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讓查寧塔圖無怨無悔等待的超級英雄《金牌手》

以查寧塔圖現時在好萊塢的影響力,他幾乎可以選擇任何他想要的角色,但儘管是萬人迷塔圖,意外的是,也有他等不到的角色。Gambit,你也許更熟悉金牌手,或是牌皇這個名字,這個角色他已經等待了三年,而終於在這幾天,《金牌手》這部已經籌備許久的電影,找到了導演:《神鬼奇航:鬼盜船魔咒》《救命解藥》的高爾·韋賓斯基。

也許你需要被提醒一下,這兩年最成功的超英雄題材電影公司,不是漫威,而是20世紀福斯。《惡棍英雄:死侍》與《羅根》兩部R級電影,在收視群數量明顯較少的狀況下,加上《X戰警:天啟》,總共製造了7.4億美金的美國票房,僅略低於漫威(《星際異攻隊2》與《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的7.9億美金。但R級超英雄電影並非僅在視覺感官上滿足成年觀眾,他們的成功證明了不向票房妥協的製片方向也能有好成績,而更深入地塑造角色性格,比在他們身上強加更多的電腦特效,更容易受到觀眾的喜愛。

這是為什麼查寧塔圖願意在《金牌手》耽擱三年之後,仍然無怨無悔地等待它的誕生,至少我們現在仍然沒聽到塔圖想要放棄這位玩牌高手。這某種程度上證明了這位六塊肌舞男,對這個角色的喜愛。在《死侍》與《羅根》的成功之後,福斯影業可說是徹底體會到了,不能只是為超英雄角色抹脂塗粉,就期待觀眾會愛上他們。這兩部電影的導演,在製片過程中的堅持,讓這兩個角色交出了觀眾與影評都稱讚的演出。

塔圖喜愛金牌手的原因,跟很多台灣同胞們一樣,我們都不是從《X戰警》漫畫裡喜歡上他的,罪魁禍首是那部九零年代最熱門的超英雄動畫《特異功能組》。這部動畫真的把金牌手拍得太帥了,而只要一件大衣、一根掃把棍、一條頭巾與一疊撲克牌,你就能變成帥到要命的金牌手,你還不需「逼逼」亂叫才能模仿獨目龍的雷射光束,只要帥氣地甩出撲克牌,你就已經學了個八成樣。

金牌手的故事比起其他超英雄們,也來得更「務實」一點:這是個紐奧良街頭故事,出身盜賊組織的金牌手,為了化解與刺客公會的仇恨,計畫與刺客老大的孫女──也是金牌手的青梅竹馬貝拉朵娜──成親,但這故事就與你熟悉的羅密歐茱麗葉故事一般,少不了憤怒的家族成員等著報血海深仇。

查寧塔圖是個出身南方的孩子,他對於紐奧良知之甚詳,金牌手那種重情義又放蕩不羈的南方漢子作風,是他從小就在鄉里耳濡目染的童年記憶,他對金牌手的感情比我們更加複雜,而我們能期待的,是他能像《死侍》的雷恩萊諾斯、《羅根》的休傑克曼一般──這兩位演員一開始都不被看好能飾演這兩位超英雄──灌注他的熱情在金牌手身上,讓金牌手成為我們(特別是你那些聽到金牌手還發出「啥?」聲音的朋友)最驕傲的超級英雄。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