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前好兄弟、人後厚伊細 ①|西亞李畢福與湯姆哈迪雙帥互毆之謎 (上):連變形金剛與印第安納瓊斯也救不了他?

衝動起來連自己都齁不住的西亞李畢福

但是當然,我們知道 2012 年之後,李畢福後來的演藝生涯出了點小問題──這樣講不太精確,李畢福的偏差行為不是小問題,也不是 2012 年之後才開始──2009 年他就被指控不法入侵商店,他辯稱自己只是想買幾包菸。買菸沒有錯,錯的是誰會在清晨四點穿著道具裝進入已經打烊的商店買菸?

演員西亞李畢福 (Shia LaBeouf) 的偏差行為自 2009 年以來便偶有所聞,不再只是單純的小問題。

2017年,李畢福因為酒醉鬧事、行為脫序而遭逮捕。

2013 年,李畢福大量剽竊他人文章與作品,連在寫給劇組的道歉信裡,都直接抄襲別人的文章使用;而他執導的首部短片《影評人霍華德》(HowardCantour.com) 得到在坎城影展亮相的機會,結果一試映,就有人發現這個短片的故事,來自漫畫家丹尼爾克勞斯 (Daniel Clowes) 的作品。

而根據被抄襲的苦主克勞斯表示

「我只能說我很震驚……他抄襲了我的劇本、甚至照抄作品裡幾個關鍵畫面,我實在無法想像他在想什麼。」

關於這起爭議,李畢福卻只輕描淡寫地說:

「我搞砸了。」

然後呢?他竟然抄襲其他名人的道歉名言──包括肯伊威斯特 (Kanye West) 向泰勒絲 (Taylor Swift) 道歉的發言等等──來向克勞斯道歉。

他在《性愛成癮的女人》(Nymphomaniac) 柏林首映典禮,戴著上頭寫著「我已經不紅了」的套頭紙袋走上紅毯;他讓「Just Do It」再次成為網際網路上最紅的關鍵字。然而,這些都還只是李畢福「偉大的表演藝術但我們看不出哪裡藝術」活動中一小部分。

西亞李畢福曾頭戴「我已經不紅了」的紙袋走紅毯,無法臆測的行為舉止也成為另類話題。

李畢福在紅毯上,頭戴寫著「我已經不紅了」的紙袋。

在追求藝術成就之外,他於公於私的表現更讓人搖頭:他攻擊導演;他繼續被捕入獄;他在第一次演出舞台劇時,激怒老大哥亞歷鮑德溫 (Alec Baldwin) 因而被解雇。如果李畢福真的有一股他自己也克制不住的瘋勁,會不會讓他真的有機會撂倒比他粗勇的哈迪?畢竟,連哈迪都公開認輸了?

2019年,算是李畢福東山再起的一年。今年他演出的電影《花生醬獵鷹》(The Peanut Butter Falcon)、與他自編自演的電影《寶貝男孩》(Honey Boy),都獲得影評的一致稱讚。李畢福雖然看起來還是瘋瘋的,但至少他已經學會將個性轉化為表演的動能。

西亞李畢福 (Shia LaBeouf) 自編自演的電影《寶貝男孩》(Honey Boy) 獲得不錯的評價,是否能再度崛起,值得關注。

《寶貝男孩》是今年評價最好的電影之一。

而就在今年的專訪中,他揭開了 2012 年互毆事件的真相……(下集待續)

看更多 >>【人前好兄弟、人後厚伊細】系列文章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