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 噤界 》:一趟傳統、安靜的雲霄飛車之旅

一部原創的恐怖片對一位新手導演是非常大膽的舉動,除非他對自己的編導經驗、或是驅使自己下海拍片的故事非常有信心。《逃出絕命鎮》基本上是導演喬丹皮爾,戲謔地將自己30年來身為黑人的慘痛經驗,腦洞大開地以一種戲謔的形式寫成了恐怖故事。而《噤界》也是如此,他接下這部電影時,正是他與艾蜜莉布朗迎接第二個孩子的時刻,他在改寫這個原本由史考特貝克(Scott Beck)與布萊恩伍茲(Bryan Woods)撰寫的劇本時,加強了父母為了保衛子女可以犧牲一切的情感,讓《噤界》與他們夫妻倆的個人體驗更加接近。

噤界 男女主角

艾蜜莉布朗無疑地是這部電影的母親,她鼓勵丈夫坐上《噤界》的導演椅、她給予許多劇本裡的點子、她甚至期望自己能夠在這部小成本電影裡演出。要知道艾蜜莉布朗近年來,已經進入了好萊塢一線片酬的女星之列,這位英國女星已經申請歸化為美國籍,有少部分原因在於節稅--但是為了支持老公,她可以降低演出《噤界》的片酬,讓這部預算只花了1,700萬美金的電影能夠成行。

噤界 女主角 艾蜜莉布朗

英國陳亞蘭——賢內助布朗太太

簡單地說,《噤界》大部分時間內都很嚇人,也都很安靜,這並不容易,它並不想透過突然大聲的噪音嚇人一跳,而是選擇最困難的道路:透過觀眾對角色的喜愛,讓他們為這一家人提心吊膽。更重要的是,現今許多的優良恐怖電影--我們可以拿《暫時停止呼吸》(Don’t breath)來比較--就是一趟單程的俯衝火車,一路往下,不斷疊加恐懼與血腥,中途也許換檔個幾次,但節奏不曾停歇,觀眾如同被下降的G力緊緊地被釘在座位上不得動彈。

噤界 劇照

壓力很大,這很好,非常適合已經看夠老哏與求刺激的現代觀眾,但《噤界》不走此道,雖然它也有著讓妳把牙齦都咬酸的驚險橋段,但隨之而來的不是下一個驚嚇,而是情感上的緩和。一路驚嚇、舒緩、再驚嚇、再放鬆:它更像是一趟設計精良的雲霄飛車。這可不是卡拉辛斯基心軟手軟,問題正是出在這些讓人鬆一口氣的片段,這些片段留給觀眾空間,好好地投注關心與情感到這個小家庭的成員身上去--堅毅的父親、身心俱疲的母親、耳聾與自責的姊姊、天真的弟弟--而我們越為這些倖存者感到擔心,我們越無法承受他們在劇中遭遇的苦難,這趟雲霄飛車之旅,終究注定是一場滿頭大汗(眼睛也流汗)的痛苦之旅。

噤界 劇照

台灣能在清明檔期上映《噤界》,實在是天作之合。在這個緬懷故人的時節,隨時被死亡陰影覆蓋的《噤界》真的是一部適合全家觀賞的電影,是的,它真的很恐怖,但那些精心安排的高高低低情緒起伏,能逼迫觀眾去面對那些因為親人死亡而帶來的意義。死亡不只是別離,有時它更是一種堅固的信念,正是因為不捨家人,而更甘願別離家人去犧牲。

夫妻攜手合作,好像家庭代工自產自銷的《噤界》,妳可以世故地說它不過是部回歸家庭價值的傳統恐怖片,是的,它當然很宣揚家庭價值、它也很傳統。但它真的很美、也真的很恐怖、有資格讓觀眾思考,「回歸傳統」是什麼時候被誤用來作為一個負面形容詞了。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