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夜鶯的哭聲》漫漫復仇路

榮獲第 75 屆(2018年)威尼斯影展評審團特別獎、由珍妮佛肯特導演執導的《夜鶯的哭聲》(The Nightingale) ,劇情描述 1920 年塔斯馬尼亞島的一名 21 歲愛爾蘭囚犯克萊兒(琳佛朗西絲)被判七年徒刑,她非常渴求殘暴的中尉霍金斯(山姆克萊弗林)放她自由,然而霍金斯非但不肯,還屢次玷汙克萊兒,最後甚至因一次與克萊兒丈夫的衝突後心生不滿,進而當著克萊兒的面殺了她老公與新生的嬰兒。

失去一切的克萊兒,矢志要替丈夫復仇,由於無法從英國當局得到公正的審判,克萊兒尋求原住民比利(貝嘉利嘉南拔)的幫助,決心要贖回正義。

《夜鶯的哭聲》(The Nightingale) 劇照。

 

崎嶇而漫長的復仇之路

本片在去年威尼斯影展放映後,影評說出:「沒有任何單字可以形容《夜鶯的哭聲》有多殘忍」的話語,更有觀眾看完對片中的血腥、暴力和性剝削感到不適,這些評價和迴響,讓我在看《夜鶯的哭聲》之前帶著一定程度的抗拒,直覺想到這是一部關於復仇和虐殺的電影。

然而看完本片之後,我心中的疑慮消除泰半,誠然部分情節的確讓人感到不舒服,但電影中英國人對原住民的殘忍凌虐、屠殺,是歷史上無可抹滅的事實,電影縱無能重演或還原那段史實,導演試圖拍出來依然可見其直面歷史的勇氣,人類的惡行不會因為膠卷的放映而灰飛煙滅,卻因著在屏幕外我們的見證,而可能多了一些同理心,進而心生不要再重蹈覆轍的想法。

《夜鶯的哭聲》(The Nightingale) 劇照。

《夜鶯的哭聲》具備一個復仇電影的雛形,隨著情節的推動,很容易將觀眾導向和女主角克萊兒一樣同仇敵愾的憤恨心態,將三名無良加害者火速捉到報仇成功,的確是大部分人最想看到的結局。但諸多不對等,不論武器、人數或性別的不對等,都讓這場復仇路顯得崎嶇而漫長。導演在呈現最後兩方人馬對決的高潮戲碼前,讓我們各自看到他們內部的矛盾和糾結。克萊兒初始對比利猶有防備之心,一直以「黑鬼」稱呼他,她沒意識到被性別歧視的自己(路上一名男人說會放任自己老婆在外遊蕩不歸的老公,一定不是好丈夫),也成了種族歧視者。是經由比利的口說(英國人佔領我們的土地,殺我們的族人),自己一路上的見證,才稍弭平了這種歧視。而無論覓食、觀察敵情,乃至做草藥幫助克萊兒消除漲奶之痛,都讓兩人的關係漸趨融合,而找到和諧共生的可能。

《夜鶯的哭聲》(The Nightingale) 劇照。

反觀霍金斯那一方,他隨時都要滋事的心態卻一日未曾消褪,對原住民女人的染指,對協助其進城原住民(比利的叔叔)的恩將仇報,無一不讓人看得牙癢癢的,可是電影有意識地讓我們看到,置身這壞人窩裡有一名最年輕的士兵,他並非全然的惡,他曾問過霍金斯:「我們這樣不會被抓到嗎?」他被同袍諷刺他殺了克萊兒的小孩是件大事立馬出拳相向,都可看到他尚存一息的人性曙光。縱然最先被抓到也被虐殺最慘的是他,但他死前喊出的一聲「媽媽」是多麼哀傷,又些許惹人同情,我不禁會想,如果他有選擇,他會執意走這條路嗎?

《夜鶯的哭聲》(The Nightingale) 劇照。

 

對復仇的反思及卻步

《夜鶯的哭聲》(The Nightingale) 劇照。

年輕士兵慘死的哀嚎,像夢魘般縈繞克萊兒腦海不散,恐懼不時來侵襲她的靈魂。導演透過被烏雲覆蓋的月色,夜鶯聽來有些淒厲的鳴叫,去擴大克萊兒的心理暗影,手刃仇人的她,為何沒有因為報仇感到痛快?取而代之的反而是揮之不去的害怕,甚至一度對要否復仇心生猶疑。有人說克萊兒最後還是要靠男人才能復仇,電影否定了女性自己的力量,又有論者認為其態度反覆,實在矛盾。然而克萊兒殺死第一個仇人時幾近殺紅了眼,相信無人能否認其單憑己力復仇的果感和勇氣,但也是因為這樣的近身肉搏,這樣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在其前面殞落,見證了生命消逝的她,卻也產生了自己是否也成了加害者的疑慮,這樣對復仇的反思和繼續復仇的卻步,與其說她懦弱、不夠堅定,我卻認為導演讓我們看到克萊而身為一個女人的柔軟,一個人的柔軟,讓我們對咸認的復仇電影,有了反向思考的可能。

電影呈現了人複雜的面向,人沒有絕對的善與惡,歧視者和被歧視者可能一體同源,加害者和被加害也可能一體兩面。你可能會說那中尉霍金斯呢?我們的確很難從他身上嗅聞到一絲善的氣味,確切的說法就是「無教化的可能」,但電影在呈現這樣的樣版人物之外,一樣矗立了與樣版稍有不同的人物景觀,如片中一對提供克萊兒和比利食宿的中年英國人夫妻,太太或許還用帶有疑懼的眼光看著比利,將食物放在地上,先生卻叫比利來桌上與大家一同用餐,備受禮遇的比利此時吃著吃著卻掉下淚來。這無疑是片中我最感動的一幕,我們一方面看到依然不全然歧視原住民的英國白人,同實卻揣想著比利落淚的緣由:本該有棲身之地的他,如今卻要仰仗陌生人的善意,才能換來好食好睡的一夜,遙相對照他說英國人佔領他們土地,殺光他們族人的話語,委實令人不勝唏噓。

要單純拍一部血漿四溢的暴力復仇片或許很容易,觀眾看完也會比較爽快,導演珍妮佛肯特顯然沒有要朝大家希望的那個方向去,而呈現關於復仇之外,人更多深邃幽微的複雜面向。不論是對歷史的直面與回顧,以期悲劇不再發生,或是關於人與人之間,有無可能經由理解而消弭歧見和歧視,珍妮佛肯特透過精準的場面調度和細膩的台詞堆砌,讓我們看到這部電影可貴的質地。尤其片中克萊兒吟唱的愛爾蘭民謠,或是比利所唱的原住民歌曲,當片尾兩人面向夕陽,歌聲交疊而匯聚出的強大情感,其中所散發的愛與溫暖,委實予人一種震懾人心的力量,《夜鶯的哭聲》是我今年看完永難忘懷的電影。

電影資訊

夜鶯的哭聲 The Nightingale

上映日期
2019/09/12
夜鶯的哭聲_The Nightingale_電影海報

劇情

克萊爾多年過著奴隸般的生活,服侍殘暴的英國中尉霍金斯(山姆克萊弗林 飾)。年僅 21 歲的她卑微懇求對方放她自由,霍金斯非但不答應,還喪盡天良地夥同士兵們,在她眼前虐殺先生和剛出生的小孩。傷心又憤怒的克萊爾,決心追殺這群四處燒、殺、擄、虐的人間惡魔,誓言不計代價、血債血償,以私刑為摯愛復仇!

IMDB
7.2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80%
觀看完整介紹
夜鶯的哭聲_The Nightingale_電影海報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