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補時間到!藍波簡史 (三) :《第一滴血續集》用力打臉比電影更荒謬的美國政府,觀眾就愛這一味

1982 年電影《第一滴血》(First Blood) 裡,警方與國民兵,似乎都不是藍波 (Rambo) 的對手,這其實並不算是一部太刺激的動作電影。警長的惡行惡狀與欺凌,讓《第一滴血》看起來更像是好人被打壓到底之後反抗的社會暴力電影。但是這個電影系列三年後推出的續集:1985 年的《第一滴血續集》(Rambo: First Blood Part II) 就不一樣了。

這部電影續集讓藍波成為了真正的動作英雄,影響了一整個世代的觀眾,讓大量的電玩、漫畫與電影紛紛仿效山寨這位美國大兵。長年評價低落的《第一滴血續集》,卻有著比電影本身更大的文化影響力。

接續藍波的高人氣,「第一滴血2」電影《第一滴血續集》(Rambo: First Blood Part II) 推出後也帶動同名遊戲登場。

複習上一集 >> 惡補時間到!藍波簡史 (二):沒有史特龍,《第一滴血》永遠不會落地成真

 

《第一滴血續集》竟曾讓詹姆斯卡麥隆黯然神傷

《第一滴血續集》已經不再是小說改編電影,事實上《第一滴血》小說作者大衛莫瑞爾 (David Morrell) 當時只寫了這一本,這代表續集電影必須擁有自己的原創劇本;而《第一滴血續集》初版劇本的編劇,是一位意料不到的人物──詹姆斯卡麥隆 (James Cameron)。

史上最偉大的科幻動作導演,與史上最偉大的動作巨星合作,應該激發出耀眼的光芒才對。很可惜地,事實上並沒有,兩個人搞得有點僵,更糟的是,這份由卡麥隆撰寫初稿、席維斯史特龍 (Sylvester Stallone) 修改的劇本,劣評如潮,榮登當年金酸莓獎最爛劇本──卡麥隆就此對戰爭電影感到灰心喪志。

《第一滴血續集》上映之後推出的玩具及遊戲等等,也讓作品及「藍波」的硬漢形象更快速地散佈全球。

《第一滴血續集》讓藍波玩具大暢銷。

劇本真的很爛嗎?也許與它生長的環境有關:卡麥隆並沒有專心在這份劇本上,很糟糕的是,他同時必須撰寫《第一滴血續集》與《異形 2》(Aliens) 兩部劇本;更糟糕的是,這兩部劇本雖然都是續集劇本,但是前一集電影並沒有留下太多延伸的劇情──那個年代的好萊塢還不像現在如此貪婪,不會在電影裡放進明顯為了續集鋪路的戲哏──這導致他必須專心致志地想出全新的劇情;而最糟糕的是,他只有該死的三個月可以寫完兩本全新的故事。

工作量大、同時還得趕工兩份世界觀完全不同的劇本、而且時程緊迫,卡麥隆又受傷又著急──這位大導的早年生涯就是這麼悽慘悲哀,且被凹。

「我必須一天同時寫兩份劇本,也就是《第一滴血續集》與《異形 2》。這就像我去參加一個會議,然後在會議中同時又接到一通電話要溝通一樣,我只有 3 個月的時間同時搞定藍波與異形。

 

我只能為這兩份劇本各準備一張桌子,一張放在臥室裡,一張放在客廳,這樣我就可以把不同的參考資料與筆記放在它們該在的位子,我只要在桌子間跑來跑去就好了。」

卡麥隆只要想不出藍波的新劇情時,馬上轉換桌子寫異形。

拍攝《異形 2》的詹姆斯卡麥隆,其實他編寫劇本的時候也同時煩惱著「藍波」《第一滴血續集》電影的初版劇本。

《異形 2》卡麥隆(左一)片場照。

 

史特隆讓卡麥隆版藍波孤獨,卻也成就孤高的勇者

雖然在之後的 30 年裡,我們常看到某些動作遊戲裡出現藍波挺著機關槍打異形的畫面──例如《魂斗羅》(Contra)。但我們從沒想過,戰士與怪物的距離曾經這麼近,還是出自同一雙手。

卡麥隆至少做到了不讓張飛打岳飛的荒唐劇情出現在這兩份劇本裡,阿彌陀佛,不過我們仍然可以看到,在《異形 2》裡出現了太空陸戰隊,而《第一滴血續集》也出現了不管下屬死活的邪惡高層──正如《異形》系列的邪惡企業韋蘭湯谷集團 (Weyland-Yutani Corporation) 一般。

但是不只如此,其他卡麥隆不由自主的喜好,仍然在《第一滴血續集》劇本裡出現了。

拍攝科幻怪物電影續集《異形 2》時的詹姆斯卡麥隆。

《異形 2》卡麥隆片場照。

卡麥隆是貨真價實的工程師,他筆下所有角色裡,總要有幾名技術超強的工程師或是駭客。即便像是《魔鬼終結者 2:審判日》(Terminator 2: Judgment Day) 這種看起來與駭客沒有太大干係的電影,他也要安排約翰康納懂得如何無卡提款。藍波也一樣,卡麥隆精心設計了一位科技宅宅,續集電影中他要與藍波一起上山下海,成為他的好幫手。

這聽來有點驚世駭俗:全身肌肉、冷面無情的戰士,背後跟著一位戴著眼鏡與計算機的工程師,這是什麼奇異的 cosplay 現場?還好我們還有史特龍,他大刀一揮,把這個連工程師都覺得很怪的拖油瓶角色刪除了。猜猜原本可能飾演工程師的人是誰呢?是約翰屈伏塔 (John Travolta)。從來沒演過頭腦型角色的屈伏塔,如果真的加入了《第一滴血續集》,那只會讓這段詭異的劇情變得更加詭異。

2001 年的動作驚悚片《劍魚》(swordfish) 中,能歌善舞的巨星約翰屈伏塔在其中飾演詭譎殘暴的反派電腦高手。

約翰屈伏塔在《劍魚》裡竟然是電腦高手。

但是史特龍不只是來砍劇情的,他是來讓藍波更加完整的:《第一滴血》並沒有留下太多續集能夠發揮的線索,因此卡麥隆把藍波關進了大牢,直到藍波的前長官山姆特勞曼 (Sam Trautman) 來訪。特勞曼與藍波坐在他的牢房裡,上校說了:

「看來我總是扮演把你拖出屎坑的角色。」

這是卡麥隆的劇本,但我們在電影裡看到的結果卻不同,入獄的藍波正在採石場揮汗揮舞著鐵鎚,直到長官來訪,兩個人站在鐵網圍欄的兩側對話。

《第一滴血續集》電影開頭,在獄中的藍波與前主管的對話,已是史特龍調整過卡麥隆劇本後的呈現模樣。

從開場的這個小差別,看得出史特龍的用心:他強化了藍波的孤立。自《第一滴血》之後,藍波仍然陷在一個自我封閉的苦牢中。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