平台的囊中物之後,串流平台的未來似乎只剩下版權金與電影預算金額的砸錢遊戲。但也因此,尼可拉斯這看似大膽的舉動,可能其實是一招明智的戰略,一百多年來的電影歷史中,仍然有像《杜鵑鳥之巢》這樣更劍走偏鋒的獨特電影,而串流平台似乎很少關注這些特殊的品味,而對於那些逐臭之夫們來說,Netflix與Amazon只不過是另一個福斯與華納。

所以儘管我們仍然不清楚這個平台的營利模式,但byNWR仍然有它可能成功的機會,一個瞄準特殊口味、往昔經典電影的新媒體平台,它可能會是我們在每頓電影大餐之間的巧妙甜點。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