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返校》台灣恐怖片的嶄新里程碑!

人狼屋

不過在此之後,電影與遊戲的敘事手法開始分道揚鑣。電影捨棄了故弄玄虛的拼圖遊戲,並選擇在中途揭露謎底。如此一來,就能避免解謎過程分散故事焦點,以便觀眾專注於主角的悲歡離合,這可說是劇本改編的聰明之處。

隨著方芮欣的記憶逐漸恢復,《返校》的後半段也擺脫虛實難辨的靈異色彩,成為繼萬仁的《超級大國民》以來,最令人動容且驚心動魄的白色恐怖電影。

電影版《返校》中,方芮欣(王淨 飾)與魏仲廷(曾敬驊 飾)在校園中抽絲剝繭,找出真相。

 

藉主角窺探白色恐怖下的權力與人性

《返校》不只拍出白色恐怖的「形」,更拍出公權力在極權主義社會的無孔不入。透過方芮欣的雙眼,我們不難窺見公權力對個人的巨大影響,或人性對公權力的曖昧態度。

有人把公權力當成保護傘(如方家與教官的友好關係)、有人視而不見、有人消極抵抗,也有人借力使力,將其化為復仇的利刃。

電影《返校》中,由傅孟柏飾演的輔導老師張明暉。

然而,無論選擇服從與否,在國家權力凌駕個人尊嚴的恐怖時代,每個人最終都在「國家安全」的大旗下付出慘痛的代價。電影中身穿軍服、獵殺生還者的巨大怪物,除了呼應遊戲的奪魂使者「鬼差」,也為當時無法言喻、卻無處不在的抑鬱恐怖及國家暴力,賦予一個鮮明的實體化身。

《返校》原作遊戲中,若方芮欣探尋真相不順利,便會遭「鬼差」攻擊失去性命。

遊戲中的「鬼差」。

《返校》寫實地描繪出公權力對人性的扭曲,但另一方面,電影版加入的校園點滴與人物細節,仍替冷冽陰森的故事增添不少暖意。魏仲廷對方芮欣說不出口的情意,或讀書會成員黃文雄為了友情而忍辱偷生的抉擇,都讓黑暗中的人性光芒更加耀眼。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返校》的演員表演經驗不一,呈現出來的水準卻十分整齊。王淨與傅孟柏詮釋的師生戀不但說服力十足,他們更成功地揣摩出兩人在社會壓力下同仇敵愾、互相依賴,卻各有打算的微妙心思,也為故事之後的發展埋下伏筆。

《返校》中的時代背景台灣民風純樸,加上戒嚴社會壓抑,師生戀與自由思想都有可能招惹非議或惹禍上身。

《返校》畫龍點睛的台詞:

「你是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

不但是片中的解謎關鍵,也是電影團隊留給觀眾的難解疑問。

藉由方芮欣的困境,本片婉轉批評了台灣社會對歷史的輕忽。方芮欣的失憶是逃避罪惡感的表現,卻也像恐懼造成的選擇性失憶現象;而白教官一句:

「忘了過去,好好向前看不行嗎?」

的威嚇,讓編導以古諷今的意圖不言自明。

電影《返校》中,由王淨飾演的方芮欣在頹圮傾倒的校舍中尋找弄清現實的真相。

不過《返校》涉及的不僅是記憶,還包括對轉型正義的展望。魏仲廷的受難與重生之旅,其情緒張力不亞於方芮欣的贖罪及自我探索。編劇為他精心設計的原創劇情,讓故事有頭尾相連、環環相扣的效果,也使電影最後一幕的意義更為重大。它提醒了我們,面對任何無法抵抗的暴力,倖存者求勝的辦法便是活下去,以見證者的身份守護歷史記憶,真相才有撥雲見日的一天。即使是寬恕與原諒,仍需要真相的存在。

在那個壓抑的社會年代,《返校》電影將當年不可言之的非人道刑求盡力還原呈現。

無論從題材或整體品質來看,《返校》都為台灣恐怖片立下新的里程碑。它從罕見的角度,引領觀眾回顧台灣歷史的黑暗篇章,並以雅俗共賞的精緻水準,講述一個獻給新世代的警示預言。雷光夏所作的片尾曲,宛如一首溫柔的鎮魂歌,也讓我們在夢醒之餘,獲得新的希望。

本片將於 9 月 20 日起正式在台上映。

電影資訊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