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返校》做到了!致自由

Joy

同樣身為驚悚片,我對《返校》(Detention) 的期待度甚至比起前陣子上映的《牠:第二章》還要高,原因很簡單,因為它是國片難得的題材、首部國產遊戲改編的電影,雖然在國外大多數電玩改編的電影都拍得相形見絀,因此每每聽到自己喜愛的遊戲被搬上大螢幕,心中的期待值是非常低的,不過在台灣,能有如此首例就足以被寄予厚望,畢竟國片能跳脫既有框架拍攝,那麼給點鼓勵何樂而不為?再者,那些慘遭滑鐵盧的改編電影有一大原因通常都是其電玩內容太龐大,導致畫虎不成反類犬,然而《返校》只是一款單純的橫向捲軸冒險遊戲,要能忠實還原場景應該不會太困難,且最重要的賣點還是在於歷史背景和驚悚元素的劇情結合,電影只要有做到這點就沒問題了。而我們得先恭喜,電影版《返校》做到了!

《返校》(Detention) 劇照

 

異於遊戲的電影改編之處

當然,遊戲歸遊戲,電影歸電影,那種你追我跑、憋氣躲怪、到處找線索、蒐集文獻解謎等等元素是不可能充斥整部電影的,因為那會顯得廉價又拖戲,因此電影大多數是將這些元素以一次性來做代表,還原度就猶如我前言所提,其實整體來說是很棒的,尤其是開頭惡夢初醒那段,學校的場景還原度極高,馬上就將我拉回到遊戲中的氛圍,心想著:「沒錯,這個惡夢我好像也曾做過……」。記得遊戲有一段讓我印象深刻,就是在音樂教室彈雨夜花,彈對的瞬間會有鼓掌聲出現,這邊真的有被嚇到,電影並沒有還原這段,且也降低了雨夜花這首歌所散發出的詭譎感,有點可惜,不過這比較算是私心的部分。

《返校》(Detention) 劇照

儘管電影拍攝出的「遊戲性」沒那麼重,但取而代之的是比遊戲更完整的劇情架構,我的意思並不是指遊戲本身劇情不好,《返校》的劇情是眾所周知的優秀,然而透過遊戲去體驗劇情和透過電影還是截然不同的感覺,因為在玩遊戲的時候,必須靠著自己東拼西湊,最後才能將劇情拼湊完整,更別說中途還得躲怪、解謎可能卡關等狀況,這會造成劇情體驗上是較零碎不齊的;而電影就相對單純,只需要專心在大螢幕上即可完整瞭解故事樣貌,這也是電影版的一大優勢,它更有空間去處理背景故事,且結局的安排我還蠻喜歡的,不僅讓黑暗的故事有了一道曙光,也給觀眾一個比遊戲還溫暖動人的感受,基本上遊戲和電影就是互補的存在。

《返校》(Detention) 劇照

 

害怕想起來的歷史傷疤?恰合時宜的省思題材

不過整體而言,《返校》算優秀嗎?絕對算,只是以它的本質來看,並不是什麼娛樂大片,而且恐怖元素也並非大眾所向,何以討論度如此高?除了是因為它改編自好評遊戲外,更重要的應該還是其故事背後揭露的歷史傷疤,以台灣過去的黑暗面為題材,這在遊戲上或許可以毫無忌憚的闊談,但以電影來談論似乎就令人退避三舍。諷刺的是,《返校》赤裸地探討過去台灣戒嚴時期被剝奪自由的可怕,提醒著現在的我們自由的可貴,而既然現今是自由的世界,國片題材又為何不吝嗇拍攝小情小愛,卻忌諱挖掘台灣的黑暗?眼看和台灣有著類似條件的韓國,都勇於拍攝自我批判與審思的電影,甚至揚威國際了,那我們為何不敢嘗試?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

《返校》(Detention) 劇照

說到底國片在題材上還是過於保守,這次有機會以遊戲來帶動國片的突破邁進,確實是了不起的一件事。所以說了這麼多,單純以電影來談,《返校》就是部不錯的類型片,它當然也存在著缺點,像是劇情流暢度並沒有控制得當、某些演員表現也稍嫌無聊、某些角色戲份太過水等,不過這些都無損於本片的價值。它真正的價值與優秀之處在於對國片市場及整個台灣文化層面的衝擊。因此,與其說《返校》是部好電影,不如說它是部結合天時地利所推出的文化產物還貼切點吧?

看看近期的香港,再回頭來看我們的台灣,令人不勝唏噓。自由不是我們應得的,是一群自由鬥士爭取而來的,電影最後聚焦在三個字上,這篇文我也想以此收尾──「致自由」!

 

*2019/10/1 編按:原文內遊戲彈奏歌曲誤植為「望春風」,應為「雨夜花」,感謝熱心網友來訊指正。

電影資訊

返校 Detention

上映日期
2019/09/20
返校_Detention_電影海報

導演

徐漢強徐漢強

劇情

1962年,寂寥而肅殺的時代,翠華中學高三生方芮欣,意外與輔導老師張明暉相戀,在問題叢生的家庭及學校中,他成為她唯一的出路。追求自由的張明暉,另與師生殷翠涵、魏仲廷等人組織讀書會,研讀禁書,雖為高壓校園帶來一線呼吸的空間,卻也冒著生死攸關的風險。 一日,張明暉憑空消失,除方芮欣外,僅有高二生魏仲廷仍記得她的存在。兩人遂結伴尋找消失的老師,卻發現校園逐漸從他們熟悉的世界剝離,在鬼魅橫行的異域,他們被迫面對恐怖的真相。

IMDB
7.6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74%
觀看完整介紹
返校_Detention_電影海報

關於作者

我愛電影,分享自己所愛的電影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