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大銀幕?天王布萊德彼特的人生下半場,決定從銀幕男神轉職成……

一部電影未經證實、一部電影無期延後,然後就沒了。這似乎不是曾經的好萊塢天王布萊德彼特,應該採取的事業規劃。但是如果看看彼特的另一項工作:監製,那麼看來小布的確還是蠻忙的。他的 B 計畫製片公司如今事業蒸蒸日上,光在這兩年,B 計畫與串流平台的合作成果非常豐碩:2017 年 B 計畫為網飛 (Netflix) 製作了電影《玉子》(Okja) 與《戰爭機器》(War Machine) ;為亞馬遜影業 (Amazon Studio) 製作了電影《人生剩利組》(Brad’s Status) ;2018 年為亞馬遜製作了電影《美麗男孩》(Beautiful Boy) ;今年還要為網飛製作歷史電影《國王 (暫譯)》(The King) ,加上已經製作兩季的網飛影集《先見之明》(The OA) 。

由布萊德彼特監製並主演的《戰爭機器》並未獲得太多迴響。

彼特監製《戰爭機器》,還自己主演

而上面提到的這五部電影與一部影集,布萊德彼特全擔任了監製的工作。還沒完,他的監製工作已經排到後年了,他現在已經有一部《黑豹》(Black Panther) 導演萊恩庫格勒 (Ryan Coogler) 與麥可.B.喬丹 (Michael B. Jordan) 再次合作的新劇情片要籌備;一部電影與一部新影集已經開鏡;還有一部瑪麗蓮夢露 (Marilyn Monroe) 的傳記影集《金髮尤物》(Blonde) 正在攝製當中;而兩部電影已經在後製階段。

韓國導演奉俊昊的電影《玉子》由布萊德彼特監製。

《玉子》記者會:彼特現在參加記者會多是以監製的身分出席

他好忙,忙得像個專業的電影監製,在不同的電影公司裡開會、不同的片場裡監督進度、不同的剪輯室裡提供意見。這個男人原本應該出現在電影膠捲裡供人尖叫,現在他卻是製作膠捲畫面的監督者,而觀眾越來越難在幕前看到他。

「(拍電影)與我的距離會越來越遠、演出的數量也會越來越少。這只是因為我還有其他更想做的事要做。當你感覺你已經可以全面掌控某件事物時,其實也代表著,是時候該去擁抱另一件事物了。」

彼特表示。

布萊德彼特好萊塢作品大全。

來玩你的「小布賓果」

彼特擁抱了監製與他自己的製片公司 B 計畫,這份令觀眾頗有微詞的投資看來是成功的:B 計畫當然算是成功的製片公司,已經參與製作了三部奧斯卡最佳電影。包括了《自由之心》(12 Years a Slave)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 、與《神鬼無間》(The Departed) 。其中彼特親自擔任監製《自由之心》的工作,這為從來與奧斯卡無緣的布萊德彼特,因為《自由之心》而拿到了一座奧斯卡最佳電影獎。而除了得獎之外,像是《為副不仁》(Vice)  或《藍色比爾街的沉默》(If Beale Street Could Talk) 這些 B 計畫製作的電影,也都獲得了奧斯卡入圍的青睞。

《自由之心》讓布萊德彼特初嚐奧斯卡滋味。

《自由之心》為他掙得一座奧斯卡

過去十年,布萊德彼特在大銀幕上顯得有點寂寞,至今最後一部主演的電影,是 2017 年的網飛電影《戰爭機器》。它收到的回響並不多,影評與觀眾同步忽略了這部戰爭諷刺喜劇電影。這種忽略事實上還可以再往前推:2016 年的電影《同盟鶼鰈》(Allied) 與 2015 年的電影《海邊》(By the Sea) ,都沒有激起太多討論與熱情。不能說這些電影的命運影響了布萊德彼特遠離表演的決定,但也許他的確已經演了太久,這位已經在好萊塢活躍將近 30 年的男神,已經悄悄地轉換了跑道。

《同盟鶼鰈》票房並不理想。

《同盟鶼鰈》在美國國內慘賠

對他來說,秘密演出一個觀眾根本看不到他的隱形人角色──而且很多觀眾根本沒意識到是他──似乎還比較有趣。

況且,他還有樂高要玩,他對雕刻與園藝的喜好也在好萊塢出了名──他在美國中部的密蘇里春田市長大,從小就被教育要成為一個凡事自己動手來的硬漢。也許現在我們應該開始重新定義布萊德彼特:這位男神演員的下半場好萊塢人生,應該被尊稱男神監製了。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