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星期五,回味恐怖經典《月光光心慌慌》的好日子。

不管你是哪部恐怖片的忠實影迷,今天都是把它們從架上拿出來再放映一次的好日子。因為今天是 13 號星期五,一個歐美傳統中的不祥之日,一個被害者與鮮血一起騷動的日子,而一位樂壇老將,將以他的音樂天份,向一部恐怖經典致敬:前工業搖滾天團「九吋釘」首腦特倫特雷澤諾 (Trent Reznor),剛剛宣布,在今日釋出他為《月光光心慌慌》 (Halloween) 主題曲重新混音的最新版本。

美國的 13 號星期五還要再過幾個小時才來到,但我們可以先來品味一下這部餘味縈繞的恐怖界經典《月光光心慌慌》。

《月光光心慌慌》是由當年的新晉導演約翰卡本特執導,在拍攝這部電影之前,他已經先有《黑星球》《攻擊13號警局》等幾部作品,當時的他還不到三十歲,這兩部作品的票房都不頂高,裡面有些過激的畫面連那個狂放的七零年代都嫌重口(《攻擊 13 號警局》還有小孩死亡畫面),他沒錢、沒有票房基礎、剩下的只有他滿腦無處發揮的恐怖點子,還有一群默默追隨的粉絲觀眾。

一家剛剛誕生的小小製片公司「羅盤」(Compass) 老闆厄文亞布蘭,相中了《攻擊 13 號警局》那種粗糙卻直接的暴力,他直覺這個有點拘謹、卻意外多才多藝的小個子導演,會是羅盤影業的開山作舵手。亞布蘭其實也不算手頭闊綽,導致卡本特還是得走回先前獨立電影的老路子,在沒太多製片預算的空間下,簡單說,校長也得去撞鐘。從他上部片開始合作的製片黛博拉希爾,繼續與他合寫劇本,而卡本特自己不但得導戲、得幫某個角色配音,最後連配樂也得自己來。

算算卡本特拍《月光光心慌慌》時才拿了一萬美金的薪水(以及沒人相信會很多的 10% 票房分紅),卻得作那麼多事,真是自討苦吃。

但作音樂這件事對卡本特來說,倒不全然是能者過勞。他的爸爸是一位音樂老師,從很早之前他就啟蒙了對音樂的獨特見解。而他又是一位死忠的恐怖電影迷,這讓他在享受恐怖電影時,比其他人多了一份專心:七零年代的恐怖電影在配樂上也有出色的表現。這啟發了他對於恐怖電影配樂的創意,恐怖片裡嚇人的不只尖刀、兇手與屍體,殺不見血的音樂──特別是那些幽微細膩的溫柔音聲──有時比視覺上的暴力,更能激發觀眾慌亂不安的情緒。

《月光光心慌慌》從還沒寫成劇本前,製片黛博拉希爾就深信,設定故事背景一定要發生在與她成長小鎮相似的地方--美國中西部、寧靜地彷彿所有人都被催眠入睡的小鎮。這種寧靜,成功地塑造了恐怖電影史上最偉大的經典。一位從精神病院逃脫的殺姊兇手,回到十五年前發生慘案的小鎮,追殺無辜的幼兒保母,這樣的血腥故事卻被卡本特與希爾,用各式各樣的「寧靜」好好地包裝起來:殺人魔麥克邁爾斯戴著全白無表情的面具,他不像兩手尖刀的佛萊迪一樣聒噪,事實上他一句話都沒說;當女主角在大街上狂奔躲避邁爾斯的追殺,沒有任何一戶人家願意開門救她;在許多最嚇人的橋段裡,邁爾斯就這樣頂著一張白臉,靜靜地站在本應祥和的鄉間風景中,令人心驚;而最重要的寧靜元素,莫過於來自《月光光心慌慌》的主題配樂。

這不是一首妖魔亂舞的躁耳雜音,儘管考慮到本片有七名被害者(有兩位還是狗狗),這首由卡本特親手操刀的配樂,卻像是鋼琴初學者的習作作品:八個鋼琴音符不停地循環,沒有重拍、沒有鼓點、沒有會讓人激動的煽情節奏,它就像是毛骨悚然版的卡農或波麗路,彷彿可以持續到天荒地老,就像我們到劇終也不了解為什麼麥克邁爾斯要向無辜者大開殺戒,彷彿他代表著天地間的殘酷真理,不可理喻也無法抵擋。

最終《月光光心慌慌》在美國奪得了預算 100 倍以上的票房,也展開了一個新恐怖時代。

今天在我們欣賞特倫特的傑作釋出的同時,再來聽聽這首令人難忘的《月光光心慌慌》吧!讓我們來聽聽去年卡本特大師在現場演出《月光光心慌慌》的精采片段:

一頭白髮在台上搖擺著操作鍵盤的卡本特,看起來仍像39年前那個初出茅廬的小夥子一樣,充滿活力。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