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真愛趁現在》我最快樂的那一年

黎仰欽

《 真愛趁現在 》劇情介紹

凱蒂派瑞絲(貝拉索恩 飾)從小罹患遺傳性疾病─著色性乾皮症,對紫外線極其敏感的她,只要暴露在一絲陽光下就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凱蒂的爸爸傑克(羅伯里格爾 飾)為保護她,總是嚴格管制她的外出時間,白天無法出門的凱蒂,習慣用歌唱或創作來抒發心情與打發時間,更喜歡坐在窗邊去探索外面的世界。

真愛趁現在 電影海報

每當夜色降臨,就是凱蒂最興奮的時刻,她喜歡帶著吉他在人來人往的火車站自彈自唱,某日偶然經過的查理(派翠克史瓦辛格 飾)被她的歌聲深深吸引,並對凱蒂一見鍾情;而害羞的凱蒂更無法相信眼前的查理,竟是她從小暗戀的心儀對象!隨著兩人的愛情甜蜜升溫,凱蒂也漸漸無法隱瞞自己的病情,這段得來不易的愛情要如何維持下去呢?

真愛趁現在 劇照

(資料取自網路資料)

《 真愛趁現在 》影評

在為數眾多的愛情電影中,《真愛趁現在》的故事不算特別,一個知道自己生命每天都邁向倒數階段的女孩,戀上一個憨傻純真的男孩,女孩或女孩的父親每次正想開口向男孩訴說她的秘密時,都會因為種種因素被打斷,然而秘密終究會被拆穿,當它攤在陽光下時,如何繼續,能否繼續,始終是他們要面對的難題。

這部電影改編自日本2006年的電影及電視劇《太陽之歌》,沒有看過日劇的版本,無從比較兩者的差異,單純就導演史考特史皮爾的執導功力來說,我認為他已在精簡的篇幅裡,努力傳達出英文片名《Midnight Sun》的意涵:午夜何以會有陽光?如果有,會是什麼?我們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查理就是凱蒂最熾盛的陽光,儘管這個男孩只會傻笑,派翠克史瓦辛格師承其父(阿諾)的「天然呆」模樣加上毫無抑揚頓挫的聲調,你心裡會納悶這男孩就是凱蒂從小學四年級、六年級到九年級一直念念不忘的人?甘有這款魅力?

真愛趁現在 劇照

魅力的來源從來不在於我們當下看到的,而在當事人所感知的,一如凱蒂的好朋友在Party上拒絕一個自信過頭的男孩下一秒卻與他打得火熱,一個人怎麼喜歡上另一個人,也從來不需要任何確切的理由。你可以說查理一元垂垂,看起來很乖但既無帥到掉渣的外表,也沒有像《Meet before you》山姆·克萊弗林那樣壞壞痞痞的魅力,可是各花入各眼,對凱蒂來說,查理就是有一種讓人撩落去的魔力,最明顯的印證,是在Party上心儀查理的女孩要查理幫她倒酒時,查理正色道:「我要帶凱蒂四處逛逛。」

這句話成功的牽引了凱蒂的少女心,在尚未正式交往的時候,面對外敵的入侵,看來稚拙的查理瞬間變的精明霸氣起來,我以為那時演技同樣稚拙的派翠克史瓦辛格已成功熨貼這個角色,一種「我只想對你好」的幸福感油然而生,那個六年級「每天都穿小葛瑞菲帽T」的專情男孩魂一直都在,讓之後兩人碼頭擁吻和水中嬉耍的場景都熠熠生輝,更添說服力。

真愛趁現在 劇照

女主角選角的成功,更大幅增加了本片的可看度。 凱蒂無法向陽(先天疾病)卻努力向陽的生命態度,在貝拉索恩生活化的自然演繹下,你不覺得她在強顏歡笑,相反的你相信真有一天,那個先天的屏蔽會日漸遠離,她終能實現如同在夢境中與已逝母親一同沐浴在陽光下的願望。雖然夢終究不等同現實,生命自有其定數,但在凱蒂的生命中為她稍來陽光的人,足以溫暖她的心窩,有了被愛的幸福、面對的勇氣,與實現心願的可能。

真愛趁現在 劇照

那包括父親陷入猶疑時仍堅信讓女兒出門快樂才是生活法寶的開明、好友不時穿針引線又開懷解憂的體貼陪伴,當然還有不離不棄始終挹注滿滿的愛的查理。在我們可以預見的結局中,這些陽光的紛至沓來,讓這部可能落入傳統窠臼的電影有了更不一樣的敘事可能,並非對生命的沉重視而不見,而展現更輕盈卻厚實的人生態度,就像「東方不敗」張清芳的「燃燒一瞬間」曾那樣唱著:「我願愛你 用我每一個今天 相信真心 經得起考驗 日日夜夜 放縱眷戀 讓美麗神話重現。」在劇中人努力相愛的每一個今天,我們見證了不以時間而已真心成就的感情,只要曾經璀璨過,瞬間亦是永恆,貝拉與查理的定情之歌,就會一直一直的縈繞在我們的腦海裡。

 

延伸閱讀:

【影評】《多桑不在家》齊藤工導演面相複雜、情感節制的導演處女作
【影評】《溫蒂的幸福劇本》溫蒂的幸福旅程,達科塔芬妮的天才禮物
【影評】《 裸色愛情 》尋找愛情的微光

關於作者

看電影,愛電影,持續挖深,不斷誌記。書寫的目的不在比較,而在感知,銀幕內外持續穿透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