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上《銀翼殺手》之名的《銀翼殺手2049》票房注定慘澹?

你看了《銀翼殺手2049》,你喜歡《銀翼殺手2049》,然後你發現,沒什麼人能跟你討論《銀翼殺手2049》,最終你發現,真的在上週去看《銀翼殺手2049》的人太少了。寂寞的不只你,傑夫、安德魯與丹尼也是這樣想的。

《銀翼殺手2049》上周末首映的美國票房是淒慘的,它以3245萬美金的票房贏得冠軍,但這冠軍得來唏噓。《銀翼殺手2049》花了1億5千萬的製作成本,又花了將近同等的金額進行全球行銷,以一部需要賺進3億元的巨型製作電影來說,美國國內首周最少需要有5000萬以上的進帳才可能回本。

對安德魯來說,這是一次苦澀的經驗,安德魯科索夫是製片公司Alcon的製片人,也是《銀翼殺手2049》的製片之一。這樣的重製片失敗對他來說不是第一次,兩年前的《飆風特攻》(你們記得這是哪部電影嗎?)在美國國內連3千萬票房都不到。

「我們從《飆風特攻》學到很多,我不想再拍一部重製片了,我們非常用心地在製作這些電影,事實卻是我們因此得罪了很多人。」

所以重拍《銀翼殺手》對Alcon來說,從來不是一招有利可圖的計策。反過來說,科索夫與夥伴博德瑞克強森可說是上窮碧落下黃泉,使盡洪荒之力,才拍成了這部未來科技動作片。真的,他們的冒險比電影本身還要刺激(考慮到這是一部冷硬灰暗風格的科幻片)。

光是《銀翼殺手》的版權就已經不知該跟誰買,科索夫好不容易洽談到當年的《銀翼殺手》製片巴德約金夫婦,把《銀翼殺手》與續集製作的版權談到手。而他們當然也清楚,當年《銀翼殺手》能夠有口碑上的成功,大半來自於驚人的視覺特效(連小說作者也大加好評),因此一開始他們已經決定下重本進行製作,為此他們請當年發行《銀翼殺手》的哥倫比亞三星--現今的SONY--一起合資,兩方各出了9千萬美金(含稅),組成了1億5千萬的成本。為了分攤風險,Alcon還把《銀翼殺手2049》的國內外發行權給分開了,美國國內由華納發行,海外由SONY發行(兩方都能從發行中獲利)。而有錢還不夠,科索夫找來先前合作《私法爭鋒》(Prisoners)非常愉快的導演丹尼維勒洛夫--這部成本4千萬的R級電影,竟然能有國內6千萬美金的票房實屬不易--與當今天皇雷恩高司令,和古代天皇哈里遜福特。

現在的科索夫,有版權、有資本、有風險保障、有好導演與好劇本、有帥到不行的兩代男星,他們要再一次嘗試重製片了。

然後《銀翼殺手2049》的首周開票只有3千萬美金出頭。

對於傑夫與湯姆來說,這是一次苦澀的經驗,華納國內發行總裁傑夫高斯丁特別苦悶,因為華納影業主席兼CEO辻原凱文日前才說過,「我們相信Alcon會再次成就票房上的佳績」(而且他期望本片能有全球4億的票房),但傑夫面對票房的失落,他已經向路透社承認失敗:「《銀翼殺手2049》的客群遠比我們想的還少,而導演與Alcon真的製作了一部傑作,但是票房讓我們難以接受,而且連北美市場都不如預期,這讓我們非常失望。」

找戰犯是容易的:《銀翼殺手2049》高達163分鐘的電影長度,讓它的放映量已經少了一些;它是一部收看客群勢必較少的R級電影;上映前所有資訊保密到家,你無法從預告中得知任何有用資訊,導演丹尼甚至嚴格管控所有映前影評中,不得揭露主角K的真實身分。

但你也很容易從《魔戒》、《死侍》、《黑暗騎士》裡找到上述批評的相反證據,這些電影都跟《銀翼殺手2049》一般好看,只是他們也都比《銀翼殺手2049》來得賣座。

說來荒謬,但也許我們最後能夠相信的一個原因是這個:掛著《銀翼殺手》名稱的電影就注定會賣不好的呀!35年前我們不是已經證明了這件事嗎?沒關係,傑夫、安德魯與丹尼別再哭哭,你們可以從BD與DVD的發行中賺到錢的!

(另一個理由:不要在電影裡放入已經倒閉的電玩公司商標,這會帶衰的,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